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十五章 当年的自己

第一千十五章 当年的自己

    “你太老了。”

    贺拔度看着这名老妇人,说了这一句。

    他这句话显得很突兀,但当他这句话响起的刹那,老妇人身边不远处的高尽欢骤然发出一声惊呼。

    他的手臂上发出了撕裂般的声音。

    那根诡异的骨杖在他的手中不断的震动,骨杖上那些干涸的血脉和筋肉诡异的扭动着,就像是根须一般刺入他的手臂之中,撕扯着他的血肉。

    这种肉眼可见的撕扯并不是最为可怖,最为诡异和可怖的是,当这样的撕扯上响起,高尽欢的整个人都在很快的衰老。

    他肌肤的光泽在迅速的褪去,然后出现皱纹。

    他的头发里也出现了更多的霜意,甚至连他的眼瞳都迅速的浑浊起来。

    “这是蚀天杖,是幽王朝四方巡王之中某一人的法器,这件法器原本已经在当年幽王朝覆灭那一战之中损毁,但后来被他们修复,镶嵌了这颗异天珠。”

    高尽欢的喉咙里不断响起痛苦的声音,但他的脸上也随即浮现出狠厉的神色,他很清楚此时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有可能活下去,“这颗异天珠原本就是幽帝最早用来控制幽冥神蚕的法器,我帮你们镇住这件法器…但是我应该支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当他说完这几句话,他那条手臂上的血肉已经彻底的干枯,整条手臂就像变成了一根枯枝,变成了灰色。

    贺拔度笑了笑。

    即便是他戴着诡异的面具,但所有人也都看出他在笑。

    和这名老妇人战斗,他并不需要高尽欢手中的这件法器。

    他将这件法器交到高尽欢的手中时,便已经想到了这一种可能。

    现在高尽欢虽然镇压住了这件法器,但相当于只是被他用很小的代价便彻底牵制住,不可能再干涉他和老妇人的战斗。

    “我说过你太老了。”

    贺拔度没有去看高尽欢,他的目光始终聚集在这名老妇人身上,他笑着重复了那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天空之中原本已经显得很低沉的云就压了下来。

    此时晨光熹微,当天空之中的云往下压来,光线便显得

    越发的晦暗,空气里凝结的水珠,便显出诡异的黑色,但这些细小的水珠又显得无比的晶莹,就像是一颗颗发黑的宝石。

    老妇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在很多年前遭遇那一名奇怪的西域散发头陀时,便遭遇过这样的一场黑雨。

    只是很显然,贺拔度的这场黑雨比当年那散发头陀更为强大。

    天空之中垂落的云彩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锅盖盖住了整个皇宫,明明只是流动的空气和水雾,但诡异的气机就像是蕴含着无数铅粉,甚至切断了她往外的感知。

    而那些已经开始坠落的黑雨里,不只是充满了消蚀真元的气息,还有一种和那根蚀天杖上同样的,消磨生机的气息。

    这种气息,笼罩了整个皇宫。

    许多惊呼声在皇宫里响起。

    很多宫女发现自己好像开始变得苍老,即便不是修行者,她们都发现自己体内那种鲜活的生气在消失。

    “我以为会有什么伏兵。”

    黑色的雨珠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雨珠落在屋瓦上,发出了清脆的鸣声。贺拔度有些意外的看着老妇人,说道。

    此时即便皇宫里惊呼声不断,但却并没有任何修行者和军士进入这片花园。

    老妇人也依旧皱着眉头看着他,也有些意外,道:“我之前没有见过修行者的真元手段是将自己也算计在内的。”

    她的真元在不断的消散,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苍老,但与此同时,贺拔度的身体也在迅速变得苍老。

    黑色的雨里,时间就像是在不停的流逝,飞快的流逝,没有人能够避免,包括贺拔度自己。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头发都开始脱落。

    “你太老了。”

    贺拔度又重复了这一句。

    他已经是第三遍说这句话,只是他觉得很快意。

    这个老妇人从来都不是很容易对付的对手,他等待了很多年才终于准备好这一切,终于等待到这个机会。

    虽然计划本身有些变化,并非完全按照他所想,但想到自己终于要得到这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便觉得无比的快意。

    只

    要杀死这名老妇人,就算他自己也会变得很苍老,但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他有九死蚕。

    他可以开始新生。

    他有无数的岁月去变得更强大。

    “有时候,意志可以超越生死。”

    也就在此时,贺兰黑云听见了老妇人的声音。

    她此时虽然已经知道如何去驾驭幽冥神蚕的力量,但这种驾驭,只是能够控制一些外放的威能,当她释放出体外的真元都被这场黑雨迅速的消弭,似乎任何法阵和真元手段在这场黑雨之中无济于事时,她充满束手无策的感觉。

    她比贺拔度年轻,但若是老妇人死了,她不觉得自己能够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获胜。

    和老妇人相比,她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未出过家门的孩子,不知道要怎么做。

    包括这句话在她耳廓之中响起的时候,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选择你作为我的传人,除了你拥有超越寻常人的意志之外,还因为你不像其余人那般虚伪…只有真正的为自己而活着,敢爱敢恨,这样的人才是真我。”

    “他不可能战胜你,哪怕他拥有真正可以配合九死蚕使用的功法,但他从未真正得到过幽冥神蚕,他的意志无法真正的战胜你。”

    当这样的话在贺兰黑云的耳廓之中响起时,她明白了什么,她转过头去看向老妇人。

    老妇人真正微笑着看着她,认真说道:“你不用我给你指引,我死之后,你只需要做本来的你就是,就和当年的我一样。”

    “祝你好运。”

    她看着自己挑选的这名小姑娘,就像是看见了当年倔强的自己,最后衷心的祝福道。

    说完这句话,她眼瞳的光芒黯淡了下去。

    这名在过往很多年都一直很低调的老妇人,开始悄然的离开这个世间。

    高尽欢的喉咙里响起了古怪的声音。

    他此时坚持得很辛苦,他只是希望最终老妇人能够战胜贺拔度,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还活着,这名老妇人却已经要死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