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章 看轻(1/1)

第六百五十章 看轻(1/1)

    细封洪齐呵呵的笑了起来,他的面色依旧十分和善,但是他身前那名侍女手中的油灯却是不断的晃动起来。

    火光摇曳里,细封洪齐的影子也不断的晃动,不断的扭曲,他身上的袍子里似乎隐藏着一头巨大的怪物就要钻出来。

    这名侍女的手不住的有些颤抖。

    “好像距离圣火节还有十几天?”

    细封洪齐笑眯眯的看着细封英山,轻声说了这一句。

    细封英山的身体猛然一僵,一时说不出话来。

    “什么意思?”

    林意听不懂,不过这细封洪齐倒是让他有点意外,他喜欢和很聪明的人打交道,但不喜欢敌人太过聪明,而眼下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细封洪齐却似乎很聪明。

    “圣火节对于我们细封氏来说就像是你们南朝的除夕,按照我们细封氏的习俗,在圣火节时都会宰杀养了三年以上的肥猪。”细封英奇在林意的身侧低垂着头轻声解释道:“这种肥猪无它,就是膘头够厚,即便是那些武者,吃上几大块也会觉得油腻,寻常人吃上两大块,一两天都肚中泛油,也不觉得饿。在我们党项又有句老话,叫做猪油吃多了会把心和眼睛都蒙住,三叔现在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圣火节还没有到,怎么你就已经猪油吃多了,心眼都有问题了?”

    “这人说话倒是有点意思,转弯抹角的。”林意身后的罗姬涟听了也顿时忍不住无声的笑了笑。

    细封英山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他也听到了细封英奇的话,当然在细封英奇说出这些话之前,他早就已经明白了细封洪齐这几句话的意思,他原本也没有觉得细封洪齐会直接答应,但也没有想到细封洪齐会说出这样的话。

    “三叔。”

    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不知你为何会这样说法,我之前也怀疑南朝传来林意三千人阻挡北魏十几万大军的消息是假,但亲眼见过之后,却知道确实无误。铁策军如果进入我党项,我细封氏首当其冲,势必灭亡。”

    “你还不自知?”

    细封洪齐的面色骤寒,“细封英山,平日我对你管教不严,以至于你现在如此大逆不道,我细封氏哪怕有危急,也是要在党项寻求盟友,你说这林意是谁?是南朝外敌,难道我党项人连一丝勇气都没有,有外敌入侵,便瞬间俯首称臣?”

    “勇气有何用,利益才是真。”细封英山这时也是豁出去了,若是在他三叔面前一分回旋余地都没有,那他在林意面前也是没有了任何的立足之地。

    细封洪齐的眼睛深深的眯了起来。

    细封英山在党项的口碑并不算佳,但他从小看着细封英山长大,十分清楚这细封英山无论是在行军打仗还是在修行方面都没有多少潜力,但细封英山在谋求利益和大势把握上面,眼光却是绝对不差,他见到细封英山如此坚持,如此强辩,就知道细封英山绝对不是信口开河,但越是如此,他心中便越是懊恼和羞怒。

    他此时身后可是有着一名外人,但这细封英山此时在这外人面前,却是一股脑的将这些在党项可以算是大逆不道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

    “哈哈哈……”

    有清脆的笑声响起。

    细封洪齐微微垂下头,将自己真实的情绪隐匿在黑暗之中,他就知道自己身后这名党项的新贵的性格张扬,绝对忍不住。

    长发飘散的英俊男子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如夜空之中寒星的眼睛闪耀着戏谑的神色,他看着细封英山,笑容里充满着隐藏不住的讥讽味道。

    “细封英山,怪不得你在细封家一直没有多少地位,羸弱的绵羊,看到草原里的一头野狼,恐怕都会觉得这头野狼是世界上最凶悍的野兽吧?”

    他看着细封英山说了这一句,目光却是落在了他身后不远处的罗姬涟的身上,可能是因为罗姬涟最不屑掩饰的缘故,所以这名英俊男子敏锐的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这支军队里,恐怕就有南朝铁策军的使者吧?”

    罗姬涟最不欠缺的就是针锋相对的勇气,她脸上的冷笑也迅速扩大了。

    “不错。”

    她点了点头,看着这名英俊男子,“就是不知道你又是哪位?”

    英俊男子微微一笑,道:“好纯正的南朝口音,在下夏巴翼。”

    这个名字罗姬涟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只是听到夏巴两个字,瞬间联想到现在让党项王族十分头疼的夏巴族,但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乃至他们身后这一支党项军的大多数人骤然听到这个名字,却都是脸色大变。

    “夏巴翼,是夏巴族的首领夏巴楠之子,也是现在夏巴族风头最劲的人物之一,他在我们党项有蝙蝠公子的外号。”不等林意发问,细封英奇已经声音微颤的在林意耳侧迅速说道:“据说他不只是座下军队火器惊人,而且自身修为也是极高,而且有些特殊的手段,之前无论是党项,还是西域各国和他们夏巴族做对的人,往往都死于他和他座下的暗杀之下。我们也未曾见过他的出手,但据说他有一对像蝙蝠一样的翼翅,可以杀人之后迅速腾空飞去,一夜轻松飞遁数百里而不落地。”

    “那有什么稀奇?”

    罗姬涟冷笑着看着前方的夏巴翼,她直觉对方连神念境都不到,既然连神念境都不到,最多就是承天境,其实换了其他像她这种年纪的修行者,哪怕见到了承天境的修行者都会觉得修为高绝,但她在铁策军之中强大的修行者见得多了,眼界自然也高,并不觉得承天境的年轻修行者就有多惊艳,所以她轻声的说了一句,此时面上却反而更加有些鄙夷。

    “夏巴族的人在这里,听你们之前的语气,如果我猜得不错,恐怕是你们夏巴族想要和细封氏联手。”罗姬涟看着夏巴翼,道:“所以看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夏巴氏比我们铁策军强,所以细封氏肯定是要和你夏巴氏联手?”

    夏巴翼倒是微微一怔,夏巴族现在在整个党项而言,几乎只有王族之中的拓跋氏可以和他们抗衡,他又是夏巴族之中真正的实权人物之一,即便是那些王族见了他也是毕恭毕敬,从未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罗姬涟已经鄙夷的又补了一句,“你们夏巴族,难道有资格看轻我们铁策军?”

    林意笑了起来。

    罗姬涟的这几句话很符合他的口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