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二十九章 辉煌

第五百二十九章 辉煌

    从人们开始驯服马匹,将马作为坐骑,能够去到更远的地方时,马贼也随之出现了。

    马贼当然算是一个很古老的职业,但有一个职业比马贼存在的时间还要久。

    这个职业就是替人杀人者。

    简单而言,就是杀手。

    寻常人家不可能有自己的死士和门客,但在北魏的很多地方,却在很久之前就形成了一个习惯。

    当不堪忍受一些马贼的劫掠和虐杀时,有些村庄会联合起来,聚集钱粮,然后请那些足以对付马贼的杀人者。

    马贼有三六九等,杀手自然也有三六九等。

    圆月弯刀的主人,就是北魏最强大的杀手。

    在过往的二十余年里,圆月弯刀出现时必定收割生命,无一失手。

    而且死在这柄刀下的,不只有那些寻常的马贼,还有强大的神念境修行者。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柄圆月弯刀会在此时出现。

    除了杨癫之外,恐怕没有人知道这圆月弯刀的主人是一开始就是杨癫的供奉,还是到这场大战之后爆发,才随军到了这里。

    而且谁也没有想到,这柄传说中的魔刀的主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斯文儒雅的男子。

    江心洲和北岸上一片安静。

    这圆月弯刀的主人即便不是那种亚圣,也绝对不会是一般的神念境修行者。

    只是看着他走向浮桥,想着那名独臂道人的强大,却也没有任何一个北魏人觉得他获胜的可能比较大。

    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想错了。

    此次真正会面对这柄魔刀的,却并非是原道人。

    一名剑庐的老人站了起来。

    他之前一直坐着。

    因为他只有一条腿。

    他只有右腿完好,左腿齐膝而断。

    但此时,仅凭着一条腿,他却像正常人一样站了起来,然后和正常人一样朝着前方走去。

    他体内不知积蓄了多少年的真元,缓缓的从他的经络之中流淌出来,就如同一条无形的腿,支撑着他的行走。

    他身穿着一件很旧的布衣。

    这件布衣在此时夏日显得有些太厚,而且很多地方虽然没有磨破,但已经磨出很多断线。

    这名老人平时坐着的时候显得很矮小,但他站起来时,所有人却惊觉他原来是很高大的一个人。

    他的脸上也有很多伤疤,只是这些疤痕已经淡了,被皱纹遮掩。

    他的眉毛很稀,稀得近乎没有,这便让他的面容显得有些怪异。

    当他站起来时,原道人便已经明白他要做什么。

    原道人转过身来,对着这人颔首为礼。

    这名和原道人年纪相差无几的老人也是颔首为礼,然后继续前行,落在林意身前,转身对着林意认真躬身行了一礼。

    他的面容十分肃穆,林意便知道他准备迎战那名此时正行来的北魏修行者。

    这名老人就叫言无眉。

    并非因为他独特的样貌,而是剑阁中每一个人,他都记得很清楚。

    因为从他成为剑阁之主开始,他就明白剑阁这些人都将自己的命交给了自己。

    剑阁中人已经不多。

    “我有可能会死,但他也绝对不可能通过这座浮桥,再出现在您的面前。”

    言无眉抬起头来,看着林意的双目,极为恭谨的说了这一句。

    在林意开口说话之前,他却是已经接着说了下去,“在很多人想来,我剑阁最辉煌的时刻,应该是何阁主晋升南天三圣,我剑阁数十人镇守陇洲关,便将飞云骑全部杀了的时候。但我们剑阁中人并不如此想。”

    “那是倚强凌弱,我们剑阁相对于那些军队太过强大,杀死他们也未必会让我们觉得骄傲。”

    “但现在您站在这里,便让北魏十万大军一筹莫展,这便是我们剑阁的荣光,是我们剑阁辉煌的时刻。”

    “哪怕我们剑阁中人全部战死在这里,但若是连北魏最强的白骨军主力加入都无法攻下这座城,这便是我剑阁足以令人仰望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比生死更重要。”

    “请阁主成全,不必悲伤。”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躬身行了一礼。

    他身上的腾蛇重铠还缠绕着升腾的水汽,在躬身行礼时,他的铠甲发出许多清脆的震鸣,伴随着金乌骑刺杀那些残余的北魏军士,他的身前站立着一名独腿的老人,这样的画面显得十分肃穆。

    “那传言便是没有错,这铁策军的林意,便是剑阁之主。”

    杨癫眯着眼睛看着这样的画面,他有些艰难的轻声道:“他何以成为剑阁之主?”

    他一向不擅长思考。

    就算是征战,率领大军,他也近乎凭借本能。

    打仗,然后获胜,对于他而言,简直就像是与生俱来的独特天赋。

    “情报不明,但想来应该和何修行有关。”一名将领在他身后轻声说道。

    “和何修行有关,那他应该就差不多是何修行的弟子?”

    杨癫听到这个回答,却是显得有些满意,他轻声自语般说道:“那席如愚死在他手上,也不算冤。”

    “是!”

    他身后几名将领一怔,却是都听出了他的心意,听出了他是为席如愚说话,顿时全部躬身回话。

    圆月弯刀的主人已到浮桥之上。

    这名看上去很儒雅的中年男子,看着仅凭一只脚却站立得比世间绝大多数人还要稳,还要高大的老人,感受着此时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桀骜不驯的气息,以及对方如实质般朝着天地四方而去的念力,他皱了皱眉,然后也微微躬身行礼,“晚辈杨晚,见过前辈,前辈可是天都剑的主人?”

    言无眉点了点头。

    圆月弯刀的主人,这名名叫杨晚的男子,在抬起身时,他的眉头还是深深的皱着。

    皱着是因为难办。

    他知道对方太过强大,而且最关键在于,以此时对方的身体状况,便会将所有的力量砸在这一战之中。

    但他的眉头也很快松开,他的眼眸里恢复一片平静。

    他的手指在刀柄上微微用力,他的刀上便闪现出无数道刀光。

    这是真正实质性的刀光,如同锋利的刀片一般锐利,但这些刀光却是并未直接落向他前方的言无眉,而是朝着上方的天空斩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