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恨悠悠几时休 >记不记起,可由不得你(1/1)

记不记起,可由不得你(1/1)

冥殿

孟梨让歆欢先回了孟婆殿,自己迈步走进了冥殿。

“孟梨见过冥王殿下。”孟梨弯腰拱手行礼,说罢也不等寒祺免礼,自己主动的坐在了下首的座位上。

寒祺不禁失笑:“你倒是自觉。”

孟梨挑了挑眉,笑笑,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道:“茶不错啊!这九重天上唯一一棵桂花树九百年一开的桂花,就被你拿来泡茶了?司缘要是知道你这么糟蹋他的桂花,能从天界追杀你至这冥界来。”

寒祺也抿了口茶,反问道:“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

孟梨喝茶的动作顿了顿,心底浮现一丝疑惑:喜桂花茶,是她还在九重天时的小癖好,说来当时为了这事没少求司缘仙君。可她不记得告诉过寒祺啊?而且这茶的制作定然费了不少功夫,连火候都刚刚好,刚刚好符合她的口味,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看孟梨半掩眸色,不知在想些什么,寒祺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暴露了,赶忙道:“不是吗?上次去天界司缘仙君告诉我你喜欢他的桂花茶,特地让我带些给你,今天叫你来便是为了将这茶给你……”

寒祺不知道这多一句的解释恰恰暴露了他,有着月老之称的司缘仙君平日里最爱的花自然是花中月老——桂花了。又怎会将桂花做成茶?而且,孟梨掂量了一下寒祺刚刚递过来的茶的重量,勾了勾唇,倒还不少啊!要知道孟梨自己以前向司缘仙君讨要这桂花都不免碰壁,甚至要大出血,拿不少好东西才能换来一点,这柴道煌(司缘)对寒祺倒是大方,呵……

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的寒祺还在感叹司缘的“好心”,丝毫没有注意到孟梨愈发幽深且若有所思的神色。

拿了茶,孟梨起身向寒祺告辞:“多谢冥王殿下的茶,但时候不早了,孟梨就不打扰冥王殿下了……”

话还没说完,寒祺就打断了她:“不急。”又意有所指地说:“我听闻孟梨你好像忘了不少东西啊?”

孟梨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寒祺又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忘了什么吗?”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循循善诱。

孟梨何尝不想记起,她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刚下界时,莫名的就认识了黑白无常,日夜游神,好像跟他们还很熟悉的样子。而且他们对她的态度,总是,很莫名。这种大家都知道,独独自己被埋在鼓里的滋味并不好受。

可听着寒祺的话,直觉告诉孟梨要否定寒祺的话,当然她也这么做了。孟梨压下自己心中的一丝冲动,道:“并不,我向来遵从因果,忘记必有因,不见得是坏事。”

寒祺听了这话,好似想到了什么,眸中一缕流光闪过,至于想到了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可眼底泄露出的一丝惊慌与无措还是暴露了他的情绪。

看着孟梨没在说什么,只是行了礼准备离开,寒祺终是没忍住微微动了动手指,刚要走出门的孟梨像是被什么击中,缓缓向后倒下,落在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是寒祺。

寒祺抚过孟梨眉心的曼珠沙华,眼底闪过些许偏执,轻笑喃喃道:“记不记起,可由不得你……”

重磅推荐: 他说她是丁香花 魔女丹修 总裁大大小白妻 偏偏误 逆时空遇见 人鱼的部屋 时与深情待 惜日忆憾 扶袖 我要的2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