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三章 饲养

第五百五十三章 饲养

    “魔宗是我们的敌人。”

    黄秋棠看着这名医官有些奇特的双瞳,她轻声的说道:“我们想要先弄清楚他的功法。”

    “因为我其实早就醒了,所以现在我其实已经知道了”

    这名叫做王显瑞的医官嘴角露出些苦涩的笑意,“现在,外面那些北魏人都是我的敌人,魔宗,当然也是我的敌人。”

    “你现在已经明白了?”

    在之前身陷这样的大军之中时,黄秋棠都显得很平静,若是外面的北魏大军淹没这里,她也会悄无声息的死去,然而此时,她的声音却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她无比认真的看着这名医官,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那魔宗的功法…你觉得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明白,我们或许都会死在这里,但即便我们死,或许我们也应该将他的秘密告诉于人。”

    “魔宗的功法,并不是完整的功法。”王显瑞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黄秋棠震愕的看着他,她的心境波动得太过剧烈,以至于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显瑞并不清楚她的过往,但他确定是她救了他的命,而且他可以确定,她和魔宗之间,一定有着刻骨的仇恨。

    “他这功法并非来自北魏大漠的密宗,而是源自我们南方王朝。”

    王显瑞看着她,轻声的说道:“这门法门,叫做饲养。”

    “饲养?”黄秋棠怀疑自己听错。

    “饲养…这听上去就像是喂养牲畜一样,然而这简单的名字,却应该是修行者世界里,有史以来,最强大和最恐怖的法门。”王显瑞道:“先有大觉后有巫,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大觉王朝。”

    黄秋棠摇了摇头,道:“没有。”

    “现在几乎所有修行者的典籍里面,都将天巫王朝视为修行开始的起源,那时还尚无修行者的概念,更不可能像现在一样有着无数清晰的法门,在那时,任何可以杀死敌人的手段,都被称为巫术,那时候获得肉身力量的法门还不像现在这么单一,有些毒药不只是单纯的用于毒杀对手,许多毒蛊,甚至用毒激发自身潜力的手段,都是层出不穷。”

    王显瑞深吸了一口气,他彻底平静下来,迅速的说道:“但在天巫王朝之前,还有十数个短暂存在过的王朝,现有大觉后有巫,并非说大觉王朝之后就是天巫王朝,而是说天巫王朝的很多手段,实则是大觉王朝时流传下来。”

    “你我都是药师,醉心研究的当然都是药理,我当年机缘巧合,在一处残破石塔下发现了一些古典,这些古典来自于天巫王朝,其中有一段记载,便是有关大觉王朝。”

    “那记载上说,大觉王朝的大觉王原本只是一名逃亡的罪人,但在某处荒原之中骤然开悟,领悟强大的饲养法门,按照大觉王朝的一些典籍记载,说是大觉王在逃亡的过程之中饥寒交迫,误食草药,产生幻觉,并中毒将亡,但有两名牧羊女路过,以鹿奶和羊奶救治,大觉王醒转之后,便获得大神通,最终成王。但天巫王朝这古典上却说,这些都是大觉王欺瞒世人的谎言,因为有许多民间典籍推断,大觉王领悟的并非是什么光明的神通,因为许多他身边的人都莫名的消失,再也不见。就如一开始他开悟时那两名牧羊女,便只有记载的故事,但谁也没有再见过。所以真相便是,大觉王领悟的神通,是一种可怖的,以别人的元气饲养他的法门。”

    “就如真正的恶魔,吞噬别人的元气,来获得自己的力量。”

    王显瑞看着黄秋棠,声音微寒道:“我仔细解读了那些古典,后来又收刮了无数天巫王朝的古典,最终断定,大觉王朝那大觉王的法门,应该是用一些独特药物配合自身,借以吞食别人真元的法门。但我追究越是深入,很多疑惑便越是不解,按照那些天巫王朝的古典记载,以及我自己寻到的一些天巫王朝的法门,我炼制出了一些药物,让我能够承受和化解修行者的真元,但在这化解和利用这些真元的途中,我自身亦受妨碍,似乎承受得越多,所受的伤害越大,然而按照确切记载,大觉王当时举世无敌,且在很多人看来,已经证得长生之道。还有一些记载,说他座下有三千沙罗,那些沙罗都是各自修行,然后供养他…似乎在他的修为到了一定阶段之后,他的饲养法门,却是只从那些沙罗身上汲取力量。”

    “所有这一切,我先前已经根本想不明白,但直到这里,等我暗中醒来,我发现你和外面那人…再发现魔宗的这名部众过来,我便彻底想明白了!”

    王显瑞的呼吸都是停顿下来,他的面孔说不出的僵硬,“北魏这名传说中的魔宗大人,他所修的法门,就是这大觉饲养法门。”

    “我原以为,当年的大觉王只用三千沙罗供养他,只是因为已经成王,不想被人察觉他这种恐怖法门,只是为了更好的维护他的统治,但现在我知道我理解错了。”

    “在那些古籍推断之中,任何吞噬别人的元气,抢夺别人的生机和生命,都会遭受业报的累积,就如吃某些有毒的毒物多了,便自然会积毒到不可收拾,毒发身亡。”

    王显瑞转头看向账外,感觉着那名魔宗部众的气机,“现在修行他功法的人,对于他而言,就像是当年帮大觉王滤毒的那些沙罗。”

    “所以修行这种功法到一定程度,自然是有害的。”黄秋棠的声音响了起来。

    “任何沙罗自然避免不了毒发身亡,但大觉王用他们滤毒,再用特殊的药物化解,便能在获得强大的力量的同时,又获得长久的生命。”王显瑞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果我所见的那些古典的记载和我的推断,没有错误的话。”

    “但魔宗所得和所修行的这门大觉王的饲养法门,也不是全的,应该少了化解药物的部分。”

    黄秋棠也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王显瑞,说道:“否则当年他不会想让我帮他培育和试炼药物。”

    “应该是,我不知道他现在的确切修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超过南天三圣,若是他已经得到了完整的法门,肆无忌惮的提升修为,那他恐怕早就超越了南天三圣。”王显瑞点了点头,道:“他所缺的法门,现在恐怕就在我这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