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四十九章 公平和天才(1/2)

第一千四十九章 公平和天才(1/2)

    那名九真郡的剑师也明白此时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一咬舌尖,竟是以舌尖的剧痛压住了自己感知里气海和经络之中传来的诸多痛楚的感觉,他也不管这对于今后的修行会产生多少不利因素,对于他这种修行者而言,人生之中每一道关口都需要用性命来博。

    他先要博得那柄想要的飞剑剑胎,然后接下去的疗伤,损耗的真元,今后修行所需的灵气,那都是要这样一次次的去搏。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那柄白色小剑,不等这名年轻人的飞剑从邻近的巷道中飞回,他的飞剑反而追寻着那道剑光,追了进去。

    对方飞剑的造诣远在他之上,他的飞剑不可能与之抗衡,在对方的飞剑飞回身边之前便截住对方的飞剑,哪怕还是一个交错之间便落败,就已经足以给这些刀客足够的时间。

    这名九真郡的剑师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当的一声。

    外面的街巷之中再次响起一声可怕的震击。

    这名九真郡的剑师颓然的坐倒在雪地之中,一口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但他的付出的确有回报。

    为首的那名刀客已经到了年轻人的背后。

    年轻人的身体在微微晃动间转身。

    这是这条巷子所有人中,第一次有人真正看清这名年轻人的脸。

    即便是那名九真郡的剑师,他和这名年轻人交手之间的谈话时,这名年轻人的脸面也都大多被他手持的黄纸伞遮掩,而元气激荡间,九真郡这名剑师身前的雪花狂舞,空气扭曲,他更加看不清这名年轻人脸上的细微末节。

    但这名刀客此时已经欺负近年轻人身前,他终于真正看清了这名年轻人的面目。

    这名年轻人的脸色虽然白皙,但肌肤却有些粗糙,似乎是长时间在外奔波导致,但最让他想象不到的是,这名年轻人的脸上有着许多条低微的凹陷,看上去就像是淡淡的花纹。

    这些凹陷处似乎原先是可怖的疤痕,但后来用药慢慢除去了可怖的疤痕,但血肉还未彻底的盈满。

    这种痕迹远观并不明显,但近观却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这名年轻人远观面目很柔和,而且甚至可以用英俊来形容。

    但近观时看着这种将消未消的疤

    痕,却让这名年轻人有着一种分外铁血和强悍的感觉。

    除此之外,这名年轻人到此时依旧镇定如山,这种镇定,似乎成了烙印在他骨子里的一种气质。

    但此时他也并未他想,越是感到对方危险,他手中的刀势便越是迅猛和坚定。

    唰!

    刀光在距离这名年轻人只有数尺之遥时,突然一分为三,分斩年轻人身上三处。

    但也就在此时,这名年轻人也动了。

    他方才转身的姿态显得并不快,但他此时脚步一错,他的身影却是如鬼魅般快到极点。

    噗的一声。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腰侧血光迸射!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就像是被一头蛮牛撞了一记般猛然一顿,然后他痛苦的嚎叫起来。

    他手中的三道刀光已经散乱,手中真正的长刀依旧想要斩向这名年轻人的身体,但他浑身的力气却已经随着体内脏器的破损和鲜血的急剧流逝而瞬间消失。

    他的动作在此时所有修行者眼里,显得无比的缓慢。

    他手中的长刀落在这名年轻人背后的阴影里,然后咄的一声,无力的砸入这名年轻人身后的脚印之中。

    三声厉啸在这名北魏修行者的惨嚎声中同时响起,他身后紧跟着的三名刀客同时如电般朝着年轻人斩出一刀。

    年轻人的手中有一柄短剑。

    这柄短剑比他的飞剑略长一些,但也只有两尺来长。

    他便是用这柄短剑贴身刺了那名北魏修行者一剑。

第一千四十九章 公平和天才(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