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零九章 不堪的后世

第一千零九章 不堪的后世

    贺兰黑云以为她会带自己去那座金光阁,但没有想到的是,这名老妇人没有带她去金光阁,而是去了这名老妇人的花园,来到了花园里的荷塘边。

    北魏早个十年根本不兴种荷种藕,南方王朝的人喜欢吃藕,喜欢赏荷花,但北魏人觉得那东西不咸不甜,生吃不如萝卜,熟吃也味同嚼蜡。

    这种因为地域习惯带来的偏见,也让北方王朝的厨子根本没有兴趣去研究鲜藕的正确做法,很久以来,北方王朝的厨子宁愿杀羊,宁愿清理羊肠中的粪便,也觉得比挖藕和清理藕节上的淤泥要简单和畅快些。

    近十年来,因为北方王朝向南迁徙,很多文化和习俗上也和南方有所交融,很多权贵门阀家里也会养鱼养荷花,只是不可否认的是,就算精心侍弄,北方在荷花开放的那段时间,也是太过干燥少雨,所以荷塘里荷花盛开时,似乎也总差了几分娇艳欲滴,和南方湖泊之中的荷塘总是有些差距。

    北方天气转冷又比南方来得早,在南方王朝才刚刚入秋时,北魏的很多荷塘里的荷叶往往已经凋零,那更无法与好看和诗情画意联系在一起。

    不过这十年来,北方王朝的一些画师倒是反而以苍凉凄苦的枯荷寒塘画在南方也有了不小的名声,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因为早个十年,北方的很多学士和画师,也总是因为南方王朝的读书人的偏见,被提起时总是带着嗤笑和不屑一顾。

    “你以为我会带你去金光阁?”

    大约是终于决定了这等重要的事情,又觉得和这样年轻和聪明的小姑娘谈话的确是很令人愉悦的事情,老妇人看着她有些诧异的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任何的癖好都有独特的原因,我觉得像您这样特别喜欢黄金,甚至用黄金贴面墙壁,一定会有特殊的原因。”贺兰黑云点了点头,“其实按照我的想象,你很有可能将最重要的东西放在了里面,而且有可能那种东西需要用黄金来封印住它的元气。”

    “其实我喜欢黄金自然也有特殊的原因,但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那种热烈的颜色,我幼年时,我父亲曾经给我种了一片金色的葵花,我特别喜欢,那片金黄色,现在还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老妇人伸手朝着前方的荷塘点去,随着她的手指所点,荷塘的中心慢慢隆起,水花和泥浪翻卷起来,就像是有一条很大的黑鱼突然被惊动,在从淤泥之中跃起。

    “你决定好接纳这种痛苦和力量了么?”

    老妇人不去看那些泛起的水花和泥浪,而转头看着贺兰黑云,她严肃了起来,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算继承了我的衣钵。”

    贺兰黑云想了想,看着她说道:“您之前和我说话的时候说过,您觉得我很年轻,很多东西还没定性,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可能也会随着时间改变。就像我之前追随魔宗,现在却决定成为他的敌人一样,您难道不担心,我将来也会和背叛魔宗一样,再成为您的敌人。”

    “你的确很年轻,所以你可能还不太能够理解,有时候人活在这个时间,并不是自己想活成什么样子,就真的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老妇人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若是我所担心的那股力量真的存在,若是真的和你我判断的一样,此时的魔宗也已经沦为那股力量的工具,那只要你继承了我的衣钵,你很自然的要和那股力量抗争,因为不管你将来如何变,我确定你心中自有界限,你不是那种容易屈服的人,有人要杀你,你也不可能因为恐惧而不敢抗争。”

    “谢谢。”

    贺兰黑云此时也没有去看那些翻腾的水花和泥浪,她看着老妇人,心中莫名的有些感动。

    “你本来是不是想让元燕继承你的衣钵?”她认真的接着说道:“只不过因为事情来得太快,元燕已经不可能来得及到这里。但我可以保证,只要让我做完我想做的事情,我可以将你的衣钵再传给元燕。”

    老妇人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将衣钵传给她。”

    贺兰黑云微微一愣。

    老妇人道:“当然并非是她不配,若纯粹以资质和本性来看,她当然也可以继承我的衣钵。但我之前和你说过,从很多年前北方那场叛乱开始,我就怀疑今日的这股力量真实存在。越是如此,我越是不能将我的衣钵传给她。”

    贺兰黑云在震惊之中也很快抓住了重点,“难道你觉得她和今日这股力量有关?”

