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三百十八章 不罢手

第三百十八章 不罢手

    咔嚓一声轻响。

    这柄长枪和金鹏重铠脱离。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一声怒吼,在任何时候,身穿这样的重铠而被对方不断空手夺去身上的兵器,绝对是耻辱。

    他体内的真元疯狂的喷涌而出,整具重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身,跳了起来。

    他的右手还抓着林意那一对手镯,在这转身的刹那,重铠内里发出了一声轰鸣,就像是一个大浪拍出。

    他抓着这对手镯,朝着林意当头砸了过去。

    这是一个意外。

    林意没有想到他在这种情形之下,竟然硬生生拼着大量真元的消耗而顷刻间发动了这样的反击。

    没有任何的犹豫,林意双手死死的抓住这柄还未展开的破城枪,朝着破空而至的拳头砸了过去。

    此时他已经来不及闪避,他已经做好了被往后一拳击飞出去的打算。

    他的肉身力量应该无法硬抗此时这具重铠迸发出来的力量,他可能会受伤。

    然而也就在此时,厉末笑的手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来不及闪避,但厉末笑来得及。

    在他朝着金鹏重铠扑去,双手落向那柄长枪时,厉末笑便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身影已经如鬼魅般掠向他的身后。

    厉末笑的手落在了他身后的衣领上。

    就像大人提着小孩子一样提住了林意,然后发力。

    隆隆的声音在空中接连响起。

    一拳落在空处,却依旧发出连续不断的轰鸣。

    林意的这一砸也落空,听着这样的声音,他面色有些微微发白,心有余悸。

    厉末笑并未停步,提着林意顷刻间再退数步,然后轻轻咳嗽起来,咳出些血来。

    方才他飞剑被击溃,体内真元冲击已经受了些内伤,现在连续强行发力,伤势便更重了些。

    只是两人之间这样的联手却堪称完美。

    林意转头看着他,看着他咳血的样子,莫名的想到了眉山之中的元燕。

    “你歇着,接下来交给我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厉末笑轻声说了这一句,然后转身。

    金鹏重铠没有追击。

    不是不想,实是不能。

    内里的修行者原本在身形不稳时强用真元反击,此时一拳落空,体内真元激荡之下他再强行稳住身影,身上的这句重铠,在他的感知里,便真的是沉重如山的束缚。

    他自己的情绪也有问题。

    看着平静转过身来的林意,他明白这些年轻的修行者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远非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

    铮的一声轻鸣。

    破城枪在林意手中甩开。

    原本金色折尺一样的破城枪骤然变得威武而具有震慑力。

    白月露眉梢微挑,她看着林意的这个动作,便明白林意应该对这金鹏重铠十分了解。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已经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看着林意展开这柄长枪,他还是忍不住微微的一顿。

    金鹏重铠配备五种武器,但是其中用于近战的长刀和用于攻击更远一些的敌人的长枪却都已经被林意夺了去。

    此时那柄长刀也落在距离林意不远处的泥泞里。

    他此时竟是有些无兵器可用的感觉。

    在下一个刹那,他收起了伞盾,反手将身后两柄飞斧摘下,拿在手中。

    有笑声响了起来。

    此时依旧是生死厮杀,这具金鹏重铠表现出来的杀气已经令所有人觉察到了他的意图,然而看着这具重铠的尴尬样子,看着只能将两柄原本用于抛飞的飞斧拿在手中当兵器用,王平央还是忍不住第一个笑了起来。

    不知为何,从战斗开始时,他就觉得林意能够胜出,而此时,当这具金鹏重铠两件兵器都连续被夺,身后那两道长翅都被斩下一半,他便越来越觉得这具金鹏重铠的下场将会很凄惨。

    沈鲲也笑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那名僧人,戏谑道:“大和尚…你们在庙里多读读经书,多让人信佛,便可以了,何必出来打打杀杀。”

    僧人并未发怒,只是眉头微锁,道:“佛门也讲究金刚伏魔,光讲道理,也未必有人听。”

    “可是你们一开始就讲道理。”

    齐珠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此时也已经和王平央一样的感觉,他放松下来,转过身来看着这名僧人,冷笑道:“你们一开始何曾想和我们讲道理?剑阁和你们有仇,但林意和铁策军和你们有仇?你们来时想过和我们商量?你们来前便是想将我们打服,或者直接将林意杀死。”

    僧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他也依旧没有发怒,只是摇了摇头,道:“只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

    不管齐珠玑自己承不承认,但他实际和林意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譬如在南天院,他的那些同窗,其中有许多都是趋炎附势,遇到越是强横的人,便越是畏惧,然后往往便是设法讨好接近,但他和林意都是一样,越是看着对方强横武力,便越是不服气,便越是想和对方斗一斗。

    唯一不同的是,他家中现在比林意有势力,而且他的说话也比林意更加尖酸刻薄。

    只是听着僧人的这一句话,齐珠玑还是很干脆的闭了嘴。

    对方认了,而且不想斗嘴,这便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但让他直接闭嘴的真正原因,却在于林意。

    他看出林意根本就不想停手。

    哪怕此时这名僧人认错,或者那名重铠内的修行者认错,林意也不会就此罢手。

    …….

    枪有些太长,但林意很满意。

    因为这柄枪的重量远超那柄金色长刀,也远超他那根经常使用的狼牙棍。

    他一直都嫌自己的兵器太轻。

    尤其是方才用那两柄剑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拿两根小竹竿一样,但现在这柄枪让他觉得微沉。

    这种手感,便很好。

    “真元重铠从不是无敌的,前朝有本笔记叫做草堂杂谈,里面便列举了无数真元重铠的弱点。”林意看着前方的这具金鹏重铠,认真的说了这一句,然后便一声轻啸,用力挥枪,直接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他的确不肯就此罢手。

    即便他此时表现得再为有礼,对方也不会就此放过剑阁。

    而且此时厉末笑已经伤了,那对方便也要受了伤再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