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六十四章 网中人(1/2)

第一千六十四章 网中人(1/2)

    第一千六十四章网中人

    “起网!”

    “你个畜生,你否长记性吗?你不要寻死!风一大,笼网刮你身上就砸死你。”

    晨光里,一艘大船上,十几名船工正在手忙脚乱的起网,其中一个船头一边检查着昨夜风浪之中损毁的物事,一边又让几个船工在清扫着卷刮到甲板上的杂物,同时他一眼扫见一个年轻的乌衣小子在那十几名起网的船工旁边晃来晃去,他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喉咙臭骂起来。

    这个船头叫做吴阿三,这艘大船是崂山港口出发的捕鱼船,但吴阿三最早却是舟山的渔头,是被和丰号早些年就请过来当了这艘船的船老大。

    和丰号在前朝就已经财力雄厚,有捕鱼船上百条,但这种龙骨大鱼船却是只有三条,当时崂山港口一带也并没有其余商号有这样的大船,所以这大船一成,和丰号就从舟山、钱塘一带遍寻有经验的船头,许以重金,当时吴阿三便是被重金请来的船头其中之一。

    吴阿三虽然到了和丰号多年,全家也早已搬迁到崂山港口,但平时说话起来,却还是舟山一带的口音。

    此时被他臭骂的乌衣小子叫做孙得鳟,是个木工,平时修缮手艺还算可以,只是太过年轻,终究有些不太安分,而且算上这次也只是第二次出海,难免会犯些禁忌。

    和丰号三条最大的大船,一条叫做满仓,一条叫做大获,一条就是吴阿三领头的这“鱼山”,按理而言,孙得鳟这种毛头小子根本不可能在吴阿三的手下做事,他至少也要在那种小鱼船上呆个两三年,海里的情形泡得差不多了,才有资格跟着这样的大船出海。

    每条船的鱼获不同,船工到了港口|交了鱼获之后,到手的钱财也不同。

    大船的鱼获惊人,这三条大船上的差事对于整个崂山一带都是肥差。

    而且大船在海上也平稳,即便偶遇风暴,有吴阿三这样的经验丰富且谨小慎微的船老大把控,也往往有惊无险,至于追逐鱼群的本事,那更不必说了。

    但偏偏孙得鳟生的好,他的三姐就是现在和丰号掌柜的二姨太,而且和丰号掌柜的原配夫人早年难产就去世了,他三姐现在便相当于是和丰号的女主人。

    有这样的出生,直接到他的船上历练,也不能算是高攀,反而像是下放来磨砺磨砺了。

    这般的大船上,有些大网沉重,尤其是那些入过海水又需要整修的大网,缠了些杂物,更是沉重,这些网需要晾干,往往用绞盘挂起,这种挂网下方除非是特定的几个船工,其余人员是不准在下方乱走的,海上时有那种无法预料的妖风,大风突然一起,船网和一些绳索甩动,别说把人直接打入海中,光是那船网和绳索抽打到人身上,一个不巧就直接立毙当场了。

    越是有经验的船老大这种事情就见得越多,别说是孙得鳟这种没有多少警惕心的毛头小伙,过去二十几年里,他手下就有三个得力的船工不巧死在这种事情之中。尤其是这种起网忙乱的时候,更容易出岔子。

    他是知道这年轻人根本没有看到这种大网起货,心中自然是好奇,一网上来,说不定无数没见过的新鲜物事,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在船上乱晃,越是靠近船舷起网处,就越有可能遭遇不测。

    在这种船上,吴阿三这种船头就是天,就是规矩,他平时严厉得紧,此时被他一连串的厉吼,别说正凑来凑去看热闹的孙得鳟,就是船上忙着起网和做其余事情的船工都全部变了脸色。

    其中几名和孙得鳟靠得比较近的船工也是脸色发白,连连低声道:“船头发火了,你别不知轻重,再不安生些,说不定等会就被船头绑了丢海里先泡半个时辰。”

    孙得鳟这些时日也是见惯了吴阿三的手段,当下他连连往后退去,此时这十几名船工呼号声四起,却是这一网鱼已经拉了上来。

    这渔船起鱼平日里往往在夜晚,晚上用火光吸引,可引来鱼群,但昨夜晚上起了风暴,像吴阿三这种有经验的船老大,在日出之前,就发现了大量迁徙的鱼群,此时这晨光里的第一网上来,明显是收获惊人,大网上端才刚刚脱离海水,网中就已经有无数大鱼拍打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那种鱼群出水时特有的浓厚腥气,就已经一阵阵吹拂上来。

    这种扑鼻而来的腥气对于这些渔民而言,简直就是钱财的气息,他们这些人一个呼吸之前还被吴阿三叫得心头发毛,脸色发白,但此时却是每个人脸色发红,喜上眉梢,一时间他们呼号声不断,整个身体里都似乎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

    孙得鳟已经大步连退到安全区域,此时看到大网已经拉了上来,连鱼身上明晃晃的银色和金色都闪耀到了船面上,他顿时有些挪不开步子,就想看个新奇。

    此时连吴阿三都已经不再去看他,吴阿三看着那张渐渐高出船面的大网,也是眼睛有些发亮。

    平时航行在海上,遭遇风暴往往走两个极端,一是有可能一无所获,鱼群都被风暴驱散,改了平时活动的海域,还有一种就是今日他遭遇的这种,许多别处的大鱼群也失了方位,被赶了过来,鱼获便十分惊人。

第一千六十四章 网中人(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