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五章 盘坐说故事(1/2)

第一千二十五章 盘坐说故事(1/2)

    “如果我没有品错其中的意思,其实你很看好魔宗。”

    元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所以你很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哪怕魔宗真正踏入神惑,你也觉得无所谓?”

    “不同的时刻有不同的选择。”

    吴姑织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当天我不做什么,那最后的结果就是南朝皇太后获胜,她会杀死陈子云和魔宗,而且以她的性情,在杀死魔宗之后,未必不敢尝试天命血盒。魔宗和她之间,如果我一定要选一个人死,那就只好是她死。”

    “至于在魔宗吞噬她的修为之后。”

    吴姑织顿了顿,转头看着元燕的眼睛,接着说道:“如果那股神秘的力量不够强大,那魔宗自己就会压制不住天命血盒的力量自食恶果,他很快就会死在自己的手中,到时候我就可以从他溃烂的血肉之中取走天命血盒,然后按照我师尊传给我所的所知,在我的有生之年里,我很有信心打破天命血盒的封印。”

    “那到时候说不定你就能利用天命血盒的力量,成为这个时代唯一再次踏入神惑境的修行者?”元燕冷笑起来,“所以还是有着自己的私心。”

    吴姑织淡淡的笑了笑。

    在她看来自己根本不需要和元燕辩驳。

    不过她很能理解元燕的心情,因为魔宗现在是在北魏肆虐。

    “不知道为什么。”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脸上的阴云却是无法散去,“我很生气…因为我和你的看法不同,南朝皇太后即便是南天三圣之一,但公认她是最弱的一位,而且她性情暴戾,谋划却不够精细,在我看来,她总比魔宗要对付一些。所以当天要死,也应该是魔宗先死。还有,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我其实也很看好魔宗,我总是有种预感,魔宗很有可能摆脱那些人的控制,然后成为沈约和何修行之后,真正踏入神惑的存在。”

    “这的确有可能,但对于我而言,我首先需要报的是师门之仇,而且我可以确定,在魔宗成就神惑之前,那股神秘力量要比他和我们都强大。”

    吴姑织略微抬起头来,她看着周围布满霜意的草海,沉默了片刻,道:“而且我对他们一无所知。”

    “若论兵法,同样对付敌人,也的确要对付最为强大的敌人,若是换了我在您的位置,我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借助魔宗的力量去对付这些人。”

    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也认真看着吴姑织的眉眼,接着说道:“所以若是往最坏处想,无论是魔宗获胜,还是那些人获胜,你们都觉得,即便是在这灵荒时代,都有可能继沈约和何修行之后,再出现能够修到神惑境的修行者。而且无论是魔宗,还是那毁灭光明圣宗的人,都应该不算光明磊落,只可能是我们的敌人。”

    “如果当年光明圣宗最强大的那几位不死,他们也都有可能突破妙真,更不用说一直在利用光明圣宗的那股神秘力量。”吴姑织点了点头

    ,“你说在这灵荒时代,我们可能要面对神惑境的敌人,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所以你一开始到南天院,到荒园,就是因为南天院汇聚了南朝各方面最为顶尖的修行者,就如当年那股神秘力量利用光明圣宗一样,你便利用南天院。”元燕看着吴姑织,说道,她的话语不算客气,但脸色却是已经平和下来,“若论见知,整个南朝应该没有人能够超过沈约和何修行,所以你到了南天院之后,其实便接触沈约和何修行,所以沈约也会将你当成信使。”

    吴姑织点了点头,眼中出现些赞许的色彩,所处的立场不同,她并不觉得元燕无礼,相反,她觉得元燕虽然年纪小,但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北魏长公主,分析事理很清楚。

    “像沈约这样的人,他自然行事高来高往,不会乐意见到自己被北魏皇室监管,他做的很多事情,自然也是萧衍不知道的。他和何修行很早就知道我是光明圣宗的修行者。我向他们请教一些修行的问题,作为交换,我也帮他们做一些事情。”

    “师门里突然出了许多叛徒,师门被灭,我一心报仇,来到南天院学习和修行,我变得强大起来,而在另外一边,在北魏,我的师兄成为了魔宗大人,后来,沈约和何修行离开这世间,沈约觉得我不错,所以将他暗地里的一些力量和人手留给了我,所以明面上我成了南天院分裂出去的一批人的首脑之一。”

第一千二十五章 盘坐说故事(2/2)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