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七十六章 骄傲和幼稚(1/2)

第一千七十六章 骄傲和幼稚(1/2)

    第一千七十六章骄傲和幼稚

    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沈念,说道:“那要看你如何选择。”

    令人觉得无比诡异的是,他站在浮木上,看似行进的速度并未加快,但他和这条船的位置似乎已经骤然拉近了些。

    “我们已经身卷其中,看这人的意态,他并不想让任何人逃离。”

    林望北看着海上这人,对着身后那名部将摇了摇头,“以这人的修为,即便要逃,也很难逃得掉。”

    在他和跟随着他的这数名部将从建康离开,逃到海上时,贺兰黑云还未将幽帝后人的那些事情散布于天下,他对幽帝的后人和魔宗后来的事情没有什么了解,但海上这人修为太高,这种修为的人,就算和南天三圣存在距离,但似乎也远超任何神念境修行者。

    而且海上这人显然并非世间那些出名的强者其中之一。

    这样的人物称这名年轻人为主人,而他之前遭遇的敌人,似乎还要比海上这人更要强大。

    他此时虽然并不知晓沈念之前遭遇的敌人便是魔宗,但对于他而言,这是一团巨大的疑云,凌驾于寻常的人世间和修行者世界,这样的疑云,对于南朝,对于整个世间都似乎是巨大的威胁,比他辗转去边军还更为重要,他很想弄清楚其中究竟。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既然一直在你身边帮持你的那名修行者也已经死了,安排你一切事情的父亲也已经不在世间,那你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你自己。”

    他轻声的对着身前的沈念说道:“你必须要坚强一些。若是怯懦也是死,骄傲也是死,那在敌人面前,至少也要骄傲一些。”

    林望北和他的这些部将当然有着自己的骄傲。

    在战场上,即便肯定无法战胜的时候,那些骄傲的边军还是会死战到底。

    “谢谢。”

    这样的声音就像是那些错乱的星辰元气一样冲击着沈念的脑海,他觉得这样的声音对他是有用的,他再次真诚的致谢,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浮木上的那名男子,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相比此时的沈念,浮木上的这名男子显得更为骄傲。

    他虽然穿着极为普通的衣衫,但背负着双手,有种掌控四海般的气势。

    他的面容对于沈念而言也十分陌生,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沈念只熟悉他们的气息,熟悉他们的真元,但其中有很多人,沈念却从未见过。

    这名男子在很多年前便被认为死去,当年那僧人对沈念提及过他的名字,但相隔时间太远,沈念此时连他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你为什么不先问我,我为什么能够找到你的行迹,能够追到这里?”这名男子并未马上回答沈念的问题,而是淡淡的反问道。

    沈念镇定了些。

    他没有仔细去思索对方的这句话,此时在他脑海之中盘旋的,反而是林望北的那些话语。

    他想到了白衣僧人那临死前一击的决绝。

    他又想到了魔宗对自己发出那一击时的决绝。

    他有些羞愧。

    “为什么你能追到我这里?”

    他看着这名男子点了点头,如实道:“你叫什么名字?隔的时间太长,我连你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浮木上的男子倒是微微一怔,在这个问题上,他倒是似乎思索了片刻,然后才道,“你不怕这样显得太过轻慢,让我觉得有些近乎羞辱?”

    沈念也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我无法左右你的感受,而且从很多年前开始,你似乎已经不会被我左右。”

    浮木上的男子缓缓抬起头来,沈念的这句话似乎没有对他的心境造成任何的变化。

    只是他和这艘大船的距离,却似乎更为诡异的瞬间拉近,以至于船上普通的船工都可以轻易的看清了他眼角的皱纹。

    “我叫高欢。”

    这名男子看着大船上方天空之中的淡淡流云,他似乎在回忆,“很多年前,我还在北魏,突然有个人找到了我,欣赏我的天赋和才能,传给我凌驾于当时所有北魏宗门之上的功法,我当然心怀感激,但接下来的事情,却一直让我觉得异常羞辱,因为那名当时说欣赏我的天赋和才能的人,并没有说,我修行的功法修行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便会在修行之中,不断奉献真元给你。”

    沈念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并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获得的功法。”

    这名自称为高欢的男子有些感慨的笑了起来,道:“你那时当然不知道,在我获得功法的时候,你还只是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而在我开始给你奉献真元时,你还只是个刚刚接触修行不久的孩子,只是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我觉得羞辱?即便我不修行你们的功法,在北魏,我也注定是很多宗门争抢的对象,以我的天赋和努力,我也必定是北魏修为最高的人之一。然而像我这样的人,竟然给一名刚刚接触不久的孩子所奴役。”

    “我知道我无法左右你的想法,但我可以肯定,就算你天赋再如何不凡,就算得到当时北魏宗门之中最好功法的传承,你也不可能有今日这般强大。”沈念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高欢,“所以不是意外,而是你后来又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终于切断了和我的联系,但既然如此,按你的说法,你又得到了强大的修行功法,又不需要被我所奴役,那你为什么还如此不满?”

    林望北和他的数名部将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震惊。

    无论是沈念还是这名名叫高欢的男子,他们竟然说所有的北魏宗门之中最好的功法也不如高欢所修的功法,而高欢所修的功法,却必须源源不断给这名年轻人提供真元,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第一千七十六章 骄傲和幼稚(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