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六章 强大

第五百五十六章 强大

    这名魔宗部众不算是将领,甚至不能算是军中的供奉,因为他不受任何人的统御和调遣,但是原本就没有人会忽视他的意见,更何况他用那种语气说话。

    一道道军令声连续的响起,一些原本想对王平央和王显瑞出手的北魏修行者悄然退下。

    这两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行向这名魔宗所在的大船,北魏人便在他们的前方让开了一条道。

    林意注意到了这样的动静。

    他也不知道自己救下的这名医官是何时醒来,他也不知道王平央和这名医官要做什么,但他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要去做某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若是你过去,我恐怕无法护得周全。”

    原道人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清晰的传入他的耳廓。

    林意明白原道人的意思。

    若是他追着王平央和那名医官过去,原道人也跟上他,那这里的战团之中会死很多人。

    但若是原道人留在此处,尽可能的护住齐珠玑和萧素心等人的周全,林意单独过去,原道人便恐怕无法护得他的周全。

    “陈家那名修行者也不是普通人。”

    林意只是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目光落在那艘小船上,落在陈宝菀身后的那名持伞人身上,然后对着原道人说道:“您不必跟着我过去,如果他们真的想要试着杀我,就一定会露出点破绽。”

    原道人沉默的想了想。

    他也明白林意的意思,此时的林意,应该也只有神念境的强者才有可能杀死,而且只是一名神念境修行者,恐怕也很难杀死林意。

    但这支北魏大军之中,神念境修行者也已经剩不了几名,若是这些此时隐匿在这军中的神念境修行者纷纷展露狰狞,袭杀林意却没有成功,反而再遭折损的话,那这支北魏大军便像庞大的巨兽失去了爪牙,便像林意所说的一样,无形之中已经露出了破绽。

    林意的安危对于他而言自然比他的生死还要重要,但既然此时林意有信心去冲阵,他便觉得这是现在唯一的选择。

    所以他没有表示反对。

    ……

    原道人没有反对。

    没有反对,林意就义无反顾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他没有去管已经和他相距不远的陈宝菀。

    因为陈宝菀在他的眼里从来就不是普通人,他觉得陈宝菀自然会根据眼前的情况作出最正确的选择。

    原本他就已经让这支北魏大军心寒。

    此时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敢拦在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所以他只是几步,就很轻松的冲到了前方的岸滩上。

    一艘大船就在此时冲岸。

    船头碾压着淤泥,如巨犁破开地面,然后挤压出浑浊的泥流,违反了天地间的规律一般,泥流倒冲向船身,往上蔓延,泼洒开来。

    从船身上溅落的泥浆落在周遭的水面,溅射出许多浑浊的痕迹。

    这些痕迹越来越密集,水面颤动的越来越快,许多水珠奇异的跳出水面,就像是毫无分量的气团一般往上升起。

    林意感到了一种很特殊的味道。

    他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知道他所想的不错,当他离开原道人…哪怕距离得还不远,在此时这样的乱军之中,对方便已经有一名神念境修行者忍不住出手。

    无数跳起的水珠又顷刻间坠落。

    在坠落的刹那,这些水珠之中蕴含着的一些气息便无声的释放。

    他前方这一片水面骤然凹陷下去,无数的天地元气,就像是被看不见的一头巨兽吞吸而来,接着随着水面上出现的波纹,互相挤压着,然后形成一股可怖的力量。

    只是刹那间,这股力量就已经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林意此时的感知和神念境的修行者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差别,这股力量在他感知的刹那间,便落在他的身上,只能说明这名神念境修行者的手段和那种直接用真元侵入的真元手段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

    这人似乎明白真元对林意造成的威胁不大,所以他扯来了更多不属于真元的元气。

    轰!

    一声惊雷在林意的身前响起。

    无形的气劲就像是实质的巨锤轰然在在林意的身上。

    一道强烈的震动在林意的身前震荡而出,肉眼可见的气流就像是无数被扭曲了的刀剑往外斩出。

    林意的身体连带着手中紧握着的镇河塔心被一齐往后轰飞,啪的一声,重重砸在后方的岸滩上。

    整个战场骤然一静。

    接着一声清脆的剑鸣。

    一道飞剑从近处的北魏军士群中飞出,带着一种充满希望的味道,飞向林意的咽喉。

    然而就在此时,林意已经弹了起来。

    他的身体似乎仅凭着背部肌肉的发力,整个人就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弹了起来。

    他的这个动作干脆且快。

    他就像是用自己的咽喉去迎向这柄飞剑,快得连这道飞剑的主人都反应不过来。

    剑落向他的咽喉,只差一寸入肉,然而却再也无法前进。

    一缕血丝从林意的嘴角流淌下来。

    但他的左手,却是无比稳定的握着这柄飞剑。

    这柄飞剑上缠绕着的真元,在他的掌指之间悄然崩碎,连挣扎都做不到。

    林意看向近处那名飞剑的主人。

    他目光所向的那些北魏人都骇然的往后退去。

    他轻轻的咳嗽起来,胸骨深处不断弥漫出剧烈的痛意,但是经此重击,他的身体血肉剧烈震荡之中,却是反而就像是璞玉被洗去了更多的污秽,他的身体内外都是更加的通透。

    这种强大的感觉很好。

    他可以肯定,除非这名神念境修行者近身和他持刀剑搏杀,能够将利刃刺入他的要害,否则仅凭这样的真元手段,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

    ……

    大船上的魔宗部众看着轻易的握住了那道飞剑的林意,他的面色都极为罕见的凝重起来。

    “不要让他过来。”

    他对着身前的一名将领沉声喝道。

    他自认为自己很自然的凌驾于这军中所有修行者之上,哪怕是北魏军中的那些神念境修行者,都可以算是他的“食物”,他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自然有着异样的骄傲。

    然而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却是让他都不可遏制的产生了畏惧。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