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七章 遵守

第九百九十七章 遵守

    生死只在旦夕之间,绝大多数修行者在这种时刻都会想要先解决自身的问题。

    然而林意却不这么想。

    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肯定萧衍的斗志和信心已经出了问题,而在他之前的反击之下,现在不只是斗志和信心出了问题,便是精神状态和身体都已经出了问题。

    此时萧衍所用的法器和手段都十分高明,但要继续驾驭这样的手段,首先还是要萧衍自己的身体能够支持。

    所以对于此时的林意而言,只要在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持之前,让萧衍的身体和意志无法支持,无法继续这样的手段,他便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

    这种求胜的手段似乎有些冒险,然而却很干脆直接。

    他看着脸上已经满是疯狂之意的萧衍,突然笑了起来。

    在他的心脉都鼓胀得有些无法承受的瞬间,他深吸了一口气。

    嘶的一声。

    就像是异蛟在大量的吞吸空气。

    林意的胸口瞬间高高的鼓起,在下一刹那,林意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

    他体内的丹汞、剑元,疯狂的从他的拳头狂涌而出,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背部就像是一张弓弦般弹动了一下,让他的身体前行的速度比方才更快!

    轰!

    一股可怕的力量冲向萧衍的身前。

    萧衍的瞳孔再次剧烈的收缩起来,他完全想不到林意在此时竟然还能够发动更为凌厉的反击,他也完全没有时间去思索,他的腹部之中有一道梵音响起。

    随着这声奇异的腹语声响起,他的口中涌出三团金光,就像是喷出三颗金丸,打在林意击来的拳头上。

    这三团金光就像是三道不可撼动的城墙般硬生生的将林意的拳头和整个身体阻住,当这三团金光之中的真元也自然朝着林意的体内沁入,林意的拳头就像水肿一样粗胖起来,就像是马上要炸开。

    的眼睛微微眯起,他的眼瞳之中,却依旧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

    唰!

    整个天空一阵抖动,他毫无停留,另外一手用尽全力再次挥动无

    上妙树,朝着萧衍兜头砸去。

    萧衍发出了一声惊怒交加的厉啸,他的整个身体被硬生生的轰飞出去,倒飞十余丈之后,狠狠坠地!

    他很快从被砸出的泥坑之中站了起来。

    他的身上泥土和鲜血混在一起,连脸上都满是这种泥土和鲜血混在一起形成的污垢。

    他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眼中燃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幽火。

    他的衣衫之中,还在往外渗着鲜血,看着他这副模样,恐怕谁也无法将他和南朝的皇帝联系在一起。

    林意的身体还有些鼓胀,但是没有后继元气的侵入,他的身体在此时显得无比稳定,这种鼓胀,反而让他的身体显得比平时更加高大,更加强悍。

    而且随着他身上气息的翻滚,随着热意的蒸腾,即便是粘附在他衣衫上的烂泥草屑,都很快被他身上的热量蒸干,变成尘土,然后被震荡出去。

    他的身体,反而变得十分洁净。

    他看着浑身不断颤抖的萧衍,他轻易的感知出来,对方体内的经络都震断了不少,而且因为真元超过极限的喷发,此时对方的浑身肌肤都裂开了不少血口,都在往外不断流淌着鲜血。

    任何虎狼药力都可以刺激身体的潜力,然而越是猛烈的药力,便越是无法持久。

    此时萧衍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并非来自于他体内的伤势,而是来自于这种药力开始消退之后的虚弱感。

    药力已经消退,副作用开始隐现。

    此时萧衍的力量已经从巅峰开始不断跌落。

    “你很想我直接死在这里,但是我不想你直接死在这里。”

    林意缓缓的收回了拳头,收回了那根树心,然后他直视着对方充满无数复杂情绪的眼瞳,冷冷的说道:“即便是动用了那么多手段,你都无法战胜我,甚至都对我造成不了什么重创,你难道还不认输,还想继续战斗下去?”

    萧衍的喉咙里响起一声不像是人声的嘶吼。

    他原本已经衰落的气息再次提升起来。

    林意没有马上做出反应,只是用更加不屑的眼神

    看着他,寒声接着说道:“你的力量在衰减,但你应该明白,你方才的举动,反而使得我的力量在增长,你难道还想做更多自取其辱的事情?”

    萧衍没有回话。

    被逼迫到这种程度,他之前的世界和人生早已彻底的崩塌。

    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失去了意义,他的气海之中的真元开始燃烧起来。

    他想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真元尽数化为那些元气本源的样子,将自己的身体和这方天地之中的元气都彻底引爆。

    即便不一定能够杀死林意,即便这样做他必死无疑,他也要这么做。

    然而有些人不想他死,有些人不允许他这么做。

    当他气海之内第一缕真元带着这种玉石俱焚的气息化为滚滚的气流时,吴姑织的脸色便彻底阴沉了下来。

    她看着萧衍,说道:“愿赌服输,你已做了那么多错事,难道在这种时候,还不想要帝王的脸面,还想和那些真正的无赖一般背信弃义,随时耍赖吗?”

    她面对着的是南朝的皇帝,但是此时斥责的语气,却是和她在南天院斥责那些学生时差不多。

    “连何修行都要尊守这样的赌约,你有什么资格不遵守?”

    她再说了这一句。

    当她这句话的第一个字响起的刹那,她跺了跺脚。

    无数道奇异的光线从泥土里钻了出来,往上射去。

    这些光线似乎毫无杀伤力,和此时正要玉石俱焚的萧衍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关系,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萧衍身体里的所有水汽都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朝着他的气海之中汇去。

    那些燥烈化气的真元就像是被淋了一场雨,那些还在酝酿之中的火焰,迅速熄灭。

    萧衍再也无法承受身体的伤势和真元失控,无力的跌坐下去。

    他感到了极度的口渴,就像是在沙漠之中行走了很久却没有喝水的旅人一样,但他的身上,却是不停的在出汗。

    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的脸上不断的滚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