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七十八章 井底之蛙(1/2)

第一千七十八章 井底之蛙(1/2)

    在两座尖塔上方的海面上,那些站立在小船上的黑衣祭司根本感知不到星辰元气的偏移,更感觉不到发生在中土大陆海港边缘的这场战斗。

    他们只是震惊和惶恐的看到海面上的波浪更大了一些,但那两座尖塔上方的漩涡却是消失不见了。

    他们每个人都在内心之中渴望魔宗被这片海域吞噬,然而在下一刹那,他们却听到海水之中发出了奇异的响声,原本温暖的海面上,出现了很多晶莹的冰片。

    冰片极薄,随着波浪的起伏不断的破裂。

    微蓝色的海水的色泽缓缓的变深,一道身影分开海水,出现在海面上。

    在下一刹那,这片海域之中除了牧羊女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惊悸不安的跪伏了下去。

    还是那个无比强大但身上却并没有多少真元气息波动的男子,然而此时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来自幽冥般的可怕气息。

    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只要这名男子一个动念,不只是他们,这片海域之中所有的生灵全部会被杀死,被冻成齑粉。

    这种可怕的气息来自男子手中提着的那柄剑。

    他们甚至都不敢抬起头看那柄剑,因为那柄剑给他们的感觉里,就像是一片无比冰寒的幽冥魔渊,似乎只要他们看一眼那柄剑,他们的整个神魂都会被牵扯进去。

    牧羊女也感到这柄剑异常强大,只是就和她并不觉得魔宗可怕一样,这样的一柄剑落在魔宗的手中,她只是替魔宗感到高兴,在她看来,若是魔宗回到中土必定要面对那些她无法想象的强大修行者的挑战,那得到这柄剑,就会让魔宗胜算大增。

    她和所有那些星洲圣殿祭司感知不到远处的气机,但魔宗可以。

    魔宗望向沈念和高欢战斗的方向,若有所思。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神情很淡然,但对于极为了解他的牧羊女而言,却很清楚在她所不能感知的远方有不凡的事情发生,而且似乎对魔宗并不利。

    “我行险追杀的那个人并没有死。”

    魔宗动步,从海面上走来,走到她的身侧,他没有隐瞒什么,平静的说道:“有人和他交手,而且那人也很强大。”

    牧羊女沉默下来。

    但在几个呼吸之后,她还是笑了笑,说道:“所以其实你必须很快离开?”

    “其实无论是我追杀的那个人,还是方才和他交手的那名修行者,对于现在的我并没有多少威胁,但在将来,却不一定。”魔宗点了点头,道:“尤其若是我追杀的那个人落到比他强大的人手中,那恐怕很快就能够成为我的大敌。”

    牧羊女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的眉眼:“所以你还是想确定的问我一次?”

    魔宗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牧羊女竟能够将他的心看得如此透彻。

    “我的确还想问你一次。”

    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不知为何,我虽然每次都能在极度危险的情形之下起死回生,变得更为强大,但却也往往有更强大的对手在等着我,所以每次我离开某地的时候,我总是有种很难再回来的感觉。”

    “所以我的回答不会改变。”

    牧羊女看着他,慢慢的说道:“有时候一个人不回到某个地方,是因为那个地方没有再怎么值得他回去的人或是事,如果我可以值得你在意,那我还是希望留在那里。”

    “你说的或许是对的。”

    魔宗点了点头,他转过去头去,不再多说什么。

    他这一生根本就没有在意别人的感受,若非他伤重得连动都不能动,硬生生将他的脚步拖慢下来,他或许根本也不会产生孤独的感受。

第一千七十八章 井底之蛙(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