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一千章 路过

第一千章 路过

    魔宗当然不怕也不忌惮杀人,他也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只是太过强大的存在很难有兴趣去杀太过弱小的存在。

    杀死这些骑兵的感觉对于他而言,就和他小时候踩死道路上的蜗牛一般,没有太多的区别。

    踩死蜗牛,听着蜗牛的壳和血肉如同成熟的浆果被捏碎一样发出的清脆声音,小孩子一开始或许还有新鲜感,还会乐此不疲,但没有小孩子会一直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他没有兴趣。

    更何况连续不停的杀人也会让他感到疲惫和厌倦。

    只是他别无选择。

    那名叫做宇文猎的神秘修行者完美的控制了天命血盒的力量,那种连他都无法理解的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将天命血盒对他身体的侵蚀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甚至让他的身体不再病变,不再腐蚀,但与此同时,他的生死也完全操控在宇文猎的手中。

    宇文猎可以随时让天命血盒的力量爆发,让他彻底变成腐烂的蘑菇。

    没有人愿意被被人彻底的控制。

    但对于他和宇文猎而言,这又像是一个心照不宣的游戏。

    他当然不甘愿就此死去,对于他而言,存在的唯一机会,便是在这种被控制之中,去找出和参透控制天命血盒的那种力量的元气法则,并找出破解之法。

    只是对于宇文猎而言,魔宗就像是始终吞着鱼钩的大鱼,这条大鱼此时还在水中游动,但只要渔夫随时提起鱼竿,这条大鱼就会被甩到岸上。

    一条始终吞着鱼钩的大鱼,若是到了岸上,难道还能咬死提着鱼竿的渔夫?

    魔宗在北魏早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画像也在北魏广为流传,当这数名骑军的头颅爆开,清晨的阳光照亮了他的面容,那些骑军之中很多人都认出了他是谁。

    “魔宗…大人?”

    许多道声音响起。

    魔宗是他的名号,是他的身份,但“大人”这两个字,却意味着尊敬,意味着身份尊贵。

    在这种时刻,这些反应过来的北魏边军第一时间发出的惊呼之中,还下意识的称呼他为魔宗大人而不是魔宗,这便让他更加生不起杀死这些人的心念。

    只是他必须要杀。

    作为对于这些骑军潜意识里的尊敬的回报,他报以歉意的唯一方法,便是让这些人死得干脆,死得快一些。

    他看着这些骑军,微微颔首,似是行礼

    。

    随着他的颔首,他的气海深处缺了一块。

    一团凝聚至极的真元瞬间消失。

    与此同时,一道如帷幕般的灰色元气,从天空之中垂落,将那片营区所有的骑军笼罩在内。

    那些骑军的身上燃起无数的轻烟。

    他们的心脉瞬间停顿,鲜活的生机迅速和他们的身体脱离。

    这些骑军就像是被伐倒的木头一样,不断坠地。

    集镇里响起无数惊恐的叫声。

    许多人下意识的关起门窗,将自己关在自己最熟悉的空间之中,有些人放下了手中正在做着的事情,朝着集镇外的田地跑去。

    魔宗进入了这个鸡飞狗跳的集镇,他走入了一间来不及关铺门的面铺,让躲在灶膛旁发抖的面铺老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他吃了面,然后随意的挥手击碎了一间客栈的门,坐上了一辆马车,随便找了一个人做车夫,然后指了指洛阳所在的方向,坐进了马车车厢之中。

    在接近正午的时候,马车来到了屏山郡。

    屏山郡的彭氏门阀在北魏很有名。

    并非因为彭氏在朝堂之中拥有很大的势力,而是因为彭氏门阀一门忠烈。

    彭氏门阀祖孙三代一共出了十九名边军将领,其中有十七名战死在北魏和南朝的边境上。

    彭氏所在的屏山郡彭村,便多女眷而少男丁。

    北魏任何官阶的官员,在进入彭村之前,都需下马或是出马车步行,所以当魔宗所在的这辆马车在到达彭村入口的牌楼时,很自然的遭到了喝止。

    帮魔宗驾车的车夫只是一支寻常商队的车夫,魔宗在他身后的车厢之中,沿途虽然只是偶尔指示一下方位,除此之外不出任何的声音,但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原本就已经使得他始终处在巨大的恐惧之中,此时遭到数名军士的喝止,这名车夫脸色惨白,额头上顿时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几乎要直接晕厥过去。

    他的异状更是让这几名军士警惕,“车厢之中是什么人?”

    伴随着其中一名军士的喝声,一名彭氏的供奉也从不远处走来。

    车厢之中响起了一声叹息。

    “我只是路过。”魔宗说道。

    距离这辆马车还有十余丈的彭氏供奉感觉到了异样,顿时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军士退到一边,然后恭谨的对着马车颔首为礼,问道:“不知是哪位前辈?”

    魔宗又

    叹息了一声。

    不说,他便要直接杀人,但说了,以彭氏那些人的性情,也依旧不会让他直接通过这里。

    左右都是麻烦。

    所以他开始杀人。

    那名彭氏供奉是一名剑师。

    就在魔宗这一声叹息之间,这名彭氏供奉的衣袖之中发出了一声震响。

    藏匿在衣袖之中的一柄如白玉般的无柄小剑飞了起来。

    这名彭氏供奉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柄小剑,他无法想象自己的这柄小剑竟然会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的右手五指下意识的张开,五道真元急剧的涌出,朝着这柄小剑落去。

    他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这柄飞剑。

    然而在下一刹那,他的右手微凉。

    他的五指就先是脆生生的萝卜被飞剑轻易切断,从他的手掌上掉落。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这柄飞剑刺入了自己的胸口,然后伴随着一阵透过身体的凉意,从他的后背|飞出,再落向那数名军士。

    “走罢。”

    魔宗对着已经吓傻了的车夫说道。

    数名军士的鲜血淋洒在这辆马车的车厢上,这柄飞剑安静的悬浮在马车的前方。

    无数的警鸣声响起。

    整个彭村躁动起来。

    当一些灰色的气流从那名死去的彭氏供奉的身上流淌出来,朝着行进的马车落去时,有些人反应了过来,“魔宗!”

    数名老妇人毅然的拦在了马车的前方。

    这数名老妇人也是彭氏门阀之中修为最高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她们也没有能够越过承天境巅峰的关隘,根本没有踏入神念境。

    她们知道自己不可能拦得住魔宗,但只要她们还活着,她们便不容许魔宗从她们这里通过。

    看着阻在路上的这几名老妇人,马车上的车夫下意识的要勒停马车,但就在这时,这几名老妇人的身体直接炸了开来。

    温热的血块朝着四周飞洒而出,其中的一些血肉碎片就像是真正的箭矢一样,洞穿了很多飞奔和飞扑过来的身影。

    这名车夫的双手僵住,他还未反应过来,马车就已经从一片温热的血腥气之中穿了过去。

    细微的血珠就像是春雨一般淋洒在他的脸上。

    这名车夫终于无法承受,他无法呼吸,心脏感觉被无形的手握紧,他终于直接晕死了过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