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十一章 略懂

第一千十一章 略懂

    高尽欢仔细的看着她发亮的眼睛,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老妇人并不显得多么威严,但那种强烈的自信,却给他造成了无法形容的压力。

    他沉默着一时没有回话。

    “强大的力量可以和人分享,但最为强大的力量,却不可能和人分享。人世间最讨厌的,便是这一个‘最’字。”老妇人看着他,就像是劝诫般温和的说道:“你说我都不了解我手中的这件东西,那如此说来,这件东西的威力应该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但你我都应该清楚,这件东西不可能说给很多人轮流使用,它只能属于一个人。如果你是最终得到它的人,这一切都出于你的谋划,那我和你说这么多的确是废话,但如果不是,你便需要考虑我对你说的条件。”

    高尽欢摇了摇头,有些感慨和骄傲的说道:“其实你的确多虑了,你身在这个位置,你也应该明白,有时候一个人做事,哪怕付出生命,也并不一定是为自己考虑。”

    “为了族群,为了使命?”

    老妇人笑了起来,道:“当然会有许多理由,但谁是最终的得利者?还有,所有这些理由,都是建立在能够成功的基础上,只要是失败,就全无意义。如果你觉得你失败之后连命都不重要,那么或许作为交换,你有什么心愿或者有什么想要我帮你做成的事情,也可以用来作为交换。”

    高尽欢认真的想了想,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然后有些心悦诚服的看着她,说道:“你的提议的确很有诱惑力,如果真到了那种时候,我想可以接受你的提议,不过你也别想用这番谈话,就在我心中先种下我可能会败的种子,我不会受这种情绪影响。”

    老妇人笑了笑,她没有说话,但也就在此时,一直在承受痛苦的贺兰黑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有一股狂潮就像是直接冲入了她的识海。

    她的脑海之中,似乎骤然多了很多东西,接着,她体内原本属于自己的,已经被压榨到身体边缘的真元,被尽数压出体内,与此同时,无数股她无法理解的狂暴力量,在她的体内疯狂流转,全部朝着那颗黑牙涌去。

    那颗黑牙还有一截没有彻底没入她的身体,但她的身体里,却就像是已经出现了一座黑山。

    这些狂暴的力量似乎来自虚空,毫无征兆的在她体内出现,又全部朝着那座黑山冲去,但也就在下一刹那,她感到了这些狂暴的力量来自于那名老妇人。

    “没有用的。”

    高尽欢感知到了什么,但他摇了摇头。

    在他摇头的刹那,他的身外也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元气波动,然而在此时贺兰黑云本身就已经无比紊乱的感知里,却出现了四条黑色的闪电。

    这四条黑色的闪电在高空的云层上方形成,但又好像来自于另外一片虚空,又并不真实存在。

    贺兰黑云不知如何应对,但她体内的那座黑山却已经起了反应。

    黑山动荡起来。

    一股更为深沉的黑色直接出现在那四条黑色闪电的上方,将那四条闪电同时吞了进去。

    天空里噗的一声轻响。

    没有任何强烈的元气冲击,甚至连空中的那些云彩都没有发生变化,然而抬头看向高处的高尽欢却是眯起了眼睛,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凝重。

    “想不到。”他出声说道。

    在他的所知里,从来没有人能够以这样的速度和这件法器融合,并能够动用这件法器的力量。

    这只能说明这名老妇人也有一些他不能理解的特殊手段。

    然而他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不能战胜这名老妇人。

    就如宇文猎连魔宗那样的存在都能控制一样,对于这件法器,他也有着特殊的控制之法。

    他扬起了手中那根诡异的骨杖。

    当他的真元涌入的瞬间,那根骨杖顶端的宝珠剧烈的旋转起来。

    这颗宝珠和五根干枯的手指发出刺耳的尖锐摩擦声,紫黑色的光焰和惨绿色的荧光交织在一起,竟是涌出了一道道黑色的浓烟。

    黑色的浓烟包裹住了这根骨杖,甚至包裹住了他的这条手臂,而骨杖顶端的那颗宝珠,在黑烟的包裹之中,却是显现出一种昏黄的色泽,就像是一颗诡异的眼珠。

    贺兰黑云和这名老妇人的身体表面,骤然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纹理,这种黑色的纹理就像是她们肌肤上自然透出的黑色,但又像是外面有无形的绳索在不断缠绕在她们的身体上,朝着她们的血肉之中不断的勒紧。

