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四百四十四章 铁策军!

第四百四十四章 铁策军!

    郦文昭不知道来的是谁,只是可以肯定是自己人,而且来得很急切,即便是在夜色里,他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战马口鼻之中喷出的白气和白沫。

    这些战马上的骑者,所以极有可能在朝着钟离城赶来,只是在远处见到钟离城的战况,便加急赶过来。

    虽然还看不清这些战马上骑者的面目,然而只是看着这些战马口鼻之中横飞的白气和白沫,郦文昭的胸口就不断的热了起来。

    不管今夜的战况到底如何,能见到南朝的这么多好儿郎,能和这些人在这里并肩而战,便是值得,便是让他热血澎湃!

    毕竟是深入敌境,北魏这些军队虽然在整体战局之中占据主动,但在军情传递方面却未必比南朝军队更为通畅,对于一些小股的敌人,他们并不能做到无一遗漏。

    这支刚刚才从混乱中缓过一口气的北魏军队的所有将领,也并无一人知道此时这些战马上的骑者是谁。

    那名北魏老将面色冷漠的一声厉啸,他丝毫未顾忌那名悍勇无比的近侍的生死,决然的往后方人群之中退去。

    他的飞剑也根本不想和那具真元重铠内的南朝修行者纠缠,绕出一条诡异的弧线,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密密麻麻的北魏军士蜂拥而至,顿时如潮水一般将他的身影淹没。

    脱离了南朝那柄飞剑的纠缠,这名北魏老将弯着腰急剧的往军队最后方穿梭。

    这支军队最强悍的力量此刻都聚集在这阵前,最后方的依旧是些箭军和军中一些非主战人员。

    他必须设法将那些战马上的人拦住,否则这支魏军的死伤必定非常惨重。

    听着狂暴的马蹄声,先前已经被那批盐贩子冲击过一次的北魏军士却是相对镇定了许多,那些箭手第一时间拉起弓弦,对准那些骑者,就等着狂奔的战马出现在他们手中弓箭的射程之内。

    有箭鸣声骤然响起。

    嗤的一声裂响。

    夜色如同被化开了一道口子。

    然而这道箭鸣声却来自马上的骑者。

    咄!

    一名北魏箭师胸口的皮甲骤然一声沉闷震响,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重重栽倒,一蓬血雾从他的胸口迸射出来。

    一股凛冽的寒意同时在周遭其余北魏军士的心中涌起。

    那战马上的骑者之中,显然也有箭师,而且是不弱的修行者,手持着的也是不同寻常的强弓,否则绝不可能在接近他们一倍射程的地方如此射杀他们的同僚!

    咄!

    又一声同样的死亡闷响给了他们更为确定的讯息。

    那名骑者在座下马匹狂奔时又射了一箭,再中一名北魏箭师!

    北魏老将急速的穿梭着,他此时身影如同鬼魅,丝毫不亚于之前全速冲阵的郦文昭。

    狂风扑面,他的眼睛眯起,此时他已经隐约看清,那施射的南朝箭师,竟然只是一名娇小的少女,而她身侧的马匹上,全部都是些在他眼中稚气未退的年轻人。

    其中的一些人,甚至连骑术都不精湛,看着他们骑马颠簸的姿势,若是寻常军士如此,第二天恐怕腰都会断了似的,根本直不起身来,然而这些人却不会,因为这些人都是修行者。

    这名北魏老将只是看着这些人肌肤的光泽,看着他们眼中的神光,就可以确定,不管这些人的修为到底如何,但他们都是修行者。

    这支北魏军队之中有人也敏锐的注意到了此点,那人比他更为决绝,一声咆哮般的军令声马上响起。

    这名北魏老将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他知道这是很正确的军令,但似乎年纪越大,有时便越会心软,越容易犹豫和感到悲伤。

    所有准备施射的箭师全部收了弓箭,哪怕那些已经拉开了弓弦的箭师都迅速的转身,尽可能的往这支魏军纵深处跑去。

    与此同时,一些只是身穿轻甲的步军,却是冲了出去,迎向狂奔而来的战马。

    这支北魏军中顿时有人大声放歌,起初只有数十人在唱,但悲壮的歌声响起,便是几乎所有的北魏军士都唱了起来。

    这些冲上去的轻甲步军除了手中的长刀之外,什么多余的负重都没有带,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即便携带更多的武器,也不可能对那些人造成威胁。

    在这样的战斗里,他们这些人冲上去便是赴死,便只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消耗这些修行者们的真元。

    城墙上南朝军队一阵紧似一阵的呐喊声都被这歌声几乎淹没。

    在这样悲壮莫名的歌声里,就连狂笑着的丁尝都是心中大震。

    他心中荡漾起异样的意味,他知道南朝像自己一样带种的不少,但北魏的军队,这些曾经被南朝人看不起的北魏蛮子,却同样如此。

    十余名冲在最前的北魏军士手捂着咽喉,接连无力的倒地。

    他们的咽喉上,都插着带血的羽箭。

    只是收割生命最快的,却并非是那名施箭的少女。

    她身旁的一名年轻男子身下的马匹已经力尽,在这匹马往前冲倒,砸出大片尘浪的刹那,这名年轻男子从马背上飞掠了出来。他的身前,瞬间出现大片的流光。

    那些流光如同红色的流萤,飞扑在他身前那些北魏军士的身上。

    这些在悲壮的歌声里冲来的北魏军士瞬间无声的倒下了一片,不再站起。

    不知是悲伤还是因为那些血光的映照,直起身来的这名北魏老将眼睛一片红通通,他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这种喝问很老套,但战场上却很容易响起这样的喝声。

    双方都很清楚这样喝声代表的意义。

    即便今天杀不了你,我都将记住你的名字,将会永远将你视为仇人。

    齐珠玑抬手。

    他收回了一些乱红萤。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出现在这样的大战战场之上,也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魏人的面报自己的名号。

    这个名号出口,便会伴随着他一生。

    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鼓动真元,厉声喝道:“铁策军,齐珠玑!”

    他身旁的萧素心收起了弓箭。

    距离太近,弓箭对于杀戮便没有太大意义。

    此时她本不必自报家门,然而她却是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呼出,将自己被血腥充斥的难受之感和一丝隐隐的恐惧全部从胸肺之中吐出去,“铁策军,萧素心!”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