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零八章 不杀你的理由

第一千零八章 不杀你的理由

    皇宫里的这名老妇人醒得比平时早些,要的早膳又比平时早,所以她起身用膳的时候,洛阳城里还没有日出。

    老妇人的胃口还不错,她喝了一碗粥,吃了一碗鱼丸子汤之后,甚至还添了一碗粥。

    当这第二碗粥端到她的面前时,她让门外一名年轻宫女到了她的身前,然后示意这名年轻宫女在她的对面坐下。

    “他们都去了商丘,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老妇人在这碗南瓜粥里加了一勺糖,慢慢搅化,在这个过程里,她端详着面前这名年轻宫女的眉眼,接着道:“按理而言,就算你不去商丘,你也不应该留在洛阳,如果魔宗来到洛阳,他不杀你,他的那些部众应该也会第一个想到杀你。”

    年轻宫女的面色很沉静,她说到:“大约是因为您在洛阳。”

    老妇人突然笑了起来,道:“你是叫贺兰黑云?”

    年轻宫女点了点头,道:“是。”

    老妇人看着她有些满意,她慢慢的喝起微甜的南瓜粥,然后道:“陪我说说话。”

    “好。”

    这名宫女装扮的年轻女子正是贺兰黑云,她并不紧张,也并不觉得没有话说。她甚至也从石锅里舀了一碗鱼丸汤出来,慢慢的喝了起来,然后才说道:“我知道中山王元英他们一开始是不想让我活下去的,后来是您的意思,我才活了下来。”

    老妇人看了她一眼,微笑道:“说实话我有些意外,你连这种事情都查了出来,不过如果你想报恩,那就不必了,你原本是魔宗的部下,是我们十分危险的敌人,你能活,是因为我很惊讶于你的意志力,而且我觉得你活下来会很有价值。”

    “说报恩,那就过了。”

    贺兰黑云喝着鱼丸汤,她觉得有些淡,又发现桌子上只有糖没有盐,于是她索性一口就将一碗鱼丸汤灌进了自己嘴里,随便嚼了两下便吞了下去,“只是我起码在这个过程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我知道了有些人即便承诺了也未必会兑现,但和有些人一起…却又不必要

    承诺。”

    “那是自然。”

    老妇人有些骄傲,“元氏从不亏待朋友。”

    “魔宗大人一直认为您很可怕。”贺兰黑云微微蹙起眉头,她认真了起来,轻声道:“他对您的评价很高,他虽然觉得你太老,而且修为最多比肩南天三圣,也不可能超过南天三圣。因为您太老,所以在战力上,他觉得你不能胜过南天三圣之中任何一人。但他觉得你所知的功法,对许多修行手段的理解,可能要超过南天三圣。直到前两年,他都特意帮您找了有助于寿元的灵药,就是生怕您学沈约,突然将他带离这个世间。”

    老妇人听着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她抿着嘴,摇了摇头,道:“魔宗这个人,他聪明是聪明,就是太过锋芒毕露了一些。”

    “您不否认,那就说明他的推测应该很正确。”

    贺兰黑云看着她说道:“那按理而言,若是要去杀魔宗,那您也应该去商丘,但您偏偏留在了洛阳。”

    老妇人收敛了笑意,道:“所以这也是你留在这里的理由。”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觉得,您心中不一定认为杀死魔宗才是最紧要的事情,或者说,这里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处理。”

    老妇人没有说话,只是学着贺兰黑云刚刚吞鱼丸汤的样子,也一口将碗中的南瓜粥全部喝光了,然后道:“接着说。”

    “这种屠杀寻常军士…并非是魔宗所喜欢的,他就算要不断的杀人补充真元,也不会用这样笨的方法。”贺兰黑云看着她,更加认真道:“魔宗比任何他的部众都要聪明,包括我在内,所以既然是我能想到的事情,他一定也会想得到。”

    老妇人有些赞叹起来,“这么说来,你觉得这世间还有人能够逼他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他已经真正的天下独圣,按理而言不可能。”贺兰黑云道:“但道理比不上事实,既然他这么做了,这就说明真的有人能够逼他做不喜欢的事。”

    “当年……迁都洛阳之前,北方那些重镇发生的某件事情,就

    让我觉得有些不对,我就总觉得有些人似乎在居高临下的偷偷看着这个世间。”

    老妇人也认真起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然后道:“只是查了很多年,那些人却始终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恐怕直到了现在,这些人才终于忍不住要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了。”

    贺兰黑云有些震惊,道:“您知道是…”

    “不知道。”老妇人干脆利落的打断了她的话,道:“但眼下应该可以断定,那种让我觉得不安又似乎不存在的力量,真的存在,应该就是逼迫魔宗的这人。”

    “所以我想到的,您早就已经想到。”贺兰黑云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让萧东煌安排我到皇宫里来见你,本来是因为我觉得我比您更了解魔宗。”

    老妇人真正的笑了起来,她甚至有些怜爱般的看着贺兰黑云,说道:“其实没有我的意思,你不会出现在这皇宫里。”

    贺兰黑云微微一怔。

    老妇人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刚刚和你说过,我之前让你活下来,是因为我惊讶于你的意志力和忍耐痛苦的能力,我说过你很有用。当然,你还很年轻,你的品性和对于这个世间的看法,在我看来并不稳定,甚至有着无穷的改变的可能。不过至少到现在为止,你很令我满意。”

    贺兰黑云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她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问道:“您准备让我做什么?”

    老妇人平静的看着她,说道:“继承我赐予你的一种强大力量,在我看来,这种力量,也很有可能就是对方利用魔宗调虎离山之后,想要夺取的力量。”

    贺兰黑云的呼吸微顿,她想到了某个可能,“要使用这种力量,会很痛苦,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非常人所能忍受。”老妇人说道。

    贺兰黑云此时心中有无数的疑问,老妇人也很清楚。

    她看了一眼天色,再看了一眼贺兰黑云,然后站了起来,说道:“你随我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