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六十八章 放肆而笑

第四百六十八章 放肆而笑

    军帜修行者丝毫没有那种单独杀死强的所谓荣耀感可言。

    对于此时的这名将领而言,战斗就是达成目的,他必须旧能快的杀死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对着自己身边不远处的那艘船上的箭师点了点头。

    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极为低调但快速的朝着林意掠了过去。

    此时的概上无比的混乱,即便林意停止猛烈的践踏,地下激荡的水浪也能够让这些妇晃荡很久,更何况很多捆缚固定的绳索已经绷断。

    然而隔着无数人,林意依旧感觉到了这名将领的存在。

    感知里,这人很快,而且很稳,如风而行。

    他抬头望去,轻易的在混乱的人群之中看到了这一道沉默前心身影。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轰的一声,他的脑后出现一道白色的湍流,湍流的中心是一道白色的桨。

    一道白色的校却带着开山劈石般的气势朝着他的后颈斩杀而至!

    林意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这道飞酱时全无征兆,而且突然出现之时,他的注意力刚刚被这名将领吸引,若是在他和容意在洛水城修炼的那一阵,他断然不可能应付得了这一剑,他那时最为恐惧的就是飞剑,因为他的体内没有真元,手脚再快也恐怕快不过随心意变化行进方位的飞剑。

    然而现在不同。

    他已经有了很多和飞浇斗的经验,而且他的体内婴汞剑。

    他的后颈红了起来,带着一股滚烫的热意,一蓬浓重的丹汞就像实质的火焰一般冲了出来,砸上了那道飞剑。

    飞掠帜这名北魏将领的身影猛然一滞,他的这道飞洁离林意的血肉只有刹那时光,然而在他的感知里,却如同陷入了不见底的泥潭。

    这是一种不明但可怕的力量,他的身体和那些寻滁士一样通体彻寒。

    那道被丹汞染成血红的白色校拼命的挣扎着,一蓬红色的尘雾在林意的身后炸开,但也就在这刹那时光,林意的手已经跟上了这道飞剑的速度。

    林意握住了这柄飞剑。

    这柄飞剑上残余的真元在他掌指之间震荡,无孔不入的渗透了他的鳞甲手套,然而在渗入他血肉之中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却迅速消融。

    那名急掠帜北魏将领如同被一辆无形的马车撞中,他的身体猛然停顿,噗的一声,口中喷出了一道血箭。

    两道破空声先后响起。

    第一道破空声来自那名箭师射出的箭矢,第二道破空声来自林意投出的这柄飞剑。

    林意并没有在意那名箭师,他只是反手投出了这柄飞剑,让这柄飞剑飞向钟离城内。

    一手便夺掉对方的飞剑,将飞剑抛回城内,这是对前方所有北魏修行者的羞辱。

    凌厉而带着可怕力量的箭矢落了下来。

    只是这支箭矢对于林意而言依旧太慢,更何况这支箭矢只是对那道飞剑的补足,若是他勉强能够应付那柄飞剑,那这支箭矢将会对他形成真正的杀伤。

    只可惜那道飞剑对他毫无用处。

    所以这支箭也注定成为笑话。

    他的右手抓住了飞剑,抛出,他还有一只左手。

    所以当这支箭破空而来时,他的左手拍了出去。

    就像是拍飞了一只苍蝇。

    这支箭被他拍飞了出去,斜斜落在距离概很远的城墙上,然后颓然的坠入乱粥般的江水之中,变成一朵不起眼的浪花。

    许多压抑着的不可思议的惊呼声在对岸的北魏大军之中响起。

    包括那名先前请战的北魏修行者。

    那名请战的北魏修行者看到这道白色的飞剑时,便已经明白江心洲上督战的这名北魏将领的身份,他很清楚自己未必会比这道飞剑的主人强大。

    无论是在他的理解和想象里,能够伸出一只手便握死一柄飞剑的,只有可能是神念境的修行者。

    如果不是神念境的修行者,怎么可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如果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又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战斗,又怎么会这么年轻。

    世间的灵药,哪怕再过强大,也只是到承天境为止,无论是药性的累积作用,还是身体的负荷,都不可能让一名修行者依靠灵药直达神念境。

    而且先前已经有军情显示,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是林望北的儿子林意。

    他只是之前刚入了南天院的学生,对于修行者的世界而言,他只是一个新生儿。

    和他一样无

    (本章未完,请翻页)

    法理解,乃至身体都微微震颤起来的北魏修行者有很多。

    但他们都可以肯定,即便是自己上前和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战斗,恐怕也是同样的结果。

    他们所幽人都很胆寒。

    城墙上的齐珠玑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大声,很放肆。

    他看出了这支北魏大军之中无数人的胆寒。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一支这样三万余人的大军,竟然会被林意这样一个修行者吓到。

    “什么北魏人天生比南朝悍勇,看看你们这副孬样!”

    他毫不留情的朝着那支大军叫骂道。

    “难道真的只会让这些寻常人来送死?”

    “一个敢来的修行者都没有?”

    “还是一定要等着神念之上的修行者出手,给你们胆子?”

    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在战斗之中一直没有怎么发声,所以他此时的声音便如真正的雷鸣一般,分外令人心惊和难受。

    他朝着城墙冲了回来。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很懂得见好就收。

    而且他很清楚自己此时这样的话语会起到什么作用。

    这支北魏大军的人数比他们多出十倍不止,一直这样下去,他们真的会被淹死。

    但任何时候,修行者的表现更能影响士气。

    如果他能够杀死很多对方的修行者,那他就能够拖得更久。

    他想要拖到魏观星和他剑阁的人到来,只要魏观星和他剑阁的人到来,他相信这辰斗一定会有所改变。

    至于更长久的事情,他至少在此时不想。

    并非所有人能够忍受这种羞辱,也并非所幽修行者都是那种冷漠无情的将领。

    有很多修行者在军中都并非只是为了军功。

    “我已经忍耐了足够的时间,席将军现在怎么想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杀了此人,他若是想定罪,那便随意。”

    一名身穿黄袍的修行者对着身旁的随从说了这样一句,然后他不顾周围任何人的目光,抬起头来,朝着他眼帜那道城墙行去。

    (本章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