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七十七章 将军的经验(1/2)

第一千七十七章 将军的经验(1/2)

    他比林望北等人的修为高出很多,林望北等人无法确定他到底到了何等的境界,但他能够确定林望北等人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在他看来,林望北等人在他一个心念动间就会死去。

    然而林望北等人并未死去。

    因为他带着他杀意的力量并没有能够顺从他的心念出现在林望北等人的身体里。

    就和今日里因为那具铁棺开启而导致偏移的众多星光一样,他的真元以及真元引导的元气,都在此刻发生了偏移。

    他的真元和真元引导的元气,就像是一抹星辉被硬生生的拖曳进了一片星海,瞬间引爆了其中许多黯淡的星辰。

    轰的一声。

    这条船的吃水骤重,船身猛然往下压去。

    沈念痛苦的一声嚎叫,高欢的真元和引聚的元气,被他强行纳入了自己的经络之中,即便他的浑身经络和窍位无限宽广,就像是真正的星空,然而这种良莠不分般的强行接纳加上他体内已经干涸太久,他身体的经络之中,也就像有无数真正的星火滚动,在他的经络之中形成了无数条流动的火线,他的脸上也瞬间被逼出无数条红意!

    然而接着这一声痛苦的嚎叫,他似乎将这些时日的委屈和痛苦也全部发泄了出来,借着对方这一瞬间真元的入体,他的体内汲取了一部分真元的刹那,他强行在对方和自己之间,再次建立了通道!

    在寻常人数分之一呼吸的时间里,一名强大的修行者便已经完成很多的事情。

    然而随着沈念这一声痛苦的嚎叫,当船沿边的浪花往上溅开,当那些船工都发出骇然的尖叫声时,高欢都没有能够做成什么事情。

    或者更为准确的说,他体内的真元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然而却并没有起到正确作用。

    他的境界在迅速的跌落。

    他根本没有想到,沈念竟然能够用这样的方式,强行打开了和他之间已经断绝很久的通道。

    就在这打通的一刹那,他体内的真元朝着这条通道倾泻而去。

    他体内的真元瞬间做出了反应,想要将这股力量隔绝,然而他的真元扑涌上去,然而让他的真元流动得更快,让他的境界跌落得更快!

    ……

    他在这一瞬间处于停滞,但林望北和他身边的这数名部将并没有处于停滞。

    在沈念痛苦的嚎叫声中,数道凄厉的破空声同时响起,数道剑光就像是真正奔行的雷电,带着玉石俱焚的气息同时冲向高欢的身体。

    这数道剑光带着恐怖的冲击力,相互之间剑气激荡,甚至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气团。

    高欢也发出了一声怒吼。

    他此时还来不及应付自己和沈念之间的通道,他阻止不了自己体内真元的不断流出,不断被沈念吞噬,但他必须先行阻止这几道暴戾的飞剑。

    他的眼瞳之中出现了一个幽暗的光圈,在这几道飞剑距离他的身体还有数尺之遥时,这几道飞剑蓦然被某种诡异的力量侵入进去,不受控制的互相斩击在一起!

    当!当!当!当!

    金铁震鸣之间,他的右手两指艰难的伸了出去。

    他这右手点向沈念所在的方位,但他体内的真元却并未朝着沈念冲去,而是凝成了两股,也像是两柄大剑猛烈的冲撞在一起。

    噗!

    他喷出了一口血雾。

    沈念也喷出了一口血雾。

    林望北和他的数名部将也同时喷出了一口血雾。

    接着便是猛烈的撞击声和硬木的碎裂声。

    高欢的身体倾斜着往后震飞出去,他的身体撞碎了船舷,朝着海面坠去。

    沈念和林望北等人的身体也同时往后震飞出去,他们的身体撞碎了身后的船舱,就像是铁犁犁田一般,在船上犁出了深深的沟壑。

    所有的船工骇然的朝着角落蜷缩而去,船边激浪的水花溅射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身体里除了恐惧之外,再没有其它情绪。

    沈念坠在一片碎木之中。

    数片尖锐的碎木就像是匕首一般刺在了他背后的血肉之中。

    他被撞击得有些无法呼吸,痛苦的咳嗽着,咳出喉咙之中的血沫。

    他此时很清楚方才自己强行利用对方的真元时,魔宗或许也已经能够感知到了他的气机,但他此时并不恐惧,魔宗距离他太过遥远,他现在所要考虑的事情,只是从高欢的手中逃脱,或者将高欢杀死。

    他真的很欠缺战斗经验,也很少经历这种肉体的痛苦,但当骄傲和勇气终于回归他的身体,他便不再是那个颓废和怯弱的少年,而是一名可怕的修行者。

    他的身体骤然大放光明,就像是一颗真正的星辰般大放光明!

    呜!

    一道阴影突然在光明之中出现,它原本已经十分接近沈念的身体,但它的真正影迹和杀意,却在沈念身上光明亮起的刹那才被逼出来。

    它周围数丈的空间之中发出一声难听的啸鸣,接着它的力量无法再和沈念身周的力量抗衡,瞬间又被往后弹飞出去。

    ……

    高欢在海面上站了起来。

    那道倒飞的阴影从他的头顶飞过,只是一块寻常的碎木。

    他并不是容易被击倒的人,相反,他恐怕是当年那些真正的天才修行者之中,性情最为坚韧的存在。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站出来反抗自己的命运,他也不会流浪在海上,一直寻觅捕获沈念的机会。

    他在海上站起,他的双手伸直还没有任何的动作,海水之中,船甲板之上,已经响起了数道凄厉的剑鸣声。

    林望北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几道剑光。

    他们相信有人能够夺取对方的飞剑,但根本从未想象过,有人竟然能够同时将跌落在不同处的数柄飞剑全部重新控制,然后贯以更为强大的力量。

    他们也难以想象,在一名修行者自身也遭受重创的同时,竟然还能连续不断的施展真元手段,根本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但也就在这时,他们的感知里出现了一种信号。

第一千七十七章 将军的经验(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