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恨悠悠几时休 >梓熙 归魇 歆欢(1/1)

梓熙 归魇 歆欢(1/1)

不同于孟梨的红衣,眼前的少女一袭白衣出尘,水灵灵的杏眸里盛满了不解问:“你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孟梨眸中划过一丝怅然,随后又笑笑道:“我是孟梨,守这奈何桥的孟婆,你可以叫我梨姐姐。至于你的名字,能登上这奈何桥的,除了我和冥王,便只有你——天地间仅剩的天地之子,梓熙。”

“那,梨姐姐,人界常说:奈何桥边有一处孟婆庄,每个人死后都会到这里喝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转世投胎。可是真的?”

“自然是假的,你看这儿哪有什么孟婆汤?不过是世人以讹传讹罢了。”孟梨好笑道。

“那他们的记忆……”梓熙不解。

孟梨挺直了身子,不再靠在奈何桥上,望向一望无际的彼岸花:“看那些花儿,是不是很漂亮?”

梓熙点了点头,疑惑的望向了孟梨。

孟梨没有回头,风吹来,那一片红色摇曳起来,像波浪般起起伏伏,映在孟梨漂亮的眸子中似是红色的波光流动。一道声音顺着风飘进了梓熙的耳朵里:“那就是他们的记忆啊……”

“你知道忘川的水都是哪来的吗?”孟梨回过头来问。

梓熙摇了摇头。

孟梨又看向忘川,道:“这是三界所有的泪水,有人,鬼,甚至是神的泪水。”

“当他们坠入忘川时,他们的泪水会带走他们的情感,当他们从这奈何桥下经过时,奈何桥会抹去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忘记一切,重新转世。”

梓熙点点头,又问道:“梨姐姐,你在这里多久了?”

“守着这奈何桥么?唔……忘记了。”

看着孟梨,梓熙脑海中突然画过了什么,脱口而出:“姐姐为什么总是穿一袭红衣呢?”

为什么要用“总是”这个词,梓熙心中也不解,她总觉得虽然是第一次见孟梨,但好像跟她认识了很久。

孟梨并没有意识到不对,她认真的看了看自己的红裙,微微皱眉道:“也忘记了。”

见梓熙面露疑惑,孟梨无奈道:“或许……是太久了吧。”

“鸢儿!熙儿!”这时,奈何桥下传来一道声音。

孟梨和梓熙转头,瞧见一个身着绛紫色衣袍的男子,发丝以墨玉半挽,狭长的凤眸与孟梨如出一辙,细看,竟与孟梨有六七分像。

孟梨和梓熙下了奈何桥。

“王兄?你怎么会在……是了,有梓熙在,你必然在的。”孟梨道。

“归魇?你去哪了?刚来冥界你就不见了!我在这根本不认识路!”梓熙问道。

“冥王找我有些事,走的急,抱歉。”归魇解释道。

归魇又看向孟梨:“鸢儿,我给你带来了这个。”说着空中传来了一声凤鸣,一只浑身浴火的凤凰飞来,凤冠似一束小火苗燃着,羽毛和凤尾则熊熊燃烧着,让人不敢靠近,又忍不住臣服。

“这是,歆欢?”孟梨惊喜道。

归魇笑笑,点点头。

歆欢,就是那只凤凰,在她们上空盘旋了一圈,化成小鸟儿大小落在了孟梨的左肩,用小脑袋亲昵地蹭了蹭孟梨的脸颊。

“谢谢王兄!”孟梨开心的笑道。

“不必谢我,是父皇松口它才能来。对了,冥王让我代为传信,让你去冥殿一趟。”

“那王兄我先走了。”

“嗯。”

孟梨便站在了已经变大了的歆欢背上,向冥殿飞去。

归魇看到梓熙目瞪口呆的样子,好笑道:“怎么?被惊到了?”

梓熙回过神来,咽了咽口水道:“那是,凤凰歆欢??它不是号称是凤凰中最高傲的那位吗?怎么会……那么……谄媚?而且刚刚你叫梨姐姐鸢儿,梨姐姐叫你,王兄?”

归魇叹了口气,缓缓道来:“鸢儿,也就是孟梨,原是九重天神帝之女,我的皇妹,名为离鸢,掌管风,被人界奉为风神。当初她私自下界,父皇便扣了她的爱宠,便是歆欢……所以,歆欢只是回到了主人身边,自然是高兴的。”

另一边的冥殿内殿,冥王寒祺手拂过水月镜,上面孟梨的身影消失不见,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忘记了吗?我不介意帮你回忆回忆呢!梨儿。”

说罢,起身的瞬间身影便消失不见,唯留床头的一株曼珠沙华开的正艳……

重磅推荐: 他说她是丁香花 魔女丹修 总裁大大小白妻 偏偏误 逆时空遇见 人鱼的部屋 时与深情待 惜日忆憾 扶袖 我要的2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