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十七章 他想哭

第一千十七章 他想哭

    贺拔度忽然开始颤抖起来。

    他脸上的面具出现了无数的裂纹,这些裂纹其实原本就存在,因为他这副面具乃是当年幽帝座下巡王的法器之一,原本就是无数细碎的陨铁拼接而成。

    但此时失去他体内真元的支持和维系,这个原本诸多妙用的法器也如同碎裂的冰川般崩塌。

    无数细碎的碎砾从他的脸上掉落下来,露出了他的真颜。

    一口鲜血从他的唇间喷出来,喷到他前方的弩箭上,然后泼洒开来。

    与此同时,贺兰黑云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她的唇齿间也溢出血来,粘稠的血水淌落在她的衣襟上,随着她的气息震荡,竟像是活物一样朝着贺拔度蔓延过去。

    贺拔度的手已经微微松开。

    他想要放开那根法杖。

    他恐惧不安且愤怒,这名老妇人真的是个疯子,她所做的一切布置,到最后,竟然将胜负放在了他和这个少女谁能最后活下来。

    最关键的是,他已经没有信心战胜这名少女。

    他的修为比这名少女强出不知道多少,但是在这种精神意志的层面,他没有信心。

    然而他醒悟的已经有些晚了。

    他的手指已经和法杖脱离,然而他和贺兰黑云身体的气机已经彻底连成一体。

    嗤的一声轻响。

    从贺兰黑云身上蔓延而来的鲜血,就像是热油一样落在了他的肌肤上,随着相连的气机,朝着他的体内渗去。

    这就像是一个引子。

    随着这丝鲜血的渗透,两个人的身体周围瞬间充满红意。

    这是无数细微的血珠。

    “你也疯了吗?”

    贺拔度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他脸上的情绪太过复杂,以至于他的五官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随着气机的牵引,不只是他和贺兰黑云的真元融为一体,形成在他们体内肆虐的风暴,这场风暴甚至牵动了他和贺兰黑云的气血,此时连双方的鲜血都开始交融。

    这就像是双方都在换血。

    没有人的身体能够承受彻底换成不一样的鲜血,强大的修行者也不能。

    “就算你胜了,也会死!”他生怕贺兰黑云不理解,哪怕此时连说话都异常艰难,

    他还是从喉咙里再挤出了这样的声音。

    “不会。”

    贺兰黑云笑了起来,她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牙齿上和牙齿缝隙里全部都是猩红的鲜血,“杀了你之后,我就有真正的九死蚕,我不会死,只有你会死。”

    贺拔度的身体瞬间僵硬。

    他很想哭。

    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被人逼到崩溃想哭的这一天。

    只是他连真正的哭都哭不出来。

    当对方的鲜血大量的进入他的体内,在他的血脉之中随着风暴流转开来,在他的感知里,他的血脉和血肉之中,就像是有无数缕青烟冒了起来,他的血肉就像是要彻底的燃烧起来。

    他痛苦的嚎叫起来。

    他的意识被剧烈的痛楚包裹,就像是彻底的脱离了身体,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无数的青烟和火焰在地上涌起,他看到了一座青烟和火焰之中,有一座黑山,黑山上站立着那名少女,那名少女用那种饿狼般的目光狠狠的看着他,露出流血的牙齿,重复说道:“我要杀了你!”

    他知道这是感知的世界,但感知的世界如此清晰的脱离现实又显得如此真实,这即便是在他的一生之中都从未有过。

    “我们已经等待了近千年,等待的便是重拾幽王朝…”

    他看着那名少女发出声音。

    但是他想要说的话,却直接被少女的声音打断。

    “不要说这种蠢话,你就是你,和前人有什么关系。”

    “我只知道,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在贺拔度的感知世界里,当这样的声音打断了他想说的话时,那名少女便直接从黑山上跳了下来。

    她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直接像真正的狼一样撕扯,撕咬着他的身体。

    贺拔度也疯狂的嚎叫了起来,他想要挣脱,但发现根本不可能。

    他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击,撕扯和撕咬着她的身体。

    只是感知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但这种撕咬的痛苦,却比肉身的痛苦还要激烈。

    但最让他绝望的是,那名少女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停顿。

    她就像是一件毫无感觉,甚至对自己都可以完全漠视的武器。

    她似乎可以这样不停歇的和他撕扯万

    年。

    “你放过我,我可以将我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你。”

    贺拔度终于有些崩溃了,他叫喊起来,“我还可以将我的法器,我的功法全部给你…这些法器和功法,对你都有用。”

    然而贺兰黑云的动作依旧没有停顿。

    “不需要。”

    “我没有那么贪心。”

    “我只想杀了你。”

    “一定要杀了你。”

    “所以我杀了你就好了。”

    贺兰黑云似乎没有回话,然而这样的声音却一波波的传入贺拔度的脑海。

    贺拔度原本还能保持一点理智,此时是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他无比恐惧和绝望的惨叫起来,身体瞬间被贺兰黑云撕扯成无数的碎片。

    高尽欢跌在地上。

    在贺兰黑云和贺拔度的真正战斗开始之时,天上的黑雨已经开始坠落,但那些如黑色凤羽般的元气,却如同一张厚重的网一般,依旧裹住了整个皇宫。

    黑雨没有再坠落,他停止了衰老和变弱,但他依旧不敢靠近贺兰黑云和贺拔度,他生怕自己被卷入那场风暴。

    在贺兰黑云和贺拔度的感知世界里,两个人似乎战斗了很久,但在高尽欢所在的这个现实世界里,两个人的战斗却只是持续了短短的数个呼吸。

    他看到贺兰黑云如同一尊真正的魔神一样站着,那根骨杖在她的指尖不断落下灰尘,渐渐化为飞灰,顶端的那颗法珠落在她的手心。

    她对面的贺拔度跌了下去,整个身体里的血肉和水分在他跌下去的刹那便似乎彻底消失。

    噗的一声。

    贺拔度就像是一截朽木坠跌在地上。

    贺兰黑云也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里。

    她看着那颗闪闪发光,光焰随着她的呼吸和心跳在跳动的法球,她感到自己体内的鲜血还在不断的燃烧般灼痛着她的血肉。

    但体内的那座黑山,还是给她强烈的支撑感。

    她只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再挑起了眉头。

    “她说过让你不死,所以我不会杀你。”

    她看着高尽欢,说道。

    (剑王朝的剧终于要播了,就在接下来的6号,在爱奇艺播放。)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