    “不能确定,但我不能这样冒险。”

    老妇人微微的笑了起来,“我相信元燕自己也并不知道,但若是和我此时所猜测的一样,我若是真将我的衣钵传给了元燕,那很有可能便真的是如同春雨润物无声一般,中了这股力量谋划了无数年的圈套。”

    顿了顿之后,她的笑容里出现了一些感慨的神色,“其实若真是如此,我真的很佩服这股力量,这股力量既能操纵魔宗这样的人物,又能兵不血刃的让一切事情顺理成章。而所有的人,其实都蒙在鼓里。”

    贺兰黑云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老妇人。

    之前她已经刮目相看,已经重新审视魔宗都深深忌惮的这名老妇人,但她此时才真正明白,这名老妇人所能想到的事情,所看到的世界,远远的比她要多得多。

    如果说在北魏真的有股看不见的力量,就像是躲在阴影里的魔王在慢慢的蚕食这个世间,而她也就像是一尊神祗,在很多年前已经嗅到了这名魔王的气息。

    “这座荷塘下有一条灵脉,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养着这件东西。这件东西曾经是某种海兽的牙齿,被炼成了独一无二的法器,还需要独特的水元法阵滋养。”

    老妇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一圈圈莹润的水光从荷塘之中绽放,一枚如寻常匕首般大小的东西飞了出来。

    这枚东西黑黑的,表面光亮,形状真的就像是一颗牙齿。

    “海兽牙齿…被炼成了独一无二的法器…”贺兰黑云听着她的话语,骤然想到了某个记载,她的呼吸瞬间彻底停顿,“难道是幽月…”

    老妇人知道贺兰黑云已经猜到了,她有些感慨的看向皇宫之中一处,轻声道:“对于整个修行者世界而言,功法和真元的使用方法都在不断的进步,一代代的传承下来,很多宝贵的经验都累积下来,但可笑的是,在某个高峰过后,后世的修行者的力量似乎永远都无法超越古时,而且相差越来越大,你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吗?”

    贺兰黑云没有回答,除了震惊之外,她此时心中升起了一丝强烈的警意,她直觉有股强大的气息隐含着杀意出现在老妇人所看的方位。

    “因为远古的修行者刚刚领悟修行之法后,这个世间强大而珍稀的灵药和可以炼制法器的灵材层出不穷,相当于在出现修行者之前,这个天地亿万年的累积,都可以由这些修行者取用。有些东西,用了之后,后世就没有了。”

    老妇人笑了起来,“但最为重要的,是强大的修行者们一直在战斗,每一个时代,很多后世都不再有的东西,都会因为争夺而破坏,而消失。所以在我看来,这次灵荒若是持续的时间和以往一样长久,这次灵荒过后,修行者世界的力量和以往相比更会不堪。所以其实南朝那些读书人的教化,那些仁义礼的规矩,长久看来,恐怕比修行者的力量还要重要。这也是我当年和皇帝一定要迁都洛阳的原因。”

    “这是我的看法,并不代表着绝对正确。”

    说完这一句之后,她却看着贺兰黑云,又十分认真的说道:“我从来不认为血脉最为重要,人的意志和品行,在我看来,比天赋和血脉更为重要。”

    贺兰黑云不知道她此时为什么会特意再说一句这样的话,她也没有时间多去思考,那股强大的气息已经逼近,而那颗黑色的牙齿已经变成了一团幽光,落在她的胸口。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