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四章 过去

第五百五十四章 过去

    王平央的飞剑坠落在地,在被血水浸透的泥土和砂石之中带起一条深深的沟壑,然后重新掠起,飞回王平央的手中。

    飞剑兀自震动不堪。

    王平央的身体也震荡起来。

    他没有听到营帐里黄秋堂和王显瑞的对话,然而此时,看着船上那名魔宗部众,他已经猜到了魔宗的用意。

    不劳而获在任何正统的书籍里都不会称颂,然而事实上却是,谁不喜欢不劳而获?

    不劳而获的飞速提升修为,这绝对是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无法摆脱的诱惑,尤其是在此刻灵荒到来,境界的提升更显得渺茫时。

    当旅途之中的旅人饥渴万分时,他看到一颗香甜多|汁的果实,又如何能够控制吃下去的**,更何况这颗果实品尝之后似乎无毒且十分美味。

    若是像他这种大有可为的年轻修行者都吞服下了这样的果实…那最终的结果,就会成为魔宗放牧的羊群,随时被宰杀,吃掉。

    且不论魔宗能够从他们的身上得到多少的好处,能够借他们提升多少的修为,对于两朝的战争而言,只是一门这样功法的诱惑,便已将南朝许多优秀的年轻修行者的未来断送。

    这名魔宗的部众和他所修的是相似的功法,然而对方的功法很明显比他从魔宗手中得到的功法更完整,更强大。

    因为他只能从那些刚刚死亡的人流散的元气之中汲取力量,而这名头戴着古怪鸟盔的魔宗部众,却甚至直接能够从他的身上汲取力量。

    那些新鲜的死亡是他变得强大的食物,而他,也只不过是这名魔宗部众的食物。

    虎狼尚且可以和草原上的雄狮搏斗,但是草叶上的虫豸,却无法和觅食的雄鸡相争。

    “不用怕他。”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

    他没有转头,感知到这人正从他身后的营帐中走出。

    “原来你已经醒了?”王平央眉头微挑,他有些醒悟。

    “你和我,便比他强大。”

    王显瑞站在王平央的身后,轻声道:“你以身试法,是想要击败魔宗,而我以身试法,只是想着或许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和你相比,我实在不如。”

    “最初人修行,只是因为生存艰难,与天争命,想要将生死握于自己的手中。我之所以如此,也只是想将自己的命运握于自己的手中,不被人掌控。”王平央说道。

    “请君信我。”王显瑞认真的说道。

    “好。”王平央颔首。

    王显瑞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手微微扬起,将指间的药针尽数拍入王平央背后的血肉之中。

    王平央一声闷哼。

    这些针很细,随着王显瑞的力量瞬间在他体内游走,然而细小的针身之中,却是涌出难以想象的驳杂的药力。

    这些药力如同洪流一般,瞬间冲击在他的体内。

    他的心脏如同被人狠狠的抓住,捏紧,然后松开。

    他的瞳孔之中不断变幻着色彩。

    他眼前的世界迅速的失色,一切变成灰白,然而却变得更加清晰,棱角分明。

    他的体内响起无数轻微的,别人不能感知的声音。

    很多他之前根本无法察觉到的,在他血肉深处的如细小尘埃般的结物纷纷破碎,被药气冲刷出去。

    “他吃,就让他吃。”

    医官的声音在他的耳后接着响起,“吃多了,自然会毒死。”

    王平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你怎么会清楚魔宗的功法?”

    “巧合。”

    王显瑞的目光越过纷乱的战场,落在远处那名魔宗部众的身上,“魔宗的功法,并不是他自己所创。”

    王平央有些明白。

    他没有再出声,因为就在这时,那名魔宗部众的第二片羽毛已经飞了过来。

    嗤的一声裂响。

    抢在原道人出手之前,他的飞剑飞了出去。

    在他的飞剑冲出,他体内的真元急剧的流淌,从指尖喷薄而出的刹那,他感知到弥漫在体内的药气如同剧烈的毒药一般,将他的真元不断的侵袭,融解。

    而在下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真元不断的生长,每一缕细微的真元的边缘,都不断的生出荆棘。

    噗的一声闷响。

    他的飞剑和那道羽毛相撞。

    飞剑剧烈的摇摆起来,像被一座小山砸中一般,再次往下跌落。

    王平央痛苦的一声闷哼。

    在所有北魏人看来,他此时的痛苦,应该来自于他的飞剑被重击,然而真正让他感到痛苦的,却是他体内那些流淌在体内的真元,就像是无数的荆棘野蛮的生长起来,穿刺在他的经络之中。

    他体内的真元,在药气的侵袭之下,不断的变化。

    原道人的眼眸深处闪现异样的亮光。

    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此时王平央体内的真元变化,他可以肯定,此时王平央的真元力量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增长,和那名魔宗部众的真元力量相比依旧有着很大的差距,然而看着那名医官自信的目光,他却是有种莫名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并不需要再出手帮助这两人。

    陈尽如抬起了头。

    他距离王平央和这名医官很近,所以他清晰的看清楚了营帐中走出的这名医官的面容。

    他看着这名医官,瞬间想明白了这人是谁。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看着前方冲杀的林意的身影,也瞬间知道了,这名医官为何会在这里。

    他摇了摇头,没有感到太多的愤怒,只是感到很意外。

    ……

    船距离北墙更近。

    船上那名魔宗部众突然眯起了眼睛。

    在他看来,自己这第二击应该将王平央的这道飞剑击溃,所带来的伤势,应该让王平央不可能再动用飞剑。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凄厉的破空声再起。

    在王平央痛苦的闷哼声里,这柄飞剑在泥浪之中跃起,带着一种凌厉狠辣的气势,瞬间将数名北魏军士的双脚一齐斩断!

    数名北魏军士的身体重重坠地,他们看着自己脚上飙射的血浪,痛苦的嚎叫起来!

    “他不会再过来。”

    王平央的面容有些扭曲,他看着那名魔宗部众,说道,“我们这边有个足以杀死他的人,还有,他好像感觉有些不对。”

    “那我们过去。”王显瑞犹豫了一下,说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