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四十九章 碎骨

第四百四十九章 碎骨

    北魏的这名箭师也根本不想针对修行者。

    第二道雷鸣已经响起,接着是第三道。

    接二连三的耀眼火光在南朝的重铠军士身上亮起。

    金属和金属的撞击产生火花的同时,那些碎裂的带毒碎片已经在人群中散开。

    成片的军士倒了下去,其中大多是南朝军士,但少数也有北魏的军士。

    愤怒和惊慌的叫声不断的响起,只是这样的箭还在不断射来。

    齐珠玑的身前多了两名持盾的军士。

    这些普通的南朝军士很自然的觉得要保护军中的修行者。

    但齐珠玑挺直了身体,他从这两名弓着腰的南朝军士的头顶看过去,很快看清了那名并不刻意隐匿自己踪迹的北魏箭师。

    有两道尖锐的破空声同时响起。

    两道飞剑带着肉眼可见的涡流飞了出去,一道来自于萧素心,一道来自于王朝宗身后的一处阴影里。

    两道飞剑截住了后继而来的一支支毒箭,令这些箭矢在落在城墙上方之间便爆裂开来。

    更多嘶鸣着的碎片坠落在了下方攻城的北魏军士阵中。

    飞剑拦截箭矢,这必然付出更多真元为代价,感知着身旁萧素心身上的真元波动,这个时候齐珠玑突然有些想念林意。

    若是换了林意,恐怕给他一具分外坚厚的铠甲就足以应付这些箭矢。

    “磷!硫磺!”

    虽然箭矢被两柄飞剑所遏,然而先前这名箭师造成的杀伤,还是让城墙上的南朝军士的怒火燃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看着那些倒下之后就马上失去呼吸,接着连肌肤的颜色都变得漆黑的同伴,数声愤怒的喝令声几乎同时响起。

    北魏人对这样的军令并不陌生,几乎是在听到这几个字的刹那,原本如潮水般在城墙上扩张的北魏军士陡然停顿,接着直觉般往后挤去。

    这些之前显得无比悍勇的北魏军士的互相挤压,甚至使得许多刚刚攀上城端的北魏军士立足不稳,往后跌出去。

    然而拥挤之中的脚步永远比不上飞行之物。

    数十个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包袱从四面抛了过来,还未飞到这些北魏军士的头顶,便已经爆燃起来,接着便是轰的一声巨响,全部喷射出无数条火焰。

    无数声压抑不住的惨嚎同时响起。

    城墙上大半的北魏军士被燃着,汹涌的火焰黏着在他们的衣甲上,根本甩不脱,衣甲内的皮肉上甚至发出滋滋如烤肉般的声响,焦臭的味道和硫磺碧磷的刺激气味如同浪潮一般在城墙上扩散。

    钟离城北墙上如同燃起一堆巨大的篝火,而组成这堆巨大篝火的一根根干柴,便是一名名活生生的北魏军士。

    一名名被烧得瞬间扭曲的北魏军士根本无法控制得住自己身体的抽搐,惨叫着用很古怪的姿势乱冲,有些冲到南朝军士的前方,被南朝军士刺杀,有些则坠下城墙,坠入水中。

    萧素心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的飞剑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先前的杀戮她还能够忍受,然而这种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瞬间被烧成如在岩浆里爬行的恶鬼,这样的画面让她根本无法忍受。

    只是那名北魏箭师依旧保持着可怕的冷静。

    一支毒箭从耀眼的火光中穿过,就狠狠的穿刺在一根旗杆上。

    那根旗杆断裂的同时,破碎的毒箭再度在南朝军士的人群中泼洒开来。

    有十数名南朝军士倒下,死去。

    萧素心好不容易令飞剑飞回,她弯腰呕吐起来,同时听到这些南朝军士的身体撞击地面,死去的声音。

    她捂住了嘴,没有继续呕吐,却是差点直接哭了出来。

    只是当她再次挺直身体站稳之时,她的飞剑和她的双手都不再颤抖。

    在这样的时刻,每个像她这样稚嫩的年轻人都在成长,都在迅速的改变。

    齐珠玑伸手拂去飘散到自己身前的刺鼻黑烟,他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身前数名无比忠诚的持盾护卫着他的普通军士,眼睛里也涌出更多平时不会有的情绪。

    这些普通军士自身都未必护得住,他们也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真正出身,但只是因为他是此时军中重要的修行者,这些寻常的军士便持着盾牌尽可能的遮挡住他的身体。

    他的面色不知为何慢慢阴沉下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洲上那名戴着圆帽的北魏将领在火光燃起之时闭目了一瞬,然后他缓缓睁开眼睛,右眼角跳的更为剧烈了一些,但是面色却没有丝毫改变。

    这场他所指挥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战斗的进程,死的是那些冲锋陷阵的寻常军士,但熬的却是他们这种将领的意志。

    哪怕死后被无数恶鬼拖入无边地狱,为了胜利,他也要熬下去。

    只要他自己不犯错,那这座城里的南朝将领无论表现如何优秀,都绝不可能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

    “这些北蛮子疯了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北墙上的南朝军士的呼吸越来越灼热,动作却随着气力的消耗越来越缓慢。

    看着那些踏着同伴焦黑的尸身依旧奋不顾身的冲来的北魏军士,一种无力的感觉渐渐在他们的心中蔓延。

    齐珠玑看了一眼天色,他希望东方的天空早点发亮。

    他的身上已经全是鲜血,连头发丝都在往下滴血。

    随着越来越多的北魏军士冲上城墙,他都必须不断的出手杀死冲到面前的敌人。

    严格意义上而言,双方军队的建制规模都不大,北墙这边也没有多少大型的固定军械,而这支敌军从水面上而来,本身也没有带多少大型的军械,而且攻击的手段和路线都十分单一。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战斗便都聚集在他们的浮桥正对着的这一个城墙突破口。

    这支北魏军队至少已经抛下了两千多具尸身,而南朝方面也至少已经阵亡了四百余人,这两千几百人的尸身有一半在城墙下方堆叠起来,有一半却就是堆叠在城墙上这几十丈方圆之内。

    所以这样的画面,很难想象。

    有些北魏军士冲下来时,他们在被绊倒的同时,时常能够泥石流一般带着一些堆积着的尸身冲滑下来。

    天亮不能结束这场血腥的战斗,但是至少说明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便或许会有新的援军过来。

    当然北魏这边同样有可能会有援军,而且按照这支军队的作战方式,从北边赶来的北魏军队可能数量会十分惊人。

    但这依旧是真实出现在所有南朝军士脑海之中的情绪。

    每个人都很想休息。

    就在这时,尸堆如泥石流一般的滑坡更厉害了些。

    城墙的边缘,在星光下出现了金属的反光。

    一些比正常军士更为庞大的身躯越过尸堆,出现在城墙上所有南朝军士的视线里。

    齐珠玑的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这是四具真元重铠,有两具是北魏很具代表性的吞天狼重铠,有两具则是略差一阶的天鬼重铠。

    他很难想象这样的四具重铠是怎么通过摇晃不定而且并不算牢固的浮桥到达这里,然后又攀爬上来,然而这四具真元重铠的脚步声却是如此真实,时刻在提醒他这是残酷的事实。

    这四具重铠气势沉稳的跨步走来,每一步都踏碎了很多尸骨,发出令人牙酸的碎裂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