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九章 北境之忧(1/1)

第一千二十九章 北境之忧(1/1)

    “我还有一个问题。”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地上洁净的砂石,轻声道:“按今日所见,南天三圣中除了皇太后之外,沈约和师尊都已经踏入了神惑,而神惑足以感应和调用域外的星辰元气,为何无法察觉还在这个世间的灵气?”

    “什么意思?”

    陈子云和吴姑织几乎同时出声。

    “灵荒已至,但天地灵气从未真正从这个世界消失,只是上扬至连妙真境都无法感知的高空。”林意看着他们,认真道:“我只是不知,真正到了神惑境的修行者,能否感应到天地灵气。”

    陈子云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只是这一刹那,他便明白了林意这几句话的意思,“所以你之前那些铅车运送的灵冰,其实并非来自于党项的某条灵脉,而是从高空汲取天地灵气而凝成?”

    林意点了点头。

    “所以困惑你的问题,是沈约和何修行是根本不知道消失的天地灵气的去处,还是他们实际已经知道了,只是保守了这个秘密?”吴姑织看着林意脸上的神色,然后不等林意回答,说道:“应该是他们也根本不知消失的天地灵气的去处,否则何修行不会连他的真传弟子都瞒着。”

    “我明白你的意思。”陈子云看着林意,说道:“能够调用,并不意味着一名修行者的感知能够覆盖那么宽广的距离。若是一名修行者的感知能够到达域外,能够遍布星空之中的星辰,那他的感知足以覆盖整个人世间,然而事实上,任何人的感知都不可能覆盖整座建康城,更不可能说整个世间。”

    “很简单。”

    吴姑织看着林意的神色,便知道林意尚且无法完全理解,所以她很直接的说道:“妙真境的修行者能够从感知之外的距离调用大量的天地元气,以及神惑境的修行者能够大量调用域外的星辰元气,都只是气机的共鸣,而并非用自己的真元去牵扯。”

    陈子云点了点头,道:“能够调用星辰元气

    ,是因为有星辰元气真实的落在这个世间,这些落在世间的星辰元气,就像是线头,神惑境的修行者,只是能够抽着这些线头去将更多的线瞬间牵扯过来。”

    “他们掌握的是通道,以及将更远处的元气从通道之中搬运过来,而并非彻底控制这方天地和域外的星空。”吴姑织接着说道,“就像是有些修行者掌握的法器和强大的符纹,他们能够通过前人留下的法器和符纹引聚完全超出他们感知的元气和力量,但并不代表着他们的感知可以覆盖那些元气和力量的来源。”

    “元气是互相排斥的,尤其是星辰元气在绝大多数时刻并不和我们这个世间的元气相容,所以这些星辰元气通过独特的通道来到这个世间,并不会沾染让修行者发现灵荒秘密的天地灵气。”陈子云看着林意脸上神色的细微变化,他已经彻底明白了林意此时所想的是什么,“你是担心我们的敌人,魔宗或者那股神秘力量之中的修行者,他们若是能够修到神惑境,便会顺理成章的发现灵荒的真正秘密,但除非他们的感知真的能够覆盖到天地灵气存在的高度,否则不会因为能够调用星辰元气便发现灵荒的真正秘密。既然连沈约和师尊都不能,那别的人,也不能。”

    “那我们便会有优势一些。”

    林意心神微松,道:“我原先只担心若是有神惑境的敌人,那他若是能够感知和调用天地灵气,那他的真元便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那他在这个时代,便真的极有优势。”

    “所以在我看来,我们接下去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若是魔宗摆脱控制,那我们要尽可能快的将他找出来,他就算能够利用天命血盒修到神惑境,他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若是魔宗不能摆脱控制,那我们就要尽可能快的找出那股神秘力量的首脑。”陈子云转头看向吴姑织,“你怎么看?”

    吴姑织点了点头,她看向元燕,“南朝已定,接下来便要看你的运气和所能。”

    林意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元燕的身上。

    他们都明白吴姑织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此时萧衍归隐,军权交于韦睿,韦睿和陈家、吴姑织以及林意达成一致,那整个南朝便都可以顺从他们的意思,合力一处不会有多少阻力。

    南方既定,若是能够让北魏都合力一处,那要破解那股神秘力量的秘密,便会快很多。

    无论南朝和北魏真正的敌人是魔宗还是这股神秘力量,时间都很重要。

    “既然你们能够帮我,我会做到很快。”

    元燕眯起了眼睛,“若是北魏皇室还能存在,我会很快恢复和他们的联络,还有,在我看来,你们可以将我作为诱饵。”

    “可以一试。”

    韦睿有些赞叹的看着元燕,轻声道:“若是一切按我们的推断,若是你对于他们真的极为重要,那日魔宗对你造成致命威胁时,既然他们会出现,那只要你再遭受真正的致命威胁,他们或许也会再次出现。”

    “你们应该有的是办法。”

    元燕看着陈子云和吴姑织,寒声道:“那就请你们尽快。”

    “我已经老了。”

    韦睿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苦笑着说道:“我已经无法再和人动手,我现在只能吊着命不死…我感觉北方边军会有问题。”

    陈宝菀的眉头瞬间皱起,“北方边军会有什么问题?”

    “这股神秘力量想要控制的是整个世间,到了现在这种局面,南朝其实要比北魏难对付的多。他们对于两朝的军力,肯定也有早早的布局,但这些时日,北魏动荡,但我们北方却太过平静。”

    韦睿看着陈宝菀,道:“我知道北方实际上大多数军队都已在你们陈家的控制之中,但我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我比你们所有人都快,我会先去北方边军。”陈子云说道。

    “好。”

    吴姑织平静的说道,“其余的事情,我会安排。”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