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六十七章 犁田

第四百六十七章 犁田

    此时他的前方到处都是人,不需要精准。

    这柄刀从一名北魏军士的胸口透入,然后又刺入了后方一名北魏军士的胸口。

    和他之前的杀戮速度相比,这种投掷杀人显得太慢。

    一种异常兴奋的喘息声在他的身前响起,六七名北魏军士面容扭曲得如同野兽一般,他们甚至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兵刃,然后朝着林意扑了过来。

    他们根本不奢求自己能够对林意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他们只想用自己的生命换人在林意身上的机会,哪怕是死,也要压在林意身上。

    然而他们扑了个空。

    他们的眼前失去了林意的踪迹。

    一片如海啸般的惊呼声响起。

    谁也没有想到,林意直接跳了起来。

    他的身体腾空而起,直接跳上了前方的一架云梯!

    在下方的北魏军士刚刚发出一声惊呼,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将云梯上和他最为接近的数名北魏军士撞飞和踢飞出去。

    他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落足的这架云梯,另外一只手却是勾住了身旁的另外一架云梯,然后猛然发力。

    一声轰然巨响,两架云梯猛烈的撞击在一起,无数木片如飞剑般四溅。

    伴随着接着响起的碎裂声,这两架云梯崩裂开来。

    齐珠玑的眼瞳急剧的收缩起来。

    在他的想象之中,林意在损毁这两架云梯之后,他应该顺势再跳回城墙,那这样两架云梯损毁之后,从头顶下跃下的敌人就更少,他就能更加轻松自如的对付面前的敌人。

    然而即便是连他这种对林意十分了解的人都没有想到,在两架云梯在空中不断晃动,不断撞击洒落更多的木块时,林意直接跳了下去。

    他没有跳向墙头,而是直接跳向下方!

    咚的一声巨响,如闷雷落地,直接掩盖住了下方的骨碎声!

    一名北魏军士刚刚仰起头看向上方,他的胸骨就被落下的林意踏碎,他的膝盖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直接碎裂。

    他的整个人被踏着,口中鲜血狂奔,整个人以一种极为可怖的姿态往后倒去,直接撞飞后方的两名北魏军士,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他身后的地面并非是坚硬的泥地或是石地,而是概,是木板。

    空中的木块和碎屑还在不停的掉落,这名胸骨鹃的北魏军士背下的木板也碎裂开来,然后他的身体继续往下压去。

    碎裂的木板下是一根巨大的妇。

    林意的双膝微弯,身形却是极为稳定。

    这根巨大的妇剧烈的晃动着,另外一端即便连着一些铁索,都依旧往上高高的翘了起来。

    许多北魏军士立足不稳,撞在一起,不断有人落水。

    有一名北魏军士转过身来,他赫然发现林意就在自己身后,他下意识的扑了上去,薄了林意的腰。

    然而他身体一轻,双脚离地。

    他直接被林意反手提了起来,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名北魏军士耳畔全是风声,他被林意直接砸了出去。

    没有任何的迟疑,当这名北魏军士砸倒身侧一片人时,他开始奔跑。

    更为准确而言,他是开始用力践踏奔跑,然后冲撞。

    他的双脚不断的猛烈践踏着地面,概上的铺设的厚木四分五裂,下方的妇剧烈的晃动着,撞击着,受这妇上的许多锁链和绳索牵引,整座概瞬间就失去了稳定,到处都在晃动,都在撞击!

    他没有朝着城墙践踏奔跑,而是朝着前方江心洲狂奔,沿途所至,北魏军士纷纷摔倒,碎裂的木板纷飞,水浪如柱四溅,在他前方没有摔倒的北魏军士全部被他撞飞出去。

    概的两端立足不稳或是受挤压落水的北魏军士如同下饺子一般,而他的身周,被他撞飞的北魏军士就和被一辆疾驰的马车撞飞没有区别。

    架在城墙上的长梯上的北魏军士死死的抓着梯子,他们这梯子下端即便有数十名北魏军士齐心压住,都在不断晃动。

    他们看着这样的画面,脸色无比惨白,不知道如何自处,不知道是该继续跳上城墙,还是下去从后方去围堵林意。

    城墙上和河对岸的北魏大军之中一片死寂。

    所有的人都很震撼。

    林意在战斗时并不喜欢发出过多的声音,他不喜欢和一些边军将领一样大喝,用言语羞辱敌军,这似乎不够豪迈,让他依旧有些像是修行地的学生而不像是真正的将领,似乎也不够热血。

    然而那些水浪的轰鸣声,那些令人心悸的撞击声和骨碎声,以及就像是被一条无比庞大的巨蟒乱搅而变得无比混乱和不安抖动的概,却是让人的呼吸都有些艰难,让人无言。

    萧素心的双手按着胸口。

    她的呼吸便极为困难。

    即便她有可能是这个世上对林意的修行最为了解的人,但她也没有想到林意会化身为这样狂暴的巨兽,用这样的方式战斗。

    概的两侧有很多气泡在涌起。

    北魏很少水军。

    因为北魏的疆域里,很多地方都很干旱。

    所以其实北魏的很多军士都不善水,他们身穿着铠甲,只要落入水中,便很难再葛来。

    尤其是骑军,他们很多人大多数时候都在马背上,他们更少会水。

    再次攻城之前,这支北魏骑军已经带着疯意,然而现在,看着横冲直撞的林意,他们每个人都很绝望,都一口气堵在胸口,都很想哭。

    他们连接近林意都很困难。

    因为当林意冲过来之前,概下的妇已经乱撞乱滚,像他们这种寻常人,即便是双手伏地都根本无法敝自己的稳定。

    他们无可奈何的看着林意犁田一般在概上犁来犁去,看着大批大批的同僚不断落水,看着扑腾的水花之中伸出的无助的手。

    很多人都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画面。

    然而绝大多数人都限于军令。

    那河岸上的北魏军队里,有无数人的呼吸沉重到了极点,他们的双手不断用力握紧。

    江心洲上那名先前眼皮一直在跳着的北魏将领也终于无法忍受。

    他所受的军令其实也是攻城。

    所以他此时出手并不算违背那架马车上的统帅的命令。

    他决定配合这支骑军来结束这令人难以忍受的噩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