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五章 前所未有

第九百九十五章 前所未有

    布满青草碎屑的地面再次如波浪般抖动起来。

    并非是因为被这巨大的声浪震荡,而是因为林意已经再次跳了起来。

    萧衍根本听不见破空声,但是他痛苦的看着林意,看着那条破风而至的身影,看着对方脚下迸发的如真元便的锐利元气,他的心中全部都是震愕和不可置信甚至是羞辱的情绪。

    和他相比,林意是真正的后辈。

    在他登基时,林意还是个还未凝结黄芽的齐云学院学生,到了南天院之时,林意也才刚刚凝结黄芽不久。

    然而他一开始已经抢占了先机,现在他却已经失去了先机。

    这比耳膜之中传来的痛苦更让他无法承受。

    他此时的双手都有些扭曲,不只是双手的骨骼都有不少震裂,就连关节都有些错位,但随着这种羞辱的情绪在心中升起,他的双手合在身前,瞬间结印。

    轰!

    他的双手之间响起一声闷响。

    他的整个身体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无数的天地元气从四面八方瞬间涌入他的身体,然后通过他的经络以恐怖的速度汇聚在他两手之中,从他的双手之前迸发而出!

    一道宛如实质的冲击波从他的双手之前冲出,空气里就像是瞬间多了一根金色的光柱。

    轰!

    林意看似无比强横的身体被这道金色光柱硬生生的轰飞出去,就像是一块重石狠狠砸地。

    然而萧衍还根本未来得及松一口气,他的眼瞳便瞬间收缩起来。

    地面震荡再起!

    林意已再次破风前行。

    林意此时和他最多只隔着五六丈的距离,所以在破碎的金色光焰之中,他轻易的看到,林意的整条右臂都在往外渗着鲜血,尤其是右手的拳面上,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这是刚刚他一拳硬接自己撼天印的结果。

    然而当林意再次跃起,再次挥拳的刹那,他看到那些鲜血都被内里涌出的劲气吹成了红色的粉雾,而一种极为黏稠的丹汞粉尘就像是活物一般,从林意肌肤上那些微小的伤口之中喷出。

    浓厚的丹汞尘雾,就像是火焰在林意的这一条右臂上燃烧起来,而且越来越旺盛。

    他之前吞服那种燃寿丹的虎狼药时,药气行开,身上火红色的药气就像是蛟龙一样乱窜,但此时,林意身上的血气和这种丹汞,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瞬间服用了比他用的燃寿丹还要强大的虎狼药。

    几乎是身体的直觉反应,他的脚下狂风涌起,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扯起的风筝一般往后飞掠而起。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再次结印,他的体内响起无数佛唱般的声音。

    他体内的数百个窍位同时透出光来,每一个窍位透出的淡金色光芒,竟都隐隐形成一尊形态各不相同的佛像。

    “佛宗的手段果然和道宗的手段有很大不同,道宗的手段,大多都是以凝练的真元去引起天地元气的共鸣,从更远处牵扯更多的天地元气来展现各种不同的威能,但他这种佛宗的手段,却是以真元为引,将天地元气大量引入自己体内窍位之中,再转化为各种威能。”

    “他方才的结印,是以浑身经络的内气流动感召天地元气,却像是将整个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张强大的真符,现在的这种手段,却似乎是早就在体内留下了元气的引子,是在体内这些窍位之中,早就用元气凝成了各种符,此时将这些符施发出来,一同汇聚威能打出来。”

    林意从眉山开始参军,一参军便是在铁策军,铁策军的军士大多出身低微,但往往要和修行者生死相搏,不得不采取各种示弱来让修行者误判的手段,林意从那时候开始,便大受这种寻常的铁策军军士影响,往往喜欢“藏私”,甚至拼着受伤,也要让对方对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有所误判。

    从一开始和萧衍战斗到现在,直到此时,他才是真正的彻底用出了全力。

    此时他体内气血狂涌,身体里的丹汞也是尽数被他逼迫出来,他的气血越是流动迅猛,他的感知和思绪便越是清楚,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他心中念头狂闪,对萧衍的这种佛宗手段,竟也是瞬间有所感悟。

    这也算是厚积薄发,从原道人开始破境,他和原道人交手更觉无法匹敌,迫切的想要提升力量时,他便在不断思索在体内篆刻符纹的道理。

    “皇帝的佛宗手段虽然强大,是前所未有的劲敌,但这一战过后,对我收益必定极大!”

    此时虽然萧衍身体窍位之中透出的金光竟形成一尊尊佛像,而且在他的感知里,每一尊佛像都是汇聚着惊人的力量,而且带着一种怪异的旋转之力,就像是有无数旋转的巨轮在朝着他碾压而至,但一念至此,他心中战意燃烧得更是炽烈,根本没有任何的畏惧。

    他异常简单干脆的纵身,挥拳朝着那些巨轮砸了过去。

    轰!

    一道血红色的光焰追上了萧衍往后飞掠的身体,在血红色的光焰真正砸在萧衍身上的刹那,一片片旋转着的金色光轮出现在了萧衍的身前。

    林意的感知没有错误。

    这些金色光轮每一个都比马车的车轮还要大出数倍,这些金色的光轮凝聚得就像是纯金铸造而成,重重叠叠的堆叠在空中,而且在不断的旋转。

    当林意的拳头砸在最前的一个金色光轮上时,他感到所有这些光轮的的重量便瞬间压在了自己的拳头上。

    丹汞纷纷破碎。

    一蓬蓬的深红色不断的爆开。

    他的拳头上开始震出鲜血,然后血肉都开始飞散,露出内里白生生的骨骼。

    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身体里都充满了极为难受的感觉。

    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无数窍位里的内气也似乎瞬间和这些金色光轮产生了联系,在被这些金色光轮牵扯着旋转。

    他的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他也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厉喝,但他没有任何的停留,再次扬起拳头,不断的朝着这些金色光轮砸去。

    轰!轰!轰!

    天地之中不断响起轰鸣,一蓬蓬的丹汞尘雾不断的爆开,一个个金色的光轮不断的被洞穿。

    萧衍双手不断颤抖,原本紧紧贴合在一起的双手十指脱离开来。

    他身上窍位之中透射出来的一尊尊佛像虚影,不断的破碎。

    他开始不断的咳血。

    他的眼前都开始一片血红。

    他身体里的很多细小的血管也开始被震破。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修行者?”

    他的心中生出一种恐惧的情绪,他从来没有见过林意这样的修行者,从来没有见过以这种方式战斗的修行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