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二十一章 骄傲和固执

第一千二十一章 骄傲和固执

    林意的好奇心一直很重,他有诸多问题想问,但想着陈宝菀说的那些人,他便觉得等着那些人到齐了说的确更佳。

    他不久之前才知道韦睿和元燕在一起,他当然希望韦睿和元燕安然无事,但能够在和那样强大的魔宗一战之后活着,这的确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在萧衍败在他手中之后,作为赌约的内容之一,整个南朝的军权将会转交到韦睿的手中。

    韦睿在边军之中原本就拥有极高的威信,再掌管了军部和中州军之后,他便是决定南朝走向的最为重要的人物。

    林意当然不觉得韦睿还会觉得自己是在党项拥兵自重的叛将,还会和自己开战。

    “我之前的确没有想到,韦睿大将军和元燕也会来。”

    在陈宝菀的面前,他虽然显得有些“假模假样”,但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情绪,他想到了某种可能,接着道:“那应该是韦睿大将军之前也想和你们谈一谈。”

    陈宝菀点了点头,“原本还在想着以何种尽可能平和的方式让皇帝改变主意,但现在似乎不需要了。”

    “我师兄什么时候来?”

    林意的目光落在荒园的中心。

    那里有一片空地。

    空地上的泥土被某种强大的力量震成了细微的粉尘,粉尘里夹杂着无数细小的碎石,那片地方寸草不生,就像是一些石匠前些时日还在那片地方干活,所以才会这样。

    只是沈约和何修行那一战之后,很多人就开始知道,那片地方有座石屋。

    陈宝菀摇了摇头。

    她也并不知道林意的师兄什么时候来。

    事实上她也是一直到林意的这名师兄和魔宗、南朝皇太后一战之后,她才知道林意的师兄姓陈,和陈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即便是那之后,林意的这名师兄也依旧是游离在陈家之外。

    但随着她的摇头,南天院里突然起了一阵风。

    这阵风很奇怪,就像是突然涌起,却只在荒园之中盘旋。

    有些细微的霜花便被这阵风卷起,在空中闪烁发光。

    南天院虽然残破,但依旧有不少忠于皇帝的教习居住在此,他们决定不插手今日这些人的事情,但当这阵风涌起之后,他们却依旧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

    荒园里出现了一个人。

    林意的这名师兄,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便毫无征兆的随着这阵风的出现,而出现在了荒园的中心,出现在了那片寸草不生,满是碎石的空地里。

    对于南天院这些教习而言,外面到底有驻扎多少军队其实和防卫的松紧没有太大关系。

    他们这些人,才是南天院的真正

    守卫。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形之下,直接出现在了荒园,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他们的身体里很快泛起寒意。

    这便意味着,其实只要何修行这名真传弟子愿意,恐怕他这些年有无数次机会进入南天院,然后在南天院的所有人都不知晓的情形之下,接近或是进入这个荒园。

    或许只是沈约的存在,或许只是有别的缘故,陈子云才没有到这里来。

    又或者说,他来了,南天院也不知晓。

    ……

    “太快。”

    林意的眼睛里也瞬间充斥惊艳的色彩,在陈子云出现之前,他感觉到了一股微妙的气机突然出现,突然逼近,但这股气机来得太快,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这名师兄就已经到来。

    “师弟。”

    陈子云出现,出现的刹那,他已经站得很稳,然后他很认真的看着林意,对着林意庄重的行了一礼。

    林意平时也很有礼数。

    但看着自己这名师兄行礼,他却不自觉的觉得自己以往的行礼便太过随意。

    他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心里想到剑阁那些人,却觉得自己的师兄…何修行的这名真传弟子,似乎本应该如此。

    他下意识的躬身回礼,也莫名的庄重起来,道:“师兄。”

    “我在眉山见过你一次。”

    陈子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清晰,似乎显得很平常,但他的眼睛里,却是有些感慨,有些满意。

    林意微微一怔。

    他想明白了是什么时候。

    “我当时对你很满意,后来你去了剑阁,我有些担心剑阁的命运,但后来你所做的事情,我也很满意。”陈子云说话的语气很淡,但语气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味道,“找这些人来见面,是陈宝菀的决定,但这地方是我挑的。”

    林意当然有疑问,他忍不住想问,但直觉得陈子云这样的语气会接着说下去,所以他硬生生的忍住。

    “沈约的那名弟子为什么也在党项安心的跟着你?”但陈子云的对话方式却似乎和别人真的不一样,他反而突然问道。

    “因为其实我也算是沈约的弟子。”

    林意苦笑道,“当年我在齐云学院的旧书楼之中找寻我修行所需的典籍,先遇到了沈约前辈,他解决了我关于修行功法的困惑,然后推断无漏金身诀应该很快让我修行入门,所以在我来南天院时,便让我带了封信来交给….”

    说到这里,林意下意识的顿了顿。

    他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何修行。

    “你师尊”,显然不妥。

    直

    接称“师尊”,这似乎没什么不对,但若是如此来算,那他刚刚称沈约前辈就也有些不妥,也应该称沈约师尊。

    不过陈子云显然并非纠结这些小节之人,他只是有些意外。

    他沉默了片刻,道:“他这样做,算是略微做些补过?”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之前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想,或许沈约前辈到了晚年时,也已经觉得他所做的选择有些问题。”

    “死都死了,谁知道呢。”陈子云说道。

    林意又是一愣。

    陈宝菀和萧淑菲也是一怔。

    这陈子云的说话方式和转变,的确和寻常人不一样。

    “要战胜心存死志的沈约是不可能,但师尊真正要想逃,沈约也是拦不住的。”就在此时,陈子云垂首看着身下地面,慢慢的说道:“但他还是留在了这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而且很严肃的问题。

    “不知道。”他认真的摇了摇头。

    “因为我真的不是特别擅长法阵。”陈子云说道:“沈约当年看的没有错,他的弟子在法阵上的天赋的确比我强很多,所以若是真正的公平…我真的赢不了。”

    “只是愿赌服输?”

    林意的身体一震,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子云,“只是…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宁愿死在这里?”

    “师尊是很骄傲的人,比你想象的要骄傲。”

    陈子云又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道:“他甘心停留在这荒园里,一是要让沈约自己看到自己所做的选择有问题,另外一点原因,是他想要再和沈约公平一战,然后胜出。只是沈约已经没有时间….他便在此和沈约最后一战。因为他知道,他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和沈约公平一战的机会。”

    林意沉默不语。

    他无法评论。

    他和何修行并非同样性格,他不如何修行这么骄傲,也不如何修行这么固执。

    若是现在他处于同等处境,他觉得自己不会这样选择和这样一名敌人一起死去。

    但他没法说何修行是错的。

    因为际遇不同,所处的时间不同。

    如果没有何修行这样的人物,又何来这样的剑阁,他又怎么会有敢一人战一座城,敢和魔宗、南朝皇太后一战的师兄。

    “我选这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陈子云看着他,又说了一句。

    但接下来,他又停顿了下来。

    南天院的门口有马车声响起。

    又有人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