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四十八章 蜜箭

第四百四十八章 蜜箭

    剑和刀相交,发出一声巨大的震响,两人都被往后震退出去。

    齐珠玑震退得更远一些,他持剑的手不断的震颤,虎口已经裂开,粘稠的鲜血开始糊满掌心。

    很痛。

    他很难理解林意为什么那么能够吃痛。

    但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有些骄傲起来,今后自己总也会习惯。

    那名北魏将领只是被震退一步,他的体内响起轰鸣,就想强运真元再追砍一刀,然而就在此时,他感到后脑处一阵寒意。

    没有任何的迟疑,这名北魏将领一声厉喝,左手反手如电抓出,如同抓蜻蜓一般,将萧素心的飞渐在手中。

    萧素心一声闷哼,她的飞剑在这名北魏将领的手中剧烈的颤抖摩擦,然而却没有任何的鲜血在这名北魏将领的掌指之间崩出,只是带出嘶哑难听的声响和一蓬蓬的火花。

    这名北魏将领的左手上有三根细细的银色锁链,此时在他的真元贯注之下,这三根细细的银色锁链就像是三条银色的细蛇,死死的音素心的这柄飞剑。

    齐珠玑脸色剧变,并非是因为自己有危险,而是就在萧素心和这名北魏将领僵持的刹那,一柄长枪破空而至,挑向萧素心的咽喉。

    这柄长枪比起一般的长枪更长一些,更长便意味着更难驾驭,然而这柄长枪从这名北魏将领身后拥挤的人群中刺出,却是极为灵动,快却诡异的不带风声,甚至这名持枪的北魏军士在此之前都没有引起齐珠玑和萧素心的注意。

    萧素心直觉自己避不开。

    她想要直接弃剑。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当的一声脆响。

    长枪的枪头被一剑拍开,往上空挑去。

    这人一剑往上挑开长枪,却是毫无停顿,暴喝一声,手中长剑轰的一响爆鸣,一团肉眼可见的气浪随着青铜色的剑光一齐涌向那名北魏将领的身前。

    那名北魏将领依旧紧紧锁着萧素心的飞剑,但面对这样一剑,他竟然依旧有余力,手中的刀毫不示弱的斩了出来。

    轰的一声闷响。

    这人的剑压的长刀,接着将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一步不退。

    这名北魏将领双膝微弯,他陡然意识到什么,脸上现出愤怒的神色,张口就要大骂,然而张口的刹那,他却是已经发不出声音,鲜血从喉中喷涌而出。

    齐珠玑面无表情的将剑从这名北魏将领的喉咙中抽出,任凭对方伤口之中喷射出来的鲜血如瀑布一般冲在他的手臂上。

    这名北魏将领眼前的火光都黑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面临的便是死亡,但死亡的恐惧被被他的愤怒压倒,他喉咙中响起古怪的声音,似乎还想要叫骂。

    咚的一声,那用剑压长刀的修行者已经一脚踢在他的胸口,将他往后踢飞了出去。

    此时齐珠玑才看清这人的面目,这人肤色黝黑,是林意和倪云珊剑斗反对剑阁归入铁策军的众派之后加入铁策军的七名年轻修行者之一。

    他叫司徒念,齐珠玑对这人的名字也十分熟悉,那是因为司徒念在这七名年轻修行者之中十分特殊,他当时并非临时起意要加入铁策军,而是因为原本就和萧锦有仇,特意来加入铁策军。

    这样的人物在齐珠玑看来是很大的麻烦和隐患,但既然林意决定收入铁策军,他便不表示反对意见。

    他没有想到司徒念表现得如此突出,至少和另外那六名年轻修行者相比,司徒念要强出许多。

    此时在他眼睛的余光里,那另外六名年轻修行者甚至连完全保持镇定都做不到,其中有数人更是因为恐惧而控制不好自己的真元,在并未杀死多少北魏军士之时,却已经将自己的真元挥霍得七七八八。

    司徒念轻轻的咳嗽着,他调稳体内的气息,警惕的望着前方。

    齐珠玑后退一步,到了他身侧,淡漠道:“若是死在了这里,可是没有机会找萧锦报仇了。”

    司徒念听出了他的戏谑之意,也微讽的笑笑,道:“我只是确定要想得到,必有付出。”

    齐珠玑沉默下来。

    他想着这样的道理终究是不错的。

    一阵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响起,被南朝重铠挤压的那些北魏军士被长矛乱刺,在此时许多重伤垂死的军士和后方已经彻底杀红了眼的军士似乎彻底忘却了自己**的痛苦,抛却了脆弱的**对那些金属尖锐之物的天生恐惧,反而疯狂的往外推出来。

    大量破碎的血肉在空中飞舞,南朝的这些重铠军士反而立足不稳,连连往后退却。

    北魏军士不断的登上城墙,然后被南朝军士闻砍杀。

    每数名北魏军士无力的坠倒在血泊中死去之时,才有可能杀死一名南朝军士。

    这看上去依旧是一场不成比例的,一面倒的屠杀。

    然而任何清醒的人都知道这里面蕴含的极度凶险。

    因为城中的南朝军队总共不过三千有余,北墙这边最多两千余人,但仅在北墙这边水面来袭的北魏军队,数量就超过七千。

    哪怕用这样的伤亡继续绞杀下去,哪怕这支北魏军队用五千人只能换认朝一千人的生命,这北墙的守军也有可能崩溃。

    因为到时候水面上的北魏军队还会有两千余人,而北墙上的南朝军队最多便只有一千余人,而且这一千余人必定疲惫到了极点,就连其中的修行者,恐怕都已经真元耗尽。

    当然所有的战阵都是瞬息万变,不可能纯粹以这种方式来推断,真实的情形,对于这座钟离城而言恐怕更为艰难。

    那名右眼角一直跳着的,头戴着奇特圆帽的北魏将领一直在沉默无声的看着城上的厮杀,在那名威武雄壮的北魏将领被齐珠玑等人联手所杀之后,他终于伸出了手,从身后的一座营帐里招出了一名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同样很高很壮,尤其他的双臂更是比一般人更为粗壮,南朝很多城里的读书人的大腿,恐怕都没有他的手臂粗壮。

    他的身上斜背着一柄弓,这是一柄铁胎强弓,显得很大。

    但最引人注意的,却是他背着的箭囊。

    他的箭囊也比一般箭师背着的箭囊大出数倍,而且十分沉重。

    他走向一条被固定着的商船,站上船头,在世上绝大多数箭戍本不可能射到北墙上方的位置,开弓,然后直接射了一箭。

    齐珠玑豁然警觉。

    空气里响起一道异常刺耳的杂音。

    接着有如一道雷鸣。

    一名南朝重铠军士一声惨嚎,他的身前铠甲上爆开一团耀眼的火花。

    那支箭让他的胸甲都裂了开来,破碎的胸甲撕扯着血肉露出了内里断裂的白骨,但让齐珠玑呼吸骤顿的并非是这名重铠军士的凄惨状况,而是这支箭在这名重铠军士的胸甲上炸裂之后,却并非只是简单的碎裂,而是如一些特殊军械一般,猛烈的溅射开来,每一片碎片都带起了尖锐的破空声。

    许多道惨呼声同时响起。

    这些尖锐的碎片对修行者毫无威胁,然而对寻常的军士,却是有着致命的威胁。

    因为这支箭上有毒。

    他嗅到了一种有些熟悉的香甜味道。

    这种味道很好闻,然而其实来自于一种毒果和蝮蛇的蛇毒的混合物,这种毒毒性很猛烈,除非是修行者用真元逼住,否则中毒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会死去,有解药也根本来不及解毒。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