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二章 荒园里的东西

第一千二十二章 荒园里的东西

    一名少女和一名老人走出了马车,当远远的看到这名老人的刹那,南天院里绝大多数教习眼中都露出了尊敬的神色。

    在钟离之战中,解决了南朝灭顶之灾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林意,一个是韦睿。

    但林意是新生的将星,而韦睿在此之前,就已经是南方的柱石,就已经是令北魏畏惧的韦虎。

    有他的存在,才有南朝的安稳。

    哪怕此时南天院的这些教习还并不知道南朝的军权都会交在这名老人的手里,但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值得尊敬。

    韦睿和元燕到了南天院门口,但两人却并未马上动步入院,他们略微等待了片刻,后方再出现了一道人影。

    南天院教习之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女教习吴姑织出现在山道上。

    看着那名曾经很熟悉的女子,所有南天院内的教习再次陷入了沉默里。

    南天院的教习都是各有手段,所以谁也不会看轻了谁,但吴姑织自然不会被认为是最厉害的一批人其中之一,否则她也不会承担教导那些新入南天院的弟子仪轨和入门修行之事。

    但现在,她是魔宗的师妹,光明圣宗的传人,也是最有能力决定这南北王朝走向的人之一。

    谁也不知道,她身上还藏着什么秘密。

    “都到齐了。”

    陈子云朝着吴姑织所在的方位看了一眼,然后看了林意等人一眼。

    他没有多余的话语,但无论是林意还是陈宝菀还是萧淑霏,都看出了他此时眼中的意思。

    林意动步。

    他真正的进入了荒园。

    荒园太荒,没有人迹,寒意就比城中要更重一些。

    此时日光已经浓烈,但枯草上的霜花却还未消,他踩踏在这些荒草之上,发出了清脆而密集的碎裂声。

    这些荒草已经倒伏,若是在盛夏,这些荒草有齐腰的高度。

    那时行走在这荒园之中,便不会如此轻松。

    “现在天下最快的人应该是我。”

    在林意等人踏过这些荒草,走到荒园中心的碎石地上时,陈子云突然又开口说道:“但在沈约离开这世间之前,最快的人是他。”

    林意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没有插话。

    南天三圣那个时代对于他而言是另外一个世界,他开始成为真正的修行者时,南天三圣的时代已经开始终结,对于那个过往的世界,他很陌生。

    “我能够这么快,所用的真元手段,并非来自师尊,而是来自他。”陈子云接着说道。

    这又是一句林意等人根本想不到的话

    。

    他和萧淑霏、陈宝菀都很愕然。

    “在你进南天院的时候,他让你带了一封信给师尊,师尊传了你无漏金身诀。”陈子云看着他,道:“之后不久,他又递了一封信给了这名女教习。”

    “难道他给吴教习的信里,就记载着他的这门功法?”林意越发的发懵。

    “如果我真是陪着师尊守在这荒园里,那这封信可能最终会交给你,因为你已经变成了师尊唯一的传人。”陈子云点了点头,“但和他猜测的一样,留在荒园里,陪着我师尊的那人并不是我,我还活着,所以在他和师尊离开世间之后,这名女教习花了很大力气,终于找到了我,将这封信给了我。”

    林意张了张口,他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陈子云却是看得出他此时的意思,接着道:“你想的应该不错,在沈约最后决定到这里和师尊一战时,他其实已经隐约猜测出留在荒园里陪着我师尊的这人并非是师尊真正的真传弟子。”

    “所以说…他懂得师尊的骄傲和真正的想法,他也想给师尊公平一战了却心愿的机会。”陈子云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是他在决定离开这世间之前所收的最后一名弟子,也是他看好的人选,但你那时还太过弱小,还是他撒在人间的一颗种子,所以他自然也不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他越是到最后发现不尽如人意,便想尽可能的在世间撒下更多的种子,他希望将来我们之中的一些人能够比他做得更好,能够纠正他的不足。”

    “他是我们剑阁的敌人,但的确是我师尊这一生之中最好的对手,也是最值得尊敬的对手。”

    陈子云看着沉默的林意,说道:“对师尊而言,一生能有这样一名对手,也是幸事。”

    “他们当然都值得尊敬。”林意看着他说道:“但我更希望他们能够活着。”

    换做陈子云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接着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不想我们这些人和他们两个一样。”

    林意愣了愣。

    当日听到他这名师兄在建康一个人战一座城,他的心中好生敬仰,为有这样的师兄骄傲,等到了这里,真正看清自己师兄的眉眼,他便觉得自己的师兄和自己想象的一模一样,真的就是超凡脱尘,仿佛不似在人间,倒像是高高在上在云里的那般人物。

    越是不近人间的人物,在林意看来便往往高傲和固执,他觉得自己的这名师兄恐怕是和师尊何修行比较相像。

    他倒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兄会说出这样人情味的话。

    “你不想我们这些人和他们一样,所以才约在他们离世的荒园相见?”他更加敬仰的看着自己的这名师

    兄,问道。

    “我刚刚就说了,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个原因一直说到这里才能说完。”陈子云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落向身前的地面。

    那些泥土和石屑十分纯净,哪怕已经落过了很多场雨,但看起来总和寻常的泥地不同。

    “沈约通过书信,相当于给你和我都各传了一门法门。当然你的无漏金身诀是师尊所传,但也总是因为他的书信才会传到你手中,这也算是他留给你的。但作为我们的师尊,他也有留给我们的东西,这和沈约无关。”陈子云说道:“他留给我们的东西,就在这片荒园里。”

    林意和陈宝菀、萧淑菲的眼中同时闪现出惊疑的神色。

    陈子云后面所说的“他”,当然指的是何修行。

    他说何修行有留给他和林意的东西,但何修行和沈约在这里战死之后,皇宫里和中州军的那些修行者,尤其是南天院的那些教习,他们肯定都来过荒园,其中有些人恐怕来了不只一次。

    但那么多名修行者来过,尤其是南天院那些五花八门,各擅手段的教习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处,那何修行留给他们的东西在哪里?

    林意的目光也落在那些显得十分洁净的泥土和石砾之中,他的感知里出现了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但却又好像和看着潭水之中的鹅卵石一样,只是有些看不真切,但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处。

    “他们来了,等他们到了再说。”

    陈子云在此时出声。

    韦睿、元燕和吴姑织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荒园的边缘。

    林意将感知从那些泥沙和碎石之中拔出,在他的感知触及到韦睿的身体时,他便大吃了一惊。

    他豁然转身。

    在钟离之战时,韦睿虽然已过壮年,和许多过了全盛时期的修行者一样,身体自然会有衰败之感,但也不至于说让他觉得如风中的灯火,气机十分不稳。

    他转身的刹那,便看到了满头的白发。

    修行者受伤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伤及根基。

    他接着看到韦睿脸上的皱纹,感知里才刚刚出现韦睿体内的气血运行,他的心就猛然一沉。

    “好久不见。”

    元燕看着林意,她双眸之中的情绪也极为复杂,但她的脸色也随即严肃起来,对着林意认真行了一礼,同时却在心中说,幸好还能再见。

    (今晚八点,剑王朝的电视剧在爱奇艺首播,每周五至周日20:00各更新两集,VIP抢先看一周。这是我写了十几年书,第一个被改编成影视剧的作品,我想说的是,不管如何,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