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四十四章 什么事情

第五百四十四章 什么事情

    铠甲的表面布满冰霜,覆盖了先前破甲箭留下的无数坑洼,每一片铠甲都没有破损,然而越是强大的铠甲,相互之间的嵌套就越是精密。

    在这一刹那,这些白衣剑师经脉寸断即将死去,那名伪装成普通骑军的接近神念的北魏修行者死去,林意后方残墙上的两名剑阁中人来不及告别,也即将死去。

    只是这些北魏人终于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这些寒冰撑大了很多沟槽,撑大了很多缝隙,让这些铠甲和铠甲之间无法再紧密的结合。

    或许这件松脱的铠甲在运回当时制造的工坊之后,只要略做恢复便能重新使用,然而至少在这场大战里,这件重铠已经不可能再披覆在林意的身上。

    片片铠甲坠落在林意身前地上,发出砰砰的重响,如同重鼓的鼓音敲击在所有人的心田。

    江心洲上和北岸上骤然一静,接着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那名南朝将领倒下了吗?”

    北岸的北魏营区里,很多位列靠后的军队无法第一时间看到这样的画面,他们听着这前方传来的震天欢呼声,眼睛同时圆睁,疾呼出声。

    “那人的重铠卸了,无法再行穿戴。”

    听着这样的回答,有人狂喜,有人却是面容僵硬。

    那些面容僵硬的人都是很要脸面的人,他们想到,那名铁策军的将领即便在没有重铠时,也是不知疲惫般战斗,始终未曾真正的倒下,最为关键的是,只是他身上的铠甲被卸除,便让这支大军振奋,可想而知,这人的存在已经给这支大军造成了何等的恐慌。

    一道飞剑从河面上飞起。

    这道飞剑已经等待了很久,它一直在等待着林意身上铠甲的脱落,直到此时,这柄一直隐忍着的飞剑才彻底的暴发出所有的力量。

    一阵爆鸣声中,这道和河水几乎相同色泽的飞剑极为暴戾的射向林意的面目,速度之快,让林意身后残墙上的任何剑阁中人都来不及阻拦。

    林意有些心凛。

    心凛来自于这一剑所带的力量,但是他依旧来得及反应。

    他的右手首先离开了镇河塔心,强横无比的握住了这道飞剑!

    嗤啦一声裂响,他手上戴着的蟒鳞手套竟然硬生生的被割裂,锋利的剑刃剧烈的震荡着,剑锋在他手掌之中继续穿行,在他的掌心划出深深的血痕,剑尖继续朝着他的面目而行。

    但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也已经落了上去。

    他的左手也紧紧的握住从右手之中滑出的剑尖,将这道飞剑死死的握住,就如同硬生生的握住了一条极为滑腻的泥鳅。

    一道道的真元在他的掌指之间崩散,化为嗤嗤作响的气流。

    数名北魏骑军用尽全身的力量厉吼出声,他们手中的长枪同时如闪电般刺出,狠狠刺在林意身上。

    然而林意一步未退!

    这道狂暴的飞剑在真元流散的刹那,便已经在他的手中“死去”!

    当所有这些重铠的铠甲在他身上掉落时,他感到自己分外的轻松,就如同捆缚住他的枷锁彻底消失,他的身体在他的感知里变得分外的轻灵,但分外有力量。

    噗噗噗….

    这数名北魏骑军全部无法握住手中的长枪。

    他们的虎口全部崩裂,这几根长枪就如同刺在了一座山上!

    林意的右手首先离开了这柄已经失去力量的飞剑,握在了镇河塔心上。

    他的左手将这道飞剑往后甩出,叮的一声刺入身后的残墙之上,几乎同时,他右手的镇河塔心,已经变成一道呼啸的黑影。

    这根镇河塔心没有落在这几名北魏骑军的身上,而是落在了他们身下的战马上。

    一声恐怖的轰鸣声中。这几匹战马就像是被一座房屋砸倒般翻滚了出去,洒出无数破碎的血肉,然后重重的砸入水面。

    那些后方的骑军刚刚才包裹在如雷的欢呼声中,当那些战马的惨嘶声响起,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们并没有马上勒停身下的战马,但是他们身下的战马却是不受他们控制的停了下来。

    这些战马对那些军士的死亡并没有太多的特殊感受,然而同类的凄厉嘶鸣,却是让它们都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杀!”

    这些骑军止步,但对于一些北魏的修行者来说,这是能够杀死林意的最好时机。

    一名身穿黑甲的修行者在厉喝之中从这些轻骑的后方飞掠了出来,他双手在扬起的刹那,数十道寒光如同乱舞的蝴蝶,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全部落向林意。

    林意一步向前。

    他身前被真元压紧的地面骤然震荡起来。

    面对这些如齐珠玑的乱红萤一般的暗器,他只是异常简单的将一名重铠军士的尸身提了起来,挡在身前,然后在这些暗器还在这名重铠军士身前的铠甲上爆鸣时,他一声暴喝,将这名北魏重铠军士的尸身朝着前方砸了出去。

    轰!

    如同投石车投出的巨石!

    无数战马嘶鸣翻倒,上方骑者纷纷飞跌出去,密集于前的骑军,就像是一片被分开的麦浪。

    林意的身体飞腾了起来。

    他在这些倒下的骑军之中,以恐怖的速度飞腾起来,那根镇河塔心被他留在原地,而他的身体,瞬间压至那名黑甲修行者的身前!

    那名北魏黑甲修行者骇然大叫,他的发丝都被迎面而来的狂风吹得在身后扬起,几乎下意识的,他拔出背后长刀,朝着林意斩去!

    噗的一声,林意在空中强横的扭身,这柄长刀落在他的肩上,与此同时,他缩在身前的一拳,却是闪电般轰出,落在这名北魏黑甲修行者的胸口。

    轰!

    这名黑甲修行者的整个身体在空中几乎从胸腹处对折,整个人以一种可怕的姿态朝着后方飞去。

    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一拳的气势。

    那些刚刚才响起的欢呼声,瞬间变成震天的骇然惊呼声。

    这名瞬间近乎折断般死去的黑甲修行者在空中倒飞十余丈,重重坠地。

    “什么事情!”

    “发生什么事情?”那些在北岸大军阵中后方的权贵门阀听着这样的声音,惊骇的叫出声来。

    “北俞府的修行者蒋天谕,被林意一拳轰杀!”

    回答他们的,是充满颤抖的声音。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