    在贺兰黑云的感知里,她体内的那座黑山上骤然出现了无数巨大的锁链,这些锁链捆缚住这座黑山,将这座黑山和她身体里游走的元气隔绝开来。

    贺兰黑云不知道如何应付,高尽欢说这名老妇人都不知道这件法器到底是何物,但对于她而言,她更是一无所知。

    在这样局促的时间里,她甚至无法理清陡然涌入她脑海之中的许多画面和感知。

    她无比的茫然,只是隐约感到恐惧,她直觉这座黑山的气机若是被彻底镇压,自己的生机也会直接消失。

    就在这时,老妇人闭上了眼睛。

    那些在贺兰黑云体内游走的狂暴气息没有和那些巨大的锁链抗争,而是极为有序的缠绕在那些锁链上。

    这些狂暴的气机也像是无数的锁链缠绕上去,没有去撕扯原本存在的那些锁链,只是瞬间将这座黑山往下拖去。

    噗的一声,她的胸口涌起一团气浪。

    那根黑牙彻底没入了她的身体。

    她的胸口就像是陡然生出了一朵黑云。

    老妇人睁开眼睛,她正好看到了这朵黑云,心中莫名的有些欣慰,甚至还觉得冥冥之中存在着天意,因为贺兰黑云的名字里,正好有着“黑云”两字。

    在贺兰黑云的感知里,这座黑山却是瞬间沉入了她的气海。

    她的气海原本已经空空荡荡,因为她体内原先属于自己的真元都已经被逼出了体外,但当这座黑山瞬间沉入她的气海时,她的气海里却是响起了无数的轰鸣声。

    她的气海里,瞬间出现了无数真元,就像是澎湃的海浪冲击在这座山上。

    她的气海,真的变成了一片海。

    “怎么会这样?”

    高尽欢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因为就在他的真元疯狂的涌入他手中这根骨杖的刹那,这根骨杖上流散的元气也如同根须一样刺入了他手掌之中的血肉。

    他的这条手臂之中的鲜血不断的流入这根骨杖之中,他这条手臂上的血肉也萎缩起来。

    他心中震惊和不可置信的情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体内的真元以更猛烈的态势爆发出来,注入这根骨杖之中。

    贺兰黑云气海之中的那座黑山晃动起来,但令贺兰黑云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而且随着这座黑山沉入气海,她脑海之中也一片清明,她感知到了那些狂暴元气运行的规律,接着她甚至领悟到了该如何控制此时气海之中的真元。

    她不知道老妇人是如何通过这件法器和她建立起独特的联系,不知道对方是如何传授给自己这些,但老妇人的确就像是传了一门功法给她。

    高尽欢体内的真元在毫无停顿的狂涌而出,他明明感到自己的力量落在那根黑牙上,但就在他面前的那个荷塘里,却是响起了一连串的轰鸣。

    荷塘里的水直接就消失了。

    一池的池水直接往上跃起,就像是一蓬活物,然后瞬间被震碎成无数细碎的水汽,就像是一蓬带着湿气的粉尘往外飘散出去。

    荷塘的中心,就像是有一条蛟龙拱了出来,然后泛开一条极深的沟壑,无数的烂泥就像是箭矢一般飞射出来。

    高尽欢身体里的震惊和不可置信迅速的化为了寒意。

    这座花园里,竟然藏匿着他都根本无法理解的法阵,那根黑牙,就像是变成了这个法阵的阵枢,他和他手中这件法器的力量,竟然无法真正镇落在那根黑牙之上,反而被荷塘下方的地脉所引走。

    “你竟然是一名强大的阵师?”

    他隔着无数往上飞射的污泥,眼中更是出现了一种古怪的悲哀之意。

    “略懂。”

    老妇人微微一笑,“我将这件东西养在这里,你一开始就应该想得到的。”

    “我的确应该想得到的。”

    高尽欢眼中悲哀的神色更浓了些,他看了一眼贺兰黑云,道:“皇宫里那座庙里的法阵,只是南朝那名年轻阵师和萧东煌,不应该会那么出色,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世间有什么阵师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

    “我对炼器也略懂。”老妇人说道。

    “略懂到能够用这样的法阵牵扯这件法器上的元气纠缠?”高尽欢的脸色苍白起来,他垂下了头,感伤道:“怪不得你一开始就有那样的自信,原来一开始你说的是对的。”

    他的目光落在手上的那根骨杖上。

    那根骨杖上的黑气已经开始消散,只是紫黑色的古杖上一些新鲜的血迹形成了一条条如经络一样纹理,看上去更让人觉得恶心。

    “本来你们死就好了。”

    他喃喃的接着说道,“但这样,我们都会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