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四十二章 五箭

第五百四十二章 五箭

    黄秋棠还在埋头看着几味药物,寻思用何种的配方能够尽快调理好陈尽如体内的那些溃烂,她始终将这名医官当成真正的病人,而且她并非强大的修行者,所以她此时并没有察觉这名医官的异动。

    但这个时候,她却无比敏锐的嗅到了一丝香甜的味道。

    这味道来自于残破的北墙之上,落向浮桥之上。

    这种味道有点像是淡淡的稻花香,许多人哪怕近在身前都闻不到,但对于她这种常年和无数药物、药经打交道的人而言,这种味道很直接的让她感到了无比的凶险。

    “原来剑阁中人不只用剑,还有用毒的大家。”

    她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心中便油然响起这样的声音。

    ……

    在那数百重骑倒下之后,又已经有一批海浪般拍来的重铠军士在林意的身前倒下。

    但此时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去,即便他们身着重铠的身影比寻常的军士高大很多,然而和后方的两百真元重铠相比,却依旧显得很瘦小。

    这两百具真元重铠,全部都是北魏的主战重铠,吞天狼重铠。

    单独的数具吞天狼重铠在浑身缠绕光焰时已经十分可怕,而当两百具吞天狼重铠互相肩撞膝磨蔓延而来时,林意前方的天地,就变成了一片光海,变成了一片森冷的金属海洋。

    但就在这时,一道风落了下来。

    这道风来自于残墙上的一名剑阁中人。

    之前每一个剑阁之中出手的人都会很庄重对原道人和林意行礼道别,甚至会下城墙来到林意的身后。

    然而这人没有。

    这人需要居高临下,而且他在剑阁的所有战斗之中,都不是那种堂堂正正拿剑来战斗,他需要不为人注意,不为人所知。

    这次的出手,恐怕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他真元所化的风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有黄秋棠这样对一些毒物极为敏锐的宗师才能觉察到的特殊气味,那些排山倒海般冲来的真元重铠内的修行者甚至都没有感到什么异样,他们的眼前就黑了下来。

    直到他们发觉自己的眼瞳之中有湿漉漉的液体不断的流淌下来,他们才反应过来他们的眼睛已经瞎了,他们的眼瞳像是熟透了的果子一样溃烂。

    在恐惧开始在他们的身体里猛烈的爆发开来之时,他们的一切身体机能已经彻底停止。

    他们就此死去。

    两百具吞天狼重铠就像是不断拍打在沙滩上的海浪,无法越过沙滩上一道不存在的线。

    两百具吞天狼重铠砰砰的撞击,堆叠起来,这些失去光泽的吞天狼重铠没有丝毫的损坏,然而内里的修行者却全部已经死去。

    北岸上突然响起了一些北魏将领的哭嚎声。

    所有的人在此时身体里都有一种发麻的意味,他们都很能理解这种哭嚎声和恐惧无关,而是因为心痛。

    谁会想到,谁能想到,两百具真元重铠会这样倒下。

    “毒药?”

    战车上的杨癫抬起头来,他看着那些倒下的吞天狼重铠,当死去的人越多,他反而越是面无表情,“剑阁还有什么?”他冷酷的缓缓说道。

    他没有新的军令发出,便没有人会停止。

    倒下的吞天狼重铠之后,是密集的步军。

    这些步军身上都背着宽阔的斩|马刀,但手中却是都持着牛角胎强弓。

    随着一声凄厉的军令,他们手中的强弓弓弦发出整齐的震鸣,无数支羽箭破空直上云端,接着化为黑沉的乌云,暴烈的下坠。

    没有剑阁中人出手。

    没有人觉得能够完全阻止这样的箭雨,也没有人觉得这样的箭雨会对林意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林意看着密集落下的羽箭,也没有躲避的意思。

    然而当这些箭簇坠落到他的铠甲上,发出恐怖的撞击声时,他感到了异样。

    他身上的铠甲上留下了无数细微的孔洞,留下了无数刮擦的痕迹。

    这些箭矢都是破甲箭。

    每一支箭的珍贵程度,甚至超过那些步军手中的强弓。

    但也仅此而已。

    这些箭只能在他身上的腾蛇重铠的表面留下无数浅浅的痕迹,根本无法洞穿。

    这只能代表着这支北魏军队的凶悍和决心。

    这支步军里,每个人都没有箭囊,因为他们几乎所有人的身上只带着两支破甲箭,但有一个人例外。

    这个人身后没有负刀,他背上的箭囊里有五支箭。

    在第一轮施射之中,他一箭未射。

    当第一轮箭雨落下,这支步军射出第二支箭的刹那,他将背上的五支箭一口气射了出来。

    在旁人射出一箭的时间,他射出了五箭!

    五支箭混杂在数千支破甲箭之中,朝着林意直坠而去。

    林意并没有感知到他这五箭和其余的这些箭有什么不同。

    但他没有感知到,却并不意味着其余人没有感知到。

    “避箭!”

    魏观星感知到了,然而他来不及阻止那五箭,只是在面色剧变的刹那,发出了一声厉喝。

    在他这声厉喝响起之前,已经有一道身影从他的身前落了下去。

    这是一名剑阁中人。

    和其余剑阁中人不同的是,他是天生的残疾。

    他的右手天生有六根手指。

    这六根手指都很长,看上去便给人天生极为畸形的感觉,甚至给人恶心之感。

    他落在了林意的身后,他的右手却是落在了林意的身前。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就连林意都不能理解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的手穿过那些即将触及到林意身上铠甲的箭雨,迅速收回。

    他的六指之间,正好夹住了五支箭。

    他从无数的箭中,摘出了这五支箭。

    林意的身前再次响起恐怖而刺耳的撞击声,折断声,摩擦声。

    这只手很稳定的将这五支箭抬起,放到眼前,手指没有一丝的震颤,之前这五支箭上带着的力量,被他指尖流淌出的柔和真元迅速消弭,甚至没有形成任何冲击。

    在林意之前的感知里,剑阁中人的真元一般都显得无比的暴戾而强大,一种尽情放肆的感觉,然而这人的真元却是极为的克制,精细和精妙到极点。

    林意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转身。

    他只是听到了身后也响起了弓弦的震颤声。

    五支箭破空。

    这人将摘入手中的五支箭又射了回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