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一章 孤岛

第五百五十一章 孤岛

    钟离北墙早已千疮百孔,潮水一般的北魏大军从无数破空之中涌入,涌入钟离城各处。

    那些军械库房,那些粮仓,都被这样的潮水席卷。

    一切都落入敌手,城中已尽是北魏人。

    然而在北墙,杀声依旧,尸体还在不断堆叠起来。

    数百残存的金乌骑,剑阁的修行者,还有一部分铁策军和先前城中守军之中的修行者,团聚在数里的区域之内,这些人在北魏大军之中,成为一个被围困的孤岛,虽然随着不断有人倒下,这个孤岛还在变得越来越小,然而却没有人害怕。

    一名北魏白骨军将领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那道令人心悸的身影。

    那道身影急剧的游走,不断带起恐怖的轰鸣声。

    浑身浴血的林意如横飞的陨石般冲杀,每一声轰鸣里,都有数名北魏军士被他击飞出去,然后撞倒更多人。

    血水不断从他的身上像小溪一样流淌,所有的北魏人都希望那些鲜血是他的,然而那些鲜血,却都来自于他的敌人。

    此时外面许多大船已经往返许多次,至少已经有七八万大军涌入了钟离城。

    七八万大军冲过数千人所在的阵地,只可能是完全的碾压之势,就如同滚滚的车轮碾压过虫豸,这些南人能够在大军之中形成一个孤岛,到现在还在死死支撑,最大的原因依旧来自于这名恐怖的铁策军年轻将领。

    身陷这样的混乱大军之中,这名铁策军的年轻将领依旧保持着可怕的冷静。

    他此时的每一次冲杀,都极有目的性。

    他已经不是随意的在杀敌,而是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这些伙伴之中,哪些形势比较危急,他便会马上冲到那里。

    他就像是无数人的近侍,任何人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而且以这种可怕的速度和力量横冲直撞,看不到任何疲惫的迹象。

    …….

    这些只是这名白骨军将领,或者是和这名白骨军将领一样的很多北魏人眼中的景象。

    林意不断的调整着呼吸。

    他的呼吸已经让他都觉得灼热起来,他吸入的空气,也不再清凉,而像是吸入的沸水,让他的胸肺之间都感到灼烫。

    在许多北魏人的眼中,剑阁之中最为可怕的原道人甚至始终没有出手,然而他却十分清楚,在他这样的冲杀之中,原道人其实已经至少出手了三次,帮他解决了三股有可能对他造成严重创伤的力量。

    原道人的力量在渐渐消磨。

    这种丝毫不得喘息的急剧战斗让他的肺腑先于其它内腑到达了极限。

    然而他也丝毫不想停顿下来,给自己一些喘息的时间。

    他甚至时不时的自己停止了呼吸,让胸肺近乎燃烧起来,让那种灼烧的感觉,迅速的冲击到他其余的内腑。

    那些内腑之中的潜能,就像他最初在南天院用无漏金身法修行时的那样,被他疯狂的压榨出来。

    他的身体内腑逐一接近极限,然而他自己,却可以感知出来,自己血肉深处的力量,也在被他压榨出来。

    身周的这支北魏大军就像是真正的汪洋,再有力的泳者在见不到陆地的汪洋之中都会淹死,但他依旧没有绝望,他很想试着在原道人的力量耗尽之前,在原道人无法再出手帮他对付神念境的修行者之前,他自己可以拥有抗衡神念境修行者的力量。

    到时候他会试着去杀死那辆战车上的杨癫。

    ……

    原道人的感知始终萦绕在他急剧流动的身影周围,但是原道人的目光,却是不由得落在林意身后不远处一顶营帐外。

    在此时的乱阵之中,几乎绝大多数北魏人的注意力都被林意牢牢吸引,所以没有什么人注意到,那顶营帐周遭显得十分“安静”。

    那顶营帐周围的其余营帐都已经破损不堪,但这顶营帐之上,甚至连一处箭孔都没有。

    林意不断的冲杀,也从未接近过这顶营帐。

    因为所有对这顶营帐和营帐周围的南朝人造成威胁的北魏军士,都被一名并不引人注意的年轻修行者解决了。

    那名脸上都是疤痕,之前一直在帮着救助伤员的铁策军中的年轻修行者,以同样可怕的速度杀死周围的北魏军士,与此同时,原道人发觉他的力量,甚至也和林意一样,在不断的增长。

    只是他的真元气息,在他的感知里,充满着一种阴寒的味道。

    甚至让他不由得联想到寒冷的风里,那些乱葬岗上被寒意冻结的磷火。

    ……

    除了原道人之外,此时清晰的感觉到了这种充满着阴寒气息的力量的,还有三个人。

    此时还在全神贯注的缝合着一名城中守将身上可怕伤口的黄秋棠是最早知道这股力量的,而她身后榻上躺着的那名医官,应该是第二个知道这股力量的。

    此时他还静静的躺着,但是他的睫毛不再跳动,他的眼睛,已经无声的睁了开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感觉到王平央体内这股气息的,是就在这顶营帐外不远处的陈尽如。

    他斜靠在一辆已经破损的马车上。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远处一枝朝着他落来的箭矢,便被这股带着独特气息的力量震飞了出去。

    他是强大的修行者,此时因为无法战斗,不需要和原道人一样担心针对林意的力量,所以他明明就在阵中,最接近这样的绞杀,却偏偏又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看得比谁都清楚。

    此时这座在北魏大军的冲击之下形成的孤岛还能存继,除了林意之外,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这名并不太引人注意的年轻修行者。

    因为他的力量在增长,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真元也似乎一直消耗不尽。

    神念之下,承天境的修行者在这种战阵之中便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只要真元不耗尽,他始终可以用可怖的速度进行杀戮。

    然而也就在这时,无论是王平央,还是他身后营帐之中的那名医官,却都敏锐的感知到了另外一股更为强大的阴暗气息的逼近。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无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