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一夜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一夜

    令三万精锐边军同时中毒染上恶疾,那需要在水中下多少毒药?

    这当然是一派胡言。

    然而哪怕有军监处的人去查,军监处那些人的意见,恐怕也会被那些人左右。

    更何况他们只需要赢得足够的时间。

    他毕竟是南朝的最高统帅,他当然不可能故意传讯给中山王元英,告知那三万军队并未去洛阳。

    更何况中山王元英恐怕会以为南朝方面故布疑阵,他绝对不会相信刻意流传出去的讯息。

    所以这些人,是千方百计的完成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有些事情,就是一笔糊涂账。若是撕破了脸面,恐怕是两败俱伤。”

    这名红袍供奉看着萧宏因为愤怒而不断震荡的袍袖,轻声道:“至少在明面上,他们从未违背过您和皇上的旨意。您说的不错,他们要是无耻起来,会比您想象的还要无耻,但若是他们发狠起来,也会比您想象的更为发狠。”

    萧宏沉默下来。

    他在很多年前就知道有些规则谁都不能越过,有些时候,别说是他,就是他在皇城里的皇兄,都无法承受越线的代价。

    “多谢宋叔。”

    在萧淑霏的静谧泻里,萧淑霏认真沏茶,对着坐在她对面的黄衫中年男子致谢。

    宋千绝,是萧家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

    他是萧家最早的大供奉,以至于后来萧家找来的供奉,事实上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修行者当然是一个世家最为宝贵的财产,而能够影响所有修行者的人,当然十分重要。

    “我欠你的情,帮你这次是理所当然。”

    宋千绝的面容十分端正,他平和的看着萧淑霏,说道:“只是这样的事情,我只能帮你一次。你用明白,对于足够信任你的人,只要你欺骗过他一次,你便足以失去所有信任,更何况这人是你父亲。我可以帮你做其它事情,但我不喜欢利用别人对我的信任来做这样的事情。”

    “我明白。”

    萧淑霏看着他,说道:“但您也用明白我的想法,我只是要救人,而且您帮我做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或许对萧家不利,但对整个南朝,未必没有好处。”

    “我当然明白。”

    宋千绝也认真的看着她的双眸,道:“只是你毕竟和他只是数年同窗,难道对于你而言,他比你父亲还要重要?”

    萧淑霏沉默了片刻,道:“宋叔您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宋千绝微怔,接着忍不奏笑道:“假话不如不说,当然是要听真话。”

    “人终有自己的七情六欲,终有自己的喜恶,对于任何事情,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萧淑霏看着宋千绝,安静的轻声说道:“一国一朝之存亡,用高于亲疏,而且在战阵之上,我的许多看法和那些边军大将相同,我也认为太过保守不可能取得这辰争的胜利。至于林意.您也用明白,有些人在你心中的位置,和时间无关,和距离无关,而只在乎他的心意,在乎他所做的事情。”

    宋千绝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可惜你不是男子。”

    “我父亲正值壮年,我即便是男子,也不可能取代他的位置。”萧淑霏笑了笑。

    “要做成这件事情很简单,我都不需要真的是皇上的旨意,而只需要你父亲认为调动那支军队是皇上的旨意。”宋千绝看着她,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但即便现在木已成舟,完成了那些边军大将所想,但就我所知,你二叔不会就此罢休,他不会放过林意。”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原来你说我不是男子,是这个意思。”

    萧淑霏也微微的蹙起了眉头,神色平静,眼眸深处却是出现了一些寒色,“反正他总是想着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掌控我萧家的权势,反正他也总想对付我如果是这样,那他还想去对付林意,他想要自己找死,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宋千绝缓缓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他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萧淑霏在平日里性情并不激烈,然而他十分清楚,她永远比外面所有人想象的更加强硬和决烈。

    钟离迎来一个难得的平静夜晚。

    连日疲惫下终于获得休憩的南朝军士在夜色之中响起了此起披伏的如雷鼾声。

    听着熟悉的脚步声,黄秋棠便知道营帐外是王平央走了过来。

    “如何?”

    她停了下来,揉了揉有些肿痛的十指,转身看着掀开营帐帘子的王平央,问道。

    “没有感觉到什么诡异之处。”

    王平央走近到她身前,伸出自己的手让她把脉,“这种功法凝聚的真元,和寻常灵气凝聚的真元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对我身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妨碍。”

    黄秋棠没有说话,她感知了片刻,略微用力间,手指却是往上弹起,被震得有些发麻。

    “进境这么快?”

    她有些震惊的看着王平央,轻声问道。

    “已至承天境巅峰。”

    王平央看着她,道:“若不是他这门功法有所限制,这些战死的人死去时间一长,便再无法用这种功法吸纳他们离散的元气,若是再死上数十名修行者,恐怕直破神念境也有可能。”

    黄秋棠并没有急着说话,她的手指再次落在王平央的脉门上,片刻之后,她才接着说道:“若说不同,还是有些不同的,很奇特的是,你的经络似乎随着真元强大而强大,但你身体其余各处,你的血肉骨骼,和平时修到承天境巅峰的修行者,有着很大差距,我只是不能确定,到底是因为你境界提升太快,这真元尚且来不及壮大你的肉身,还是这真元并无寻常真元功法的那些效用。”

    当她说话之时,那名依旧昏迷不醒的医官,他的眼睫毛却是轻微的跳动起来。

    一夜过去,在拂晓时分,钟离城的城墙上,骤然响起一些凄厉的响箭声。

    这条大河的上游,出现了许多庞大的影迹。

    那不是普通的妇,而是许多大船的轮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