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五十七章 挥锤

第四百五十七章 挥锤

    他一个人,还有身后那两辆正在绕开那些马背上已经没有重骑的战马的马车,在此时和这些身形魁梧的重铠军士相比,显得十分孤单。

    然而林意只是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些人的铠甲。

    然后他就觉得这些人会比那支重骑军更好对付。

    因为铠甲沉重,这些人的动作会比重骑军的冲刺更慢,而且这些魏军的重铠只是那种很普通的重铠。

    普通便代表着有些活动葱间隙,有些薄弱处他应该不费力就能切开。

    他只是停下来想了想,却给了那些北魏军士一点希望。

    “他不行了,杀了他。”

    数声厉喝从这些重铠军士之中响起。

    所有被之前的场面震住的这些重铠军士开始冲锋。

    沉重的足具踏上草叶上的露珠,然后将露珠连着草叶碾碎,将地上踩出深深的脚印,铠甲和铠甲摩擦着,哗哗作响,如同核。

    林意没有回应自己行不行。

    他直接开始奔跑。

    他奔跑,然后在临近对方时挥刀,十分的自然。

    第一个面对林意的重铠军士手中的长刀才刚刚挥起,他就愕然得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他看到一道刀光已经从自己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当他发出一声叫喊时,他体内的鲜血已经从胸口狂喷了出来。

    他倒下,几次三番想要爬起,但却始终爬不起来。

    其实重铠军士和重骑相比也是有优势所在,否则这种兵种不可能有存在的意义。

    自己的身体肯定比驱马更要灵活,所以重铠军可以很轻易的将落单的敌人包围起来,然后用自己铁墙一样的身体朝着敌人挤压。

    核一样的重铠军士直接就将林意围在其中,然后朝着林意压去。

    许多重铠军士的肩和肩甚至撞击在了一起,发出轰鸣,但是他们不在马背上,不必担心会摔下来。

    然而根本没有用。

    林意的面色都甚至没有改变。

    他只是平静冷酷的挥动手中的刀,不断的向前。

    每一道刀光亮起,就有一名重铠军士倒下,如瀑的鲜血从铠甲里顺着某个裂口狂冲出来。

    因为刀光对于这些军士而言太快,林意的身周始终有几名军士在不断的倒下,所以他始终有着足够向前的空间,四周冲上来的重铠军士,便始终只有倒下。

    同样的动作和画面看多了往往会令人乏味。

    然而随着林意的不断前行,这样的画面没有人觉得乏味,只让人心惊胆颤,如坠冰窟。

    很多重铠军士被极度的恐惧纠缠,他们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下意识的停止向前。

    所以林意和预想的一样,很轻易的将这批重铠军士杀穿。

    战马会忠诚的执行骑者的命令,在骑者已经驱马向前时,哪怕骑者心中生出恐惧和犹豫,战马依旧会毫无停顿的冲上去。

    所以那支重骑军死得多。

    而这支重铠军至少有一半人活了下来。

    但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无论是营区之中的北魏人,还是钟离南墙上那些南朝军士,看着这支显得支离破碎的重铠军,都觉得这支重铠军已经魂飞魄散,凄惨到了极点。

    ……

    还有人敢冲上去,是因为心存侥幸,因为他们一贯的经验和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的道理。

    那名已经穿戴完全的壮年将领身上的真元铠甲发出了轰鸣。

    那些原本被浮尘淹没的符文骤然发亮,澎湃的气息如同水流一般冲刷着铠身,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名壮年将领心中也满是畏惧。

    只是他始终在劝说自己,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怎么都不可能是神念境的强者,哪怕是承天境巅峰的存在,从一支重骑军和重铠军士之中杀出,也一定到了强弩之末,体内不可能剩余多少真元。

    钟离城墙上没有欢呼。

    哪怕此时林意距离他们已经不算远。

    他们甚至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阳光照耀下的林意的冷酷面容,看到他身上在不停的流淌着敌人的鲜血,但是当那具真元重铠和数辆战车朝着林意冲去时,他们开始担心起来。

    北魏的营区里发出了大声的欢呼和呐喊声。

    虽然欢呼声和呐喊声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但却汇聚着他们的希望。

    只是这样的希望只存在了一瞬间。

    看着冲来的真元重铠,感受着这具真元重铠身上散发着的元气波动,林意直觉自己需要更沉重的武器。

    他将手中在不断流淌着鲜血的刀往后丢了出去,丢向身后那辆已经由容意驾着的马车,然后他弯腰,抓住了一具重铠军士的脚踝,提了起来。

    这具重铠军士已经死去,但是他的身体和这具重铠加起来至少也有两三百斤的分量,然而林意只是用一只手,便将他提了起来。

    所有的欢呼声和呐喊声骤然消失。

    当林意将这具重铠提起时,它和其余倒在地上的重铠碰撞摩擦,发出了一些刺耳的声音,就像是利器在地上摩擦。

    他就提着这具重铠,直接朝着前方冲来的真元重铠走去,砸了上去。

    真元重铠内的壮年将领在林意轻易的提起这具重铠时,他紧抿的双唇已经在不住的颤抖。

    这是怎么可能?

    这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怎么做到的?

    他的真元难道永远都不会耗尽吗?

    当这具重铠迎头砸下来时,他的脑海之中还在不断的回响着这样的问题。

    他的脑海有些空白,但他毕竟久经战阵,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

    他手中的两柄弯刀同时斩了出去。

    当!当!两声巨响。

    林意手中的这具重铠剧烈的变形。

    寻常的重铠无论是自身重量还是力量都不可能和真正的真元重铠抗衡,若是寻常的重铠军士遭受这样的两刀,必定倒跌出去而死。

    只是这具重铠内的北魏军士原本就已经死了。

    这具重铠只是林意手中的武器。

    林意只是顺势往后挥臂,然后再次狠狠砸下!

    真元重铠内的壮年将领惊恐的叫出声来,他再次挥刀,再次当的一声闷震,他体内震荡不堪,真元一时难聚,然而他前方的重铠已经第三次砸了下来。

    一团阴影笼罩住了这名壮年将领的头顶,也笼罩在了那片营区里所有的北魏军士心头。

    当!

    这具重铠砸在了真元重铠的头上。

    真元重铠内的壮年将领一声尖叫,他的双膝承受不住,跪了下来。

    林意再砸。

    当!

    真元重铠的双膝下震起一蓬尘土,内里的壮年将领哇的一声,开始吐血。

    林意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早在第一击之后,他就应该可以用丹汞剑封死这具真元重铠的诸多符文,然后将这名北魏将领杀死。

    然而他知道,这样更能震慑人心。

    他面无表情的提起重铠,再次如挥锤般砸了下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