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二章 独一无二

第五百五十二章 独一无二

    王平央抬起头来。

    一名北魏军士此时正持刀朝着他斩杀而至,他一掌拍去,这名北魏军士的刀光没有能够落在他的身上,他的一掌却是已经落在这名北魏军士的身上。

    这名北魏军士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口中喷出些血雾。

    血雾喷洒在王平央的脸上,他朝着那股感知里的阴暗气息望去,却首先看到了一个狰狞的鸟头。

    那是一名此时还在一条行进中的大船上的北魏修行者。

    他的头上戴着一个鸟头模样的头盔,闪烁着诡异而深寒的光泽。

    在王平央的目光远远的落在他的脸面上时,这人分明看着王平央笑了笑。

    他的双唇微分,他笑的时候和别的人不太一样。

    他笑起来不露牙齿,下颌不往下沉,上唇也不往上扬起,他的两片嘴唇似乎只是平直的沿着嘴角朝着脸颊而行,远远望去,他的笑,就像是他的嘴沿着嘴角裂了开来,给人的感觉无比的诡异。

    他原先并不想太过引人注意。

    因为他的力量在悄然的不断成长,在他看来,在林意身周那些人倒下之前,若是他的力量能够真正成长到神念境,那他将会成为林意身边新的屏障。

    即便是座越来越小的孤岛,这座孤岛也能够经历无数狂潮的冲刷,而在这座城中始终屹立不倒。

    他现在和林意相比还很弱小。

    他的身体也无法和林意一样承受各种力量和刀剑的冲击。

    他更不可能像林意一样,受伤之后能够很快的复原。

    所以他其实比林意更需要成长的时间。

    然而看着远处船上这名修行者的笑意,看着这人身上散发着的那种沧桑和荒芜的味道,他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考虑,便明白这人是魔宗的部众之一,而且这人已经早就捕捉到了自己的气息。

    既然无法躲藏,便只有尽可能的杀敌。

    他的目光微凝,当他的手掌往身侧收回时,嗤的一声,他的左袖裂了开来。

    一道极为轻薄的剑影从他裂开的袖中飞出,随着更多嗤嗤的声音的响起,这道剑所经之处,到处都是腥红的血流。

    飞剑在数十丈的空间里急剧的穿行,淡淡的剑影旋绕出无数道曲光,这数十丈空间里的北魏军士和一些低阶修行者,他们的喉咙不断的被切开。

    剑锋离开他们的喉咙后,甚至在切过他们身边第三、第四名伙伴的喉咙时,他们喉咙里的鲜血才像绸缎一样飘飞出来。

    容意就在这数十丈的区域之内。

    他的真元已经彻底耗尽,九柄剑中的八柄已经坠落在地,他只是紧紧握着剩余的一柄剑,只是依靠着剑术刺杀着近身的北魏军士,即便是体力,他也有些支撑不住,当这柄飞剑飞出时,一名北魏将领的一刀,已经压得他单膝跪地。

    噗的一声。

    这名北魏将领喉间冲出的血浪冲了他一身。

    他身侧其余数名正扑上来的北魏军士也纷纷倒地,他的身周骤然空了。

    他转过头去,看着这道飞剑的主人,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他所见过的这一代年轻修行者之中,飞剑最强的应该是南天院出身的倪云珊。

    白月露似乎也很强,但在他的感觉里,若只论飞剑,似乎倪云珊要强出不少。

    然而此时,他觉得即便是倪云珊的飞剑,也绝不如王平央的这道飞剑凌厉,也没有那种持续爆发的可怖力量。

    一片北魏军士如被割的韭菜般倒下,一片北魏军士骇然的往后退去。

    也就在此时,还在船上的那名魔宗部众的笑意似乎更浓了些,他的嘴角似乎咧得更开了一些。

    他的手微微一动,一道黑色的影迹飞了出来。

    这道黑色的影迹就像是一片羽毛,先行朝着高空飘起,接着再飞旋落下,随着这名魔宗部众的目光,这道黑色的影迹精准的落在王平央的飞剑之上。

    叮的一声轻响。

    没有人觉得这这道黑色影迹蕴含的力量比王平央飞剑之中始终管涌的狂暴力量强大,然而当这道黑色影迹嗑击在王平央的飞剑之上,发出这一声轻响之前,王平央却已经感到自己飞剑上的力量在飞速的流逝,就像是水流被干涸至极的沙土吸吮,就像是被…吞噬。

    那道黑色影迹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一头巨兽,一头狰狞的狂笑着的巨兽。

    他的飞剑震动不堪,被砸得往下飘落。

    而那道黑色影迹之中的力量却更为强盛,顺着对方的目光,朝着和它相距最近的一名少女飞了过去。

    那名少女是萧素心。

    她的双手鲜血淋漓,但她依旧在不断的开弓,射箭。

    噗的一声轻响。

    一道似乎凭空出现的力量落在这道黑色影迹之上,轻易的将这道黑色影迹击落。

    船上那名戴着古怪头盔的魔宗部众的目光离开王平央的身体,落在阵中的原道人身上。

    他知道这是原道人出手,他也可以感知到原道人的力量比自己强出实在太多,然而他却并不太在意。

    那道黑色影迹坠落在混杂着血水的污泥之中,真的就是一片羽毛。

    一片奇特的黑色精金所制成的羽毛。

    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心神和气机相系的飞剑被对方击溃,自身必定也会遭受不小的损伤,然而他是魔宗的部众。

    和所有其余的魔宗部众一样,他也拥有独一无二的手段。

    他拥有很多片这样的羽毛。

    ……

    营帐之内,那名中年医官坐了起来。

    他的身体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他不断的深吸着气,甚至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感到自己和王平央和这名魔宗部众相比,就像是阴暗之中的幼兽遇到了专以他们为食的巨兽。

    “你醒了?”

    黄秋棠看着这名坐了起来的医官,她看着这名医官,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慌张。

    “多谢。”

    这名医官面色微僵,但迟疑了一刹那,却是先说了这两个字。

    然后他才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其实…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到底会对我做什么。”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