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四十七章 并肩

第四百四十七章 并肩

    这是一种看似很无聊,然而身在其中只会觉得心脏不断抽搐,甚至忍不纂要呕吐的过程。

    蚂蚁一样的北魏军士密密麻麻的冲堆在城墙脚下,然后顺着并不牢固的云梯甚至长竹往上攀爬,每十余名冲上城墙的北魏军士其中至少有七八人在身体刚刚越过城墙上沿时就已经被砍中或者刺中,然后摔跌下去。

    血肉不断的飞洒,那些零散冲上城头的也最多坚持数息的时间,便被墙上的南朝军士斩杀。

    任何攻城的伊始都是这种一面倒的杀戮,看着流淌到自己脚下的粘稠鲜血,萧素心的胸口越来越烦闷,有股酸水似乎一直要从喉中硬挤出来。

    她旧能平顺的呼吸着,将目光投得更远一些。

    然后她不断的拉弓,施射。

    她旧能专注的寻找着敌军之中看上去像是将领的存在作为目标,在这种残酷的绞杀之中,只有投身其中才会更加好受一些。

    若说墙上的南朝军士犹如流水,那这些十余人之中仅有的两三人冲上城墙的北魏军士,就像是混入水中的沙子,很快就被洗涤出去,根本无法阻挡水流。

    然而是人就会疲惫。

    在这样惨烈的厮杀之中,体力的消耗远比想象的要快。

    一名私盐贩子震惊的看向自己的小腹,看到雪亮的刀锋正从自己的腹部退出来,带着大量的血水和破碎的脏器。

    他看着身前被自己鲜血喷涌了一脸的那名北魏军士,有些无法理解,自己在这里明明只砍杀了三名敌人,为什么就已经手足酸软,竟然没有避得开这一刀?

    北魏人悲壮的歌声之中也开始透露疲惫的意味,但被鲜血淋洒的这些北魏人似乎不知道恐惧到底是什么,依旧不停的往城墙上冲。

    城墙上密集而立的南朝军队竟然硬生生的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齐珠玑始终位于前沿,血水浸湿了他的鞋面。

    他并没有主动去杀那些登上城墙的北魏军士,只有冲到他面前的北魏军士才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杀死。

    他没有动用什么真元,因为他必须将宝贵的真元留给对方军中的修行者。

    他的敌人很快出现了。

    嗤的一声裂响,一道金色的刀光亮起,这道金色的刀光看似和齐珠玑有些距离,然而当这持刀之人长身掠起,化为道道残影,这道刀光便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齐珠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道刀光,体内早已蠢蠢欲动的真元顺着手臂喷涌出去,一剑斩向这道金色的刀光。

    持刀的北魏修行者感知着这一剑的力量,直觉可以将这一剑劈飞,然而在下一刹那,他的心脏骤然一缩,就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捏住。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猛然一滞。

    噗…

    一声轻响在他的刀柄上响起。

    他的五根手指被扫过的剑光切断,如同熟透了的果实一般纷纷掉落。

    这名北魏修行者一声厉吼,左拳猛然砸在自己的心脉处,强行以真元冲开那道可怖力量的施压,一口鲜血从口中狂喷出来的同时,他顺势往后跌坐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腰腹突然一痛。

    他低头,看到了一柄纤细而薄的校斜斜刺入了自己的腹中,就只是在他这低头的一刹那,这柄飞剑闪电进出,在他的伤口之中连刺了四记。

    鲜血和断碎的肠子从伤口之中狂涌而出,这名北魏修行者的所有力量随着鲜血的涌出而顷刻消失。

    他用最后的力气抬头,看了一眼这柄飞剑的来源。

    那是一名很秀气的少女,手中还持着一柄弓。

    ……

    齐珠玑看着萧素心。

    他也有些意外。

    “林意对你真的是不错。”他忍不揍声说了一句,甚至有些淡淡的妒忌。

    从洛水城时开始,战事就比较紧张,他也没有和萧素心一起修行,只知道萧素心花在炼箭上的时间很多,却忽略了萧素心其它方面的修行。

    以萧素心的真元修为,原本运用飞酵十分勉强,但现在杀死这北魏修行者的这几剑却是狠辣而流畅,除了萧素心自己的努廉外,很显然最大的原因来自于林意。

    他不需要多想,就猜的出来林意从眉山之中带出的许多灵药便有许多暗中给了萧素心。

    萧素心对着他点了点头。

    若是在平时,她恐怕忍不揍嘲笑齐珠玑的这种妒忌。

    这简直就像吃醋。

    似乎从南天院开始,齐珠玑就一直在嫉妒她和林意这种不需多言就可以互相托付生死的关系。

    直到现在齐珠玑疡来钟离城,这方面或许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因为齐珠玑看到了有这样的生死之交,而他回想自己认识的所有人,却发现自己似乎还没有一个这样可以互相信任到极点的朋友。

    但现在她没有这样的心情。

    她毕竟只是一名第一次真正上战场的少女。

    她的脸色异吃白,她紧紧的遗牙关,紧抿着嘴唇。

    刚刚飞剑在那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里进出,看着鲜血和破碎的内脏从伤口之中涌出来时,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找一个角落去呕吐。

    “你心些。”

    齐珠玑看着她此时难受的样子,心中突然多了些以往根本未有过的感动。

    他突然明白此时对于萧素心而言,他和林意没有区别。

    只要他站在这里,萧素心一定会和他并肩作战。

    而刺耳的金属震鸣声响起。

    数十具南朝的重铠军士对着登上墙头的北魏军士发起冲锋,在这种狭小的地带,北魏方面又没有重铠能够登上这城墙,一时之间,那些登上城墙的北魏军士被挤压得甚至连双手都伸展不开。

    无数骨裂的声音响起,这些南朝的重铠军士后方,数十名步军手持着长矛从重铠的间隙之中穿过,只管乱刺。

    平时这样的长矛挥舞不便,最多能够对疾驰而来的骑军有些威胁,但此时这些北魏军士被挤压成一团,这些长矛一顿乱刺,顿时涌起一团团血花。

    惨嚎不断的北魏军士堆里,突然发出一声暴喝。

    一名身材魁伟的北魏将领从中跃了出来,手中一柄分外宽厚的斩|马刀横扫而过,如铁锤般砸在三名重铠军士的身上。

    这三名重铠军士身上的铠甲同时响起碎裂声,然后同时重重的往后摔在地上。

    这三名重铠军士后方的手持长矛的步军也立足不稳,纷纷倒地。

    这是齐珠玑值得出手的敌人。

    这种残酷的战斗可以让人飞速的成长,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北魏将领,藏在袖中的双手也开始不再颤抖。

    他朝着这名北魏将领一步跨出,体内的真元再次狂涌而出。

    他的剑发出了恐怖的轰鸣。

    他一蒋着这名北魏将领砸了下去。

    这名北魏将领的刀很重,刀法也很霸道,但是他就是像握着一根铁棍而不是剑一样,硬生生的砸了下去。

    他相信自己未必能占得到便宜,但是他确定自己和这名北魏将领如此蛮力相抗,一定会让这名北魏将领露出破绽,而他身边的萧素心就会瞬间找到杀死他的机会。

    他需要用最快的手段杀死这名北魏将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