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四十章 忽略

第五百四十章 忽略

    两名剑阁的老人相继从后方走来。

    所有的金乌骑浑身轻颤起来,斐夷陵就将出声。

    他们原本准备第一时间赴死,但到此时,却依旧是剑阁中人挡在他们的面前。

    “赴死不分先后。”

    “但我们本身没有多少时间,你们却不一样,你们原本还能活很长的时间。”

    “这是一场大戏,既然由我们剑阁开端,那断无中断之理,请诸位成全。”

    两名剑阁的老人轮流轻声说了这几句话。

    所有的金乌骑沉默下来。

    这两名老人走到林意的身后还有十余丈时,那些从林意身侧零散冲过的北魏重骑已经几乎到了他们的面前。

    看上去随便一匹重骑就能轻易的将他们撞飞出去。

    然而看着这些重骑,其中一名老人却是骤然扬起了头,发出了一声厉啸!

    他先前和金乌骑那些人说话时,声音也是苍老而低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声厉啸却是洞金裂石一般,尖锐响亮到了极点!

    别说是江心洲上的北魏军队,就连对岸的北魏大军,哪怕是那些修行者,都瞬间感到耳膜刺痛无比。

    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名老人,竟然可以发出如此的厉啸!

    在他的厉啸声中,他袖中的一道飞剑震鸣而出,化为一道黑色的影迹,以无比暴戾的姿态,在这些骑军之中飞绕而去。

    黑色的影迹变成了无数道黑线。

    军马还在往前飞奔,然而鞍座上的骑者的颈上,却是出现了一道红线,接着裂开,尸首分离。

    黑线朝着林意的前方延伸。

    林意骤然停了下来。

    他的面前,那些冲来的骑者,全部变成了没有头颅的无头骑者。

    感受着那道一往无前,似乎去了就不会再归的黑边飞剑,他想到了自己刚到剑阁时,剑阁之中那些剑气宣泄的场景。

    这些剑压抑了太久。

    这是他们最后的时光,也是他们最放肆的宣泄,这样的剑意,谁人能及?

    一名承天境中阶的重骑军统领在重骑的最后方,他看着前方飞绕而来的飞剑,看着自己身前部属头颅的飞起,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愤怒而不甘的一声怒吼,他腰侧剑匣之中的飞剑嗡鸣而出,朝着那道黑线的最前端斩杀而去!

    当的一声!

    他的飞剑准确的捕捉住了这条黑线的轨迹,斩在了这道飞剑上。

    然而在下一刹那,他的飞剑瞬间变得黯淡起来,紧接着,沿着他剑身上的符线,他这柄飞剑裂了开来。

    喀嚓一声。

    飞剑裂成数十片,就像是腐朽的铁皮,飘落在下方的血水之中。

    这名重骑军统领眼中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情绪,哇的一声,口中鲜血狂喷。

    黑线继续向前,落到他的颈间。

    这名重骑军统领浑身泛冷,绝望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一道凉沁沁的意味落在了他的咽喉上,然后缓缓滑落下去。

    这名重骑军将领不能理解的睁开眼睛。

    他看到这是一柄剑身是青铜色,却有一圈黑边的无柄小剑。

    这柄剑在到达他的咽喉时已经力尽,所以只是在他的咽喉下方拖出了一条淡淡的额血线。

    活着应该只值得庆幸的事情。

    然而这名重新睁开眼睛的重骑军统领却是没有丝毫的欣喜。

    他看到自己身前,那些原本归自己统御的重骑军全部都已经死去。

    他迟疑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然后他发出一声厉吼,拍马朝着前方的林意狂奔而去。

    他的一身修为被他尽数逼出身体,呼啸的狂风之中,凝成实质的真元召唤着天地间的天地元气,变成无数层淡金色的华光,层层叠叠团聚在他的身前。

    这种战斗方式对于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而言是十分愚蠢的,然而此时,恐怕就连这名重骑军统领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觉得一切都无法改变。

    他此时脑海之中只有一个想法,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冲撞在林意的身上。

    林意没有回头。

    在这柄黑边小剑坠落之时,他就感知到了那名老人生命的终结。

    看着前方包裹在华光之中冲来的这名重骑军统领,他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差别。

    他右手的长矛朝着对方刺了过去。

    一声刺耳的裂响声响起。

    连铠甲都可以洞穿的长矛狠狠扎入华光之中,却无法真正刺入这名重骑军统领的身体,枪尖还在层层叠叠的华光之中前行时,长矛矛身却已经无法承受两人的力量,折断开来。

    林意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左手的长枪在此时也已经刺了出去。

    枪尖精准无比的狠狠刺在长矛刚刚击刺的部位。

    当这柄长枪的枪身都发出近乎折断的裂响时,林意的右手握住了枪身的前端,将自己和整副腾蛇重铠的重量都压了上去。

    噗的一声。

    枪尖刺入了华光之中,刺穿了这名重骑军统领的胸铠,然后将他的身体洞穿,从马背上挑起。

    ……

    很少有人因为这样的画面而特别的震惊。

    几乎没有人在意其中的细节。

    因为这是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

    在他直接将毕生的修为逼迫出来时,他的力量便不能用承天境中阶来衡量。

    在林意到来钟离城之时,哪怕他单独面对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他都未必稳操胜券。

    然而此时,他杀这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却是杀的很随意。

    几乎所有人都只注意了他不知疲倦和永远不会倒下般的战斗,麻木的接受了他不断杀敌的事实,却忽略了他的力量有着恐怖级数提升的事实。

    但还有人不会忽略。

    若是剑温侯此时还活着,还能看到他这样的战斗,便一定会凭空生出更多的信心。

    此时原道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所以原道人此时的眼中无限感慨。

    他已经并不觉得这场战斗的结局是玉石俱焚。

    他已经开始觉得,这场战斗的结果,将会是以他们镇守钟离城的胜利而告终。

    他确定只要给林意更多的时间,他应该就会在这北墙之前,成为对方大军谁都无法战胜的真正怪物,将会取代他离开之后的位置。

    而且他不会像剑温侯和他一样的衰老和脆弱。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