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六章 贯体

第九百九十六章 贯体

    他的真元还能承受很久。

    这种诸天佛陀法印原本就是烂柯寺的最强秘法,在释放出强大的威能时,所消耗的真元远比世上其它的秘法要少得多。

    但是他的身心已经有些无法承受。

    明明他很确定在这样的比拼之中,林意所受的损伤比他要严重得多,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林意身体里的有些经络就像是绷过极限的牛筋一样崩断,甚至发出那种炸响声。

    但与此同时,他也感知到对方体内的气血就像是疯狂的潮水一般涌动,而且还有一种极为坚韧又不像是真元的东西,在对方的体内不断的流转,迅速的接复那些绷断的经络。

    更让他无法承受的是,对方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战法,早已习惯了这种痛苦。

    对方似乎可以不知疲惫,不觉痛苦的,永远这样战斗下去。

    若说他此时的秘法就像是一块岩石,哪怕在对方惊涛骇浪的攻势之下,依旧巍然不动,还能坚持千万年,但林意的攻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海浪拍打这块岩石,也能够千万年的不断拍打下去,直到将这块岩石磨平。

    林意一开始对萧淑菲说的并没有错误。

    决定胜负的,不只是修为和力量,还有意志和信心。

    从一开始,他不敢和魔宗决一生死,便是已经失去了修行者的骄傲和信心。

    他的战意,只来自于他的不甘和愤怒,而他登基的时间已久,作为南方王朝的帝王,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遭遇到林意这种直接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的敌人。

    他已经不习惯这种等阶的战斗。

    啪的一声。

    他的胸口发出了一声炸响声。

    那是一片他贴身佩戴的鱼形玉符炸裂了开来。

    这是一片碧玉鱼形符。

    对于道宗而言,碧玉意味着青天,这并非只是将这种玉石赋予独特的宗教意义,而是道宗的某些手段,能够利用这种玉石和更广阔的天空沟通,能够获取更多的力量。

    当这片玉符碎裂的刹那,不远处的吴姑织的身体都微微的震动起来。

    她的力量并不凌驾于皇帝和林意之上,而且她对皇帝和林意的力量都有精准的判断,所以在之前的战斗里,只有林意动用那根奇异的树心时,她才是真正的动容。

    但此时,这片玉符对于她的心神冲击比林意的那根树心还要强烈。

    她感觉到似乎整片天空都在此时压了下来。

    她抬头朝着夜空望去。

    天空里出现了许多实质般的,如同石纹一样的纹理。

    那些纹理,在天空之中隐隐结成一条横亘不知多少里的大鱼图案。

    “鲲鹏神符,这是道宗圣者王庭青修行所用的神符。”

    她原本也不知道南天三圣之中的皇太后修行的秘密,不知道她如何神速的跻身于南天三圣,但此时这片玉符的出现,便让她瞬间猜出了其中的秘密。

    尊师重道,这原本就是很重要的传统。

    而且许多年前,王庭青作为南方最强大也是最重要的修行者,他是真正的柱石,为南方解决了不少入侵的强敌,他留下的许多著作,也成为后来道门各派的修行典籍。

    像他这样的人,原本就值得敬重。

    按照确切的记载,王庭青死后是秘密归葬,只有发掘出他真正的墓穴所在,才有可能得到他当年随身的法器。

    但南朝皇太后都已经死去,她没有兴趣去浪费情绪在南朝皇太后的身上。

    她此时只是有些惋惜。

    因为鲲鹏神符是经历了很多朝代的最古老的道符之一。

    商、周、幽…它总是在很多朝代最强大的修行者手中出现,消失,然后又随着某一名逆天强者的出现而出现。

    这种道符的最强大之处不在于对敌,而是在于它能够加速修行者的修行。

    它能够无时无刻的从天地之中卷吸元气,就像是一座庞大的聚灵法阵。

    如果这道神符还能留存在世间,那么它在不同的时代,还能创造出很多逆天的强者。

    任何强大的法器都是前人留给后世的宝贵财富,但关键在于,即便萧衍为了激发它的最大威能而将这道神符破碎,就像他毫不珍惜的用掉沈约留给他的那张符一样,在吴姑织看来,既然林意的身体本身就像是强大的湮元法器,那萧衍也不可能借此赢得这一战的胜利。

    她是如此想。

    然而萧衍此时的修为全力激发这道符的所有威能,这种威能对于林意而言已经足够强大。

    在他的感知里,他的身体随时都会被这一片天压得粉碎。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甚至没有停止挥拳,他的另外一只手再次紧握住那根树心,朝着天空狠狠挥了出去。

    天空顿时就像是被巨刀斩过,出现了一个缺口。

    无数的光雨就像是流星一般坠落下来,每一颗光星坠落在地上,都发生了恐怖的爆炸。

    一团团气焰和泥浪在地上不断炸开,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地上出现了无数的坑洞。

    林意的双脚被压入已经无比紧实的泥土之中,直至没过膝盖,而且恐怖的力量还未终止,还在将他的身体不断往下压去,只是他的身体依旧无比的稳定,稳定的就像是一根铁钉!

    这根树心除了补足了他无法和修行者一样拥有特殊的真元手段,对敌手段太过单一之外,此时和这种动辄牵动一方天地的强大法器对战,便体现出了十分独特的作用。

    即便是面对这种强大的古符,这根树心都能够直接摄取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它在这方空间里形成的元气法则,便都不可动摇。此时这道古符的力量虽然甚至比原道人和他对敌时施展的任何力量都还要强大,但对他形成的威胁,却并不想气势上那么强大。

    “去!”

    萧衍看着彻底燃烧起来的天空,看着林意巍然不动的身影,他没有想到林意竟然能够这样轻松的应付,但这也不可能是他最后的手段。

    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他的双手再次结印,接着右手竖掌,往前推出。

    天空之中无数坠落的光雨瞬间化为无数滚滚的气流,看似根本没有灭绝的威能,但却如真正的无形之物无法阻挡一般,源源不断的冲入林意的身体。

    林意的经络迅速的鼓胀起来。

    大量的天地元气不断涌入他的体内,涌入他的血肉之中。

    他的身体都渐渐鼓胀起来。

    即便他的内气和这些天地元气以及萧衍的真元不断融合,不断将这些力量化为自己的元气,然而无穷无尽般的气流涌入他的身体,他还是无法承受,就像是在不断被充气的羊皮筏子,很快就要炸开。

    “你不是和魔宗一样的怪物么?”

    “你的功法,不是和魔宗一样能够吞噬人的真元和天地之间的灵气么,那你多吸一些,再多吸一些。”

    萧衍看着这样的画面,心中不断涌起充满恨意的念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