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三十四章 臣子(1/2)

第一千三十四章 臣子(1/2)

    店主人看着魔宗,依旧是一副愕然且不可置信的神色,只是他并没有回答魔宗的问题。

    他只是用尽可能快的速度进行了有效的思考。

    “难道说你竟然能够感应到幽帝遗留的法器的气息?”

    他下意识的又理了理自己已经为数不多的头发,“只是天命血盒按理绝无这种功用。”

    “你很清楚天命血盒,那看来你就是这些所谓的幽帝后人之一。”魔宗很满意。

    这店主人虽然并非是回答他的问题,但便是他所说的这几句话,已经让魔宗很满意。

    “幽帝的后人?”

    店主人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称幽帝的后人。”

    “那你们是什么?”魔宗很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

    “那最多便是些臣子。”店主人眼中的愕然神色尽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你明知故问的神气,“当年幽帝身边有巡王、神将,那幽帝的后人身边,自然也会有奉他恩赐的臣子。”

    “我对幽王朝所知不多,但总知道当年跟随幽帝的那些巡王、神将可是真正的如同神祇一般,连居住的宫殿都被寻常人称为神王天宫。你们现在自称的这臣子,看上去可是太过凄惨了些。”魔宗微嘲的看着这名店主人,说道:“你们想要复国?那若是不成,你就一直在此处终老?”

    店主人也微嘲的笑笑,道:“那又能如何?当年那些巡王、神将虽然威风,但幽帝真正统治他们,难道真的是靠恩惠,靠天下奉献上来的诸多修行宝物?还不是因为幽帝的力量。天下奉上的宝物,最有用的都归了幽帝,幽帝强大到他们联手都不可能杀死,他们地位再高,还不是得听令于幽帝。我们这些臣子,还不是一样?”

    “也对,我的天命血盒若是始终受人控制,我也只能如同苦力一般。”

    魔宗倒是洒脱,他点了点头,笑了笑,道:“不若你多告诉我些秘密,我索性替你杀了这些所谓的幽帝后人,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天命血盒可是要吃人的。”

    店主人感慨的笑了起来,看着魔宗,道:“更何况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之前,我是否也要将身上

    的法器都奉献给你?”

    魔宗的目光落向店主人的头顶,道:“人说聪明绝顶,你的头发虽少,人果然聪明。”

    “将我的厉害东西给你,那我岂非更没有力量自保,那才是真正离死期不远了,哪里还有什么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恐怕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店主人再次摇了摇头,道:“更何况哪怕你就算真正驯服了天命血盒,这件东西也是主修行和长生,而不是主杀伐,你又怎知我对付不了你?”

    魔宗道:“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只是人总需要有些冒险的时候,若是一直畏畏缩缩,恐怕我就也只能和你一样,寻觅一个根本没有什么修行者会到的小镇,躲藏一生,而且说不定躲着躲着就习惯了。”

    “你倒真正是个人物,只可惜你的命不好,现在南朝和北魏都容不下你,棋盘内容不下你,棋盘外也容不下你,你这般作为,是真正的举世皆敌。”店主人叹息了一声。

    魔宗没有再回话。

    因为在他的感知里,一缕杀机已经出现。

    这缕杀机并不来自于和他说话的店主人,而来自于那名始终背对着他的店伙计。

    就在他脚边的几包碎茶之中,有一片“茶叶”飘了起来,落向魔宗的脚面。

    这一片茶叶是一道伪装得很好的飞剑。

    虽说是飞剑,但魔宗可以肯定,即便是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当这道飞剑袭来时,恐怕世上几乎所有的神念境修行者都根本无法提前感知,一定要这道飞剑真正的落在自己的身上时,恐怕才会觉得不妙。

    他的眼中闪现出谨慎的神色。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和幽帝有关的人,都像是来自不同的世界,其能力和手段无法用寻常的修行者来对比。

    他脚面微抬,没有去躲避这道飞剑。

    他的脚面上泛起一层若有若无的荧光。、

第一千三十四章 臣子(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