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无人幸免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无人幸免

    “为什么会有大船?”

    齐珠玑的声音无比冰寒的响起。

    只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就连白月露都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在她的所知里,上游那些望族和大商号的大船,能够被这支北魏军队得到的,便已经用在之前的战斗里,成为浮桥的一部分,或者已经变成被击破的残骸。

    在任何的军情里,都没有这种大船的存在。

    黯淡的光线里,这些以不可思议的姿态出现的一艘艘的大船都比那些商号的大船还要庞大许多,而且这些船都显得很新。

    随着水声,甚至还有一种新鲜的油脂和木材的气味在水面上不断飘荡过来。

    林意的眉头深深的锁了起来。

    他的视力比齐珠玑等人要好出很多,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他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很远的地方。

    他可以看到这支船队的最后。

    在城墙上的示警声响起之前,他便已经看清了这支船队。

    一共有二十三条大船。

    “在这河的上游,有哪一个门阀拥有这么多大船,或者有能力新造出这么多大船?”

    他转过头来,看着白月露问道。

    “富水郡郭氏门阀。”白月露想了想,道:“除非是建康的丽工坊商号,平时都没有这么多大船,有能力新造出来这么多大船的,沿河上游,应该只有富水郡郭氏门阀。”

    他没有再说话。

    然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也明白他为什么愤怒。

    那些船上都不是南朝人,而是北魏人。

    他和城中所有的南朝军士,失守着北墙,便是不让对岸的大军通过浮桥进入这钟离城中。

    但有这些大船,这有没有浮桥,还有什么意义?

    许多人惨然的笑了起来。

    那些大船在航行之中早已偏向北岸,一共二十三条大船,这些大船一次哪怕只运载千余人,往返数次,都甚至能够直接将对岸的大军全部送到北墙。

    江心洲和北岸上的北魏大军彻底欢腾起来。

    一直在席如愚的那辆战车上闭目调息的杨癫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那些在晨光里驶来的那些大船,心中很是佩服的叫骂了一句。

    他知道这必然出自魔宗大人的手笔,因为他之前和刑恋、元英分开时,便十分清楚时间的紧迫,元英也根本没有时间去哪里准备这样的大船。

    他也从没有想到,只是水面上驶来一些船,就能够让一支士气已经低落到极点的军队,瞬间彻底振奋起来。

    ……

    “发生了什么事情?”

    晦暗的营帐里,响起了声音。

    数名始终守候在这顶营帐外的几名金乌骑军士身体顿时大震。

    “军师醒了。”

    一名金乌骑迅速的钻入营帐,另外一名金乌骑则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北墙外的岸滩冲了过去。

    “军师,我们送您走。”

    斐夷陵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这顶营帐前,他看着伸出营帐的那只手,躬身行礼,说道。

    “不是要死在道人城,就是要死在这里。”

    陈尽如掀开了这顶营帐的帐门帘,他并没有要那一名金乌骑搀扶,缓慢但稳定的站起,走出营帐,他看了一眼天色,接着道:“你们能走,但我不能走。”

    斐夷陵摇了摇头,“就算送你走了,我们也必须留着,因为我们必须还铁策军和剑阁的情。”

    陈尽如平静的点了点头,“那就一起死在这里。”

    斐夷陵也点了点头,道:“那就一起死在这里。”

    ……

    “你们先走。”

    城墙上,林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齐珠玑等人说道。

    “先?”

    齐珠玑顿时冷笑了起来,“走就是走,还有什么先后,对岸的大军涌进来,谁能够幸免,你让我们先走,你难道还能后走?你还能走得了?”

    萧素心看着林意在黯淡的天光里显得分外肃杀的面目,摇了摇头,道:“你不走,我不走。不要和我说军令这种事情,我到铁策军,也从来不是为了什么军令。”

    “我是你的近侍。”

    容意的眼睛很红,他不断的深吸着气,道:“就算要死,也应该是我死在你之前。”

    林意看了一眼对岸,对岸的大船已经靠岸。

    “你们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他的声音很低的响起,“若是有守住这座城的丝毫可能,我会让你们先走?而且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真元耗尽,便和这些普通军士没有多少区别。我哪怕战到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说不定也会有突围的力气。”

    “不要再说这种笑话。”

    齐珠玑嘲讽的看着林意,说道:“你问问对岸每一个北魏人,他们最恨的人是谁?像你这样的怪物,可以在这里守钟离城,若是容许你活着离开,你自然也可以守其它城,只要能让你身陷大军之中,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他们都不可能让你离开。”

    “你现在就是钟离城。”

    厉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青涩的面容上有着难言的感慨,“此刻他们应该接到韦睿将军会来这里增援的军情,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让你活着和韦睿将军的军队会合。这批船到达这里,他们首先的目的,就是要杀死你,而不是用他们的双脚来占据钟离城的土地。”

    “但是这样做有意义吗?”林意看着他,道:“既然他们最想要做的,就是让我死在这里,既然我肯定无法离开,那你们就可以离开。”

    “人总是会死的。”

    厉末笑笑了起来,“现在还讲有没有意义,就是真的没有意义,要讲,只能讲很幸运,我很幸运能够和你们这些有情义的人一起死在这里。”

    林意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

    一声平静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粥好了,你们要不要都喝一些?”

    白月露抬起头来。

    她身前的两锅粥散发着温热的白汽和香甜的味道。

    “我想要些腌菜。”齐珠玑说道,“不知为什么,平时不爱吃,但现在口重,粥太清淡。”

    “齐将军。”

    一些周遭的军士之前没有听清他们争辩的内容,但看着他们此时的样子,这些军士便知道他们是为何争执,他们听清了齐珠玑的这句话,顿时便有人跑了过来,对着齐珠玑认真行了军礼,然后递上了一罐腌菜。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