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二十七章 狂战

第五百二十七章 狂战

    浮桥破损不堪,河水激荡不已。

    即便那些攻城军械依旧在不断的施虐,即便先前通过浮桥的一些北魏军士已经和金乌骑展开了厮杀,然而无论是钟离城中的南朝军士,还是江心洲和北岸之上的北魏军士,他们的注意力却依旧时刻被河中的动静所吸引。

    然而河水之中的动静却突然变得小了。

    随着一连串的气泡带着泥沙和血水不断往上涌起,先前那种恐怖的轰鸣和震荡骤然消失。

    魏观星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了原道人的身上。

    隔着河水,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也只有原道人的感知能够清晰的判断出这一战此时到底到了何种程度。

    原道人微微一笑,慢慢颔首。

    魏观星等人便都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城墙上有些南朝军士注意到了他们此时的神色变化,他们猜到了这一战的胜负结果,顿时忍不住欢呼呐喊起来。

    他们零星的欢呼呐喊传入了江心洲和北岸上的北魏军士耳中。

    没有一个北魏人想去猜测其中的含义。

    因为就在此时,变得平静下来的河水又起了波澜。

    一团接着一团的泥浪在河水中泛出,在所有人的呼吸都不自觉的变得艰难起来时,一朵巨大的浪花在接近城墙的滩边涌了起来。

    无数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了起来。

    一点森寒的光芒从浪花中闪耀出来,接着便是一具庞大的金属身影!

    腾蛇重铠缓慢而坚定的从水中升腾而起,先是头颅,接着便是身躯!

    污浊的水流如同瀑布一样从铠甲上和铠甲内里流淌出来,让这具腾蛇重铠就像是重见天日的魔神!

    更为响亮的骇然惊呼声在江心洲上和北岸上如同浪涛一般卷起。

    腾蛇重铠的一手持着镇河塔心,而另外一手抓着席如愚的身躯。

    当的一声!

    腾蛇重铠一步踏在岸滩边的石上,发出如钟鸣的清脆声音。

    腾蛇重铠彻底出水,站在岸滩上。

    看着阳光之下这具重铠,几乎所有的北魏军士都觉得那一声声音就像是丧钟。

    他们所有的人看到,席如愚已经没有了生机。

    这名建立了无数战功,战无不胜的北魏名将,此时在这具重铠的手中,如同一条破麻袋一般。

    无数声愤怒的悲鸣响起,传入腾蛇重铠之中的林意耳中。

    林意并没有折磨敌人遗体的嗜好,他很尊敬席如愚这样的敌人。

    只是他必须让这些北魏人亲眼见证席如愚的死亡。

    他必须让这些北魏人觉得他强大而不可战争,可以永不疲惫的战斗,如同真正的魔神!

    听着这些悲鸣,他将席如愚的遗体朝着数名扑来的北魏军士扔了过去。

    是扔而不是砸。

    他并没有用多少力气。

    “将他的遗体带回去,再来找我拼命。”

    他开始呼吸,出声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算响亮,但在他呼吸和说话的刹那,他沉寂的面甲之上骤然喷射出水雾,水雾在烈日下迅速化为水汽。

    他的面甲上水汽震荡,气势更加摄人心魄。

    那几名第一时间朝着他冲来的北魏军士都是跟随席如愚多年的忠实部下,他们在冲来时根本未考虑自己的生死,但骤然听到林意的这句话,看着落来的席如愚的遗体,他们几个人同时一僵,下意识的丢掉刀剑,抱住了席如愚的身体。

    所有愤怒的悲鸣骤然消失。

    所有的北魏军士,包括跟随着席如愚冲城的死士,此时看着这具腾蛇重铠,他们的眼神都变得极为复杂。

    “送将军回去!”

    和金乌骑交战的前沿,有数声厉喝响起。

    那几名抱着席如愚遗体的北魏军士一垂首,咬牙转身,眼中几乎有热泪流下。

    “杀!”

    无数厉喝声响起!

    那些原本被金乌骑堵在滩上的军士,全部返身,朝着林意杀来。

    林意缓慢的呼吸着。

    他的身上有无数被细小的水针刺出的伤口。

    哪怕他强悍的自愈能力让他依旧能够走上岸来,哪怕是此时的这些伤口大多都已经止血,连内腑深处的都不例外,但是这消耗了他大量的元气。

    从在钟离城开始战斗至今,他第一次感到了疲惫。

    他的身体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一种酸痛的感觉也从骨髓深处泛出,弥漫到他的全身各处。

    但他强迫自己忘却了这种疲惫。

    他转过身去,一步踏出,一声厉喝!

    镇河塔心横扫而出!

    轰!

    空气里一声爆响。

    无数折断声在下一刹那响起。

    他身前涌来的所有北魏军士全部倒飞出去。

    弯曲的兵刃、破碎的残肢,朝着后方飞洒,甚至落在金乌骑的阵中。

    金乌骑所有人的脸色没有明显变化,但是他们的眼神之中一片肃然,充满了敬畏。

    直到此时,他们终于明白这一名铁策军的年轻将领给这支北魏大军施加了何等的压力。

    “杀!”

    林意也发出了一声震天厉喝。

    他再跨前一步,手中的镇河塔心如一座真正的巨塔在滩上横扫,将大片的北魏军士直接砸飞出去。

    此时滩上的这些北魏军士都是追随席如愚的死士,他们原本已经无惧生死,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他们的脚步却再次停顿下来,凛冽的寒意再次让他们的身体变得沉重和僵硬。

    “真乃战神也。”

    “我北魏怎么没有如此优秀的年轻将才。”

    “今日得见,实乃幸事。”

    北岸上,所有的声音突然消失,因为所有人都听见了杨癫说了这三句话。

    当杨癫这三句话说完,他在战车上站了起来。

    在下一刹那,所有的北魏军士都如同疯了一般叫喊起来。

    杨癫从战车上飞了起来!

    他是此时这支大军的统帅,然而他甚至没有预先和任何人说,他便直接飞掠而出。

    “来战!”

    他癫狂般的叫声响彻天地。

    他贴地飞掠的身影带出了如裂帛般的破空声。

    他的真元如同燃烧起来,朝着身周的天地肆意的狂涌。

    林意豁然转身。

    他的眼瞳微微收缩起来。

    他感到了一种异常强大的气息在城墙上绽放。

    原道人在此时出手。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