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八十三章 胜者的道理(1/2)

第一千八十三章 胜者的道理(1/2)

    殷篱歌想当然的就要退。

    任何正常的修行者在战斗中都会下意识的避免剧烈的力量冲撞,哪怕自己的力量能够超越对方,但是巨山和巨山般的力量冲撞,也同样会消耗获胜者惊人数量的真元,甚至也可以让获胜者都付出惨重的代价,就如两架疾驰中的马车相撞,两辆马车都不可能完好无损。

    哪怕是承天境的修行者御使飞剑和对方飞敌,也大多会避其锋芒而反击。

    只要能让对方的真元消耗更剧烈一些,在接下来的反击之中,自然会有优势。

    她要退。

    她要避开林意的这一击。

    林意一拳就破去了她的“大势至”,却并未破去她体内的真元,所以她的脚下有无数的清风涌起,她的整个人往后方已经不复存在的竹林退去。

    然而她没有退成。

    她感到了惊人的热力,就像是前方林意的气血都真正的燃烧了起来。

    她的体内却生出凛冽的寒意,令她有种头皮发炸的感觉。

    她脚下涌起的真元和真元引动的风流在不断的溃散,让她的身体显得无比的沉重。

    因为林意的拳头前方,涌起了无数红意。

    在她的感知里出现了无数细微的红线,每一条细小的红线都像是一道蕴含着星辰元气和浓厚丹汞气息的剑元,每一道剑元,都像是破坏真元的恶魔。

    巨山之外,还有巨山。

    这是林意的大势。

    她无法退去,但她毕竟和她所说的一样,她并非是寻常的修行者。

    无法避开锋芒,无法避开疾驰而来的马车,她便也只能化为一架更为沉重的疾驰马车。

    她的气海深处泛出一种本命法器的气息。

    在她的感知里,那是一颗金色法印。

    这颗金色的法印无比稳定的释放着本命气机,但她气海之中流向经络的真元,却是奇异的旋转起来。

    嗤!

    她的右手中指和食指之间出现了一颗米粒大小的金色法印。

    这颗金色法印由她体内流淌出来的真元和本命气息凝聚而成,却在她的指尖剧烈的旋转起来。

    林意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他此时对于这个世间之外的星辰元气有敏锐的感触,他感觉到了一种很陌生的星辰元气的味道,这种星辰元气混杂在对方的本命元气之中,也就是说,此时对方真元之中纠缠的这种星辰元气来自于对方的本命法器。

    在这种星辰元气的纠缠下,对方的真元似乎已经和寻常修行者的真元有了本质的区别,散发着一种咄咄逼人的不可磨灭的味道。

    他的丹汞此时弥漫在他身前每一处,然而同样混杂着星辰元气的丹汞却无法磨灭对方此时体内涌出的真元,这意味着他无法破去对方此时施展出来的真元手段。

    但他不准备收拳,他也不准备做任何的改变。

    因为这种近乎蛮横无理的两败俱伤式的打法,本来就是他的风格。

    他的拳头依旧砸向殷篱歌的身体离她最近处。

    此时他跃起在空中,他的身体朝着前方倾去,殷篱歌的身体微微后仰,抬头看着他,他的拳头最近处,就是她的额头。

    他的拳头,便砸向她的额头。

    殷篱歌并指为剑,原本已经朝着林意的心脉处刺了过去。她指间那颗金色的法印剧烈的旋转着,周围出现了更多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大的奇妙金色漩涡。

    但感知到林意的拳头根本不改来势,她心中生出更多无奈和荒谬的感受,她的手指便朝着林意的手腕刺去。

    喀嚓一声。

    她的手指指骨就像是干透了的竹枝一样轻易的折断了。

    这一声清脆的骨折声被接下来一声恐怖的震鸣声遮掩。

    她和林意的周围并没有出现恐怖的气流,而是出现了一些奇异的晶纹,她和林意的身体之间流散出的元气,被两个人强大的力量压缩至难以想象的地步。

    她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是连脂粉都遮掩不住的那种苍白。

    她感到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她的杀意,在此之前已经迸发了出去。

    那颗米粒大小的金色法印蕴含的力量,就像是一柄无比锋锐的道剑,在她的手指折断的刹那,便和她的身体脱离,沿着对方的手臂经络,直刺心脉!

    噗!

    她甚至清晰的听到了林意心脉被洞穿的声音。

    但与此同时,林意的拳头也落了下来,落在了她的额头。

    她的额头上泛出无数点金色的光屑。

    她的整个脸和整个身体都急剧的被金色的光屑布满,变成金色。

    她别无选择。

第一千八十三章 胜者的道理(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