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六十九章 碎音

第四百六十九章 碎音

    概上没有人可以阻止林意。

    因为速度足够,林意并没有觉得脚下那些妇有多晃动。

    他每一步落下时,他脚下的妇轰然往下拍击出水浪和他往上跳起的身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因为纯粹是靠力量而不是真元,所以他的身形少了些飘逸,但更多了些强悍和铁血的味道。

    一名北魏军士厉吼着冲向林意身前,然后被林意轻易的一拳轰飞出去。

    看着这名北魏军士口中鲜血狂喷的样子,周围的很多北魏军士竟是有些麻木。

    这原本是很英勇的行为,然而此时却没有人觉得他英雄,甚至没有人觉得这很恰当。

    几乎再没有人想要阻止林意返回城墙,甚至连那些靠在城墙上晃动不安的长梯下的北魏军士都散了开来,如同给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主动让出一条路。

    城墙上方垂下了几根绳索。

    但林意并没有去抓这些绳索,他只是朝着一架长梯往上狂奔。

    梯踏在他脚下纷纷断裂,他的身体却是连续往上,比那惺在崖上的羚羊还要矫健敏捷,只是几个纵跃,他便已经立在墙头。

    城里的南朝军士骤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欢呼声和呐喊声。

    城墙上的这些南朝军士明明已经累到了极点,他们大多数即便被安排轮休,但眼睛都无法闭着,都忍不状着城墙外的战斗,然而林意在下方冲杀一个来回,连对于他们便意味着死亡的飞剑都被他一把抓住,此时看着林意屹立在墙头的身影,他们却似乎忘记了疲惫,身体里充满了新的力量。

    “林将军!”

    随着他的归来,许多声对于这个城而言也是新鲜的声音响了起来。

    齐珠玑转过身去,只见薛九和一些铁策军的军士终于到来。

    他们后方的许多军士都心翼翼的膛一些黑布罩着的铜丝笼子。

    “怎么会这么慢?”

    虽然明薛九等人必定不会延误,齐珠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路上遇到了一支北魏游击军,我们没死什么人。”薛九的脸色有些白,他的额头上全是汗珠,显然他到了城中之后赶得更急。

    “不是那支重骑的问题?”齐珠玑心中已经想好一定要整死那支重骑,听到薛九如此说,他倒是反而有些失望。

    “那批软蛋,说是发现敌情,也不知道追了个什么,然后就没有影了,就借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想着那些重骑的窝囊样子,薛九的脸就阴沉了些。

    “白兰郡郭家的东西我先抓紧运来了一些,还有大半在后面,最慢也就一两盏茶的时间运到墙上。”薛九看了一眼齐珠玑,又看着林意,有些犹豫道:“现在要不要放?”

    林意的身体依旧很稳定。

    这一路狂奔,他全身的气血和经络活动开来,反而比站立不动战斗舒爽得多,他此时的精神反而极为振奋,但是他自己却也开始觉得自己身体温度太高,然后他开始出汗。

    他的身上白气蒸腾,呼吸也是如同打铁铺子里鼓风机吹出来的风,无比灼热。

    “放,为什么不放。”

    齐珠玑也看了一眼林意,寒声道:“就算是铁打的人也需要休息,郭家的东西放一批出去,我就不信他们不退一阵。”

    听着齐珠玑的这些话,林意正要开口,“你不要有什么不忍,现在是对面岸上那名将领想要这支骑军送死,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死路一条,怎么没有分别,而且我们也说不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现在在我看来,给你些喘息时间才是最好的疡。”

    林意沉默下来,他没有再出声。

    “他的行军口粮有没有带来?”

    “再去给他些清水。”

    齐珠玑看着薛九和一些铁策军军士连续问道。

    “拿来了。”

    看着那几名铁策军军士点头,他的目光便再次落在薛九身上,“还等什么,快放!”

    “好!”

    薛九招呼过一些城墙守军帮忙,一些跟着搬送这些罩着黑布的钢丝笼子而来的地方军却是齐齐到了墙边。

    这信到了墙边的地方军都是箭师,只是在开弓时,城墙上所有南朝军士便都注意到了他们的箭矢十分特别。

    他们的箭矢顶端并非是尖锐的箭簇,而是圆滚滚的一个铅封球体。

    “放!”

    薛九和这些地方军一路过来,沿途他早已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用法,看着这些地方军开弓完毕,他顿时一声厉喝。

    随着他这一声厉喝,一片急剧的破空声响起。

    城墙下无数妇还在晃动,那名忍受不了而不顾军中主将命令的黄袍修行者来势极快,他此时已经越过江心洲,到了这晃荡不堪的概上。

    也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城墙上响起的破空声。

    他的身体还在前行,如蜻蜓点水一般在飘掠,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他直觉这些箭矢似乎有异,但落下的箭矢不过数十,而且速度太慢,根本不是修行者所施,对他用根本就没有威胁。

    所以他伸出了手,直接迎了上去,握住了一支落下的箭矢。

    箭矢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但他手指上绽放的真元,却让他的手指剪在接触这支箭矢时,就将这支箭矢如同凝固在时空中一样,停了下来,悬岗他的掌心。

    啵的一声轻响。

    箭头上的那个铅封序裂了开来。

    这名黄袍修行者微怔,他敏锐的嗅到了一些药气。

    也就在此时,他看到城墙上落下了很多黑影。

    黑影便是那些黑布笼罩着的铜丝笼子。

    在此之前,即便那些地方军和铁策军长途跋涉而来,在搬运这些东西时,这内里也只是有些细微的动静,就像是有些老鼠在夜晚发出的祥声音,然而当这些箭矢落地,当箭头内里的药气散发的刹那,这些黑布笼罩着的铜丝笼子里,便瞬间发出无数恐怖的声音。

    这声音就像是有无数喉咙受伤的人在厉啸,在嘶吼。

    那些兜着风的黑布上,顿时出现了无数凸起的痕迹。

    这名黄袍修行者想到了什么。

    他的面色顿时变得惨白,他厉啸一声,扔掉了手中的箭矢,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也就在此时,刺耳的撕裂声响起。

    那些铜丝笼子还未落地,便已经四分五裂,无数细影就像是无数道飞剑飞了出来,瞬间形成一条黑云!

    黄袍修行者脸色再变。

    他没有犹豫,身体骤然变得比巨石还沉重。

    轰的一声,他的身体直接砸入身旁的污浊水中!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