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七十九章 西边的夏(1/2)

第一千七十九章 西边的夏(1/2)

    第一千七十九章西边的夏

    林望北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建康城里任何一名皇庭供奉都不会再是井底之蛙。

    在这条船上按照他的想法升腾起前朝他所统御的军队的求救信号时,在极为遥远的吐谷浑,掌控着数十万大军的阿柴谆正凝立在风雪之中,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在过去的月余时间里,夏巴萤对于党项的统治已经十分稳固,事实上让阿柴谆嫉妒和有时候感到可笑的是,有时候和能力和付出相比,运气和时机却反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林意的到来加速了夏巴萤一统党项的进程,但夏巴萤立朝为“夏”,她之所以能够如此迅速的稳固她建立的王朝,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南朝和北魏根本没有力量来管党项和吐谷浑的事情。

    南朝被魔宗搅得一团糟,君臣不和,边军自己能够保证粮草已经不易,更不用说南朝那些州郡都人心惶惶。

    至于北魏,似乎更糟。

    先前魔宗叛逃,许多北魏军队也随着他叛逃到了南朝,北魏的边境线的驻防原本就已经残缺不全,更不用说魔宗被幽帝后人控制,再杀回了一道。

    如此情形之下,别说是夏巴萤只在党项和吐谷浑巩固她的王朝,就算是出兵进入南朝和北魏,南朝和北魏也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平定这西部边境。

    所以在过去的月余时间里,即便是南朝那些自大的文人,似乎也已经默然承认了这西边崛起的王朝。

    南朝、北魏之外,他们都甚至已经用西夏来形容夏巴萤的这个新兴的王朝。

    在以往的历史书里,一个新兴的王朝要得到其余王朝,尤其是南朝这种文人的默然认可,都是要付出战争的代价。

    一场战争让这些已经存在的中土王朝发现这个新兴的王朝和自己也是实力相差无几,便不得不认可。

    但夏巴萤的这个王朝却是例外。

    她的时机得天独厚。

    和之前约定的一样,夏巴萤在建立了自己的王朝之后,她保证了阿柴谆一定的利益,现在的吐谷浑已经很自然的纳入她的王朝版图,但令阿柴谆自己都不太能够理解的是,她并没有太过插手吐谷浑的统治。

    和之前相比,现在的阿柴谆在吐谷浑甚至有着更多的实际控制权。

    关键在于,灵冰那件事已经令他足够警醒,他知道夏巴萤绝对不信任自己。

    所以他想不明白。

    他很多事情都会沉思其中的原因,此时在风雪之中等待着某个人到来时,他也忍不住在想这件事情。

    风雪渐盛。

    此时魔宗所在的星洲一带的海域之中温暖如春,但此地却依旧隆冬酷寒。

    他和数千骑军虽然停顿驻扎之地是一片避风的山坡,但雪花不断飘落下来,却将他和这些骑军的衣盔都彻底染成了白色。

    他想得有些入神,以至于风雪之中传来示警的箭鸣,他才醒觉视线前方那条被风雪覆盖的山崖边缘的小道上,出现了三名骑者。

    看着这三道显得有些孤单的三道身影,他的眉头缓缓的蹙了起来。

    山崖峭壁上的羊肠小道原本就崎岖危险,即便是那些经常往返于这种道路上的马帮也会对这种道路保持着足够的敬畏,在冰雪隆冬时,他们根本不会再做行走的尝试。

    然而这三名骑者在风雪之中行来,姿态却似乎十分悠闲。

    盏茶的时间过后,这三名骑者来到了他所在的山坡下方,然后这三名骑者弃马步行,朝着他走来。

    这三名骑者身穿着普通的黑色棉袍,带着竹笠,一时甚至看不到面目。

    在气势营造这种事情上,军队绝对要比寻常的修行者强出太多,阿柴谆没有兴趣也不想浪费时间来让对方体现出更多的气势。他远远的便微讽道:“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大可快一些。”

    “有些人不值得等,有些人却值得。”这三名戴着竹笠的来者之中,一人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当然是值得将军等的那种。”

    说完这句,这人似乎也不想让阿柴谆生出更多不快的情绪,他抬起了头,扶了扶头上戴着的竹笠,露出了自己的大半张脸。

    他的五官明明很英俊,胡子都用刀刮得很干净,论长相,他放在建康城里也绝对是个美男子,然而便是一种桀骜不驯的狂野神色,却让他偏偏显得极为粗犷。

    这种人,似乎只有在那种|马贼都经常会去的酒铺里才会出现,而且一言不合拔刀就砍的人里面,绝对会有他一个。

    他只是露出了大半张脸,但阿柴谆身后静立着的许多人却都些微的变了些脸色。

    他们认得这个人。

    事实上,他们在很多军报和很多悬赏令中见了这个人多年,过往足有二十年,北魏都很想要这个人的人头,因为无论是流往吐谷浑还是党项,甚至流往南朝的很多军械、炼器材料,甚至是宝贵的重铠制造机密图纸,很多都是通过这个人的手流出来。

    “我没想到是你。”

第一千七十九章 西边的夏(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