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四章 震聋

第九百九十四章 震聋

    萧衍体内的力量在急剧的增长,不管是肉身的气力,还是真元的力量,甚至是感知的清晰程度,都在增长。

    这种力量的增长完全超过了他平时的极限,然而感知越是清晰,他也越发可以感觉清楚自己体内那些脏器和血肉之中的生命力在被压榨出来。

    强大和衰老的感觉并存,当林意的声音在他耳廓之中响起时,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意。

    他知道自己今日走到这一步,并非全部是因为林意,但对于他而言,开弓没有回头箭,若是不能战胜面前的林意,那便一切皆休。

    仿佛冥冥之中有某个独特的存在感应到了他此时心中强烈的战意,一道金色的光线在他的脑后悄然出现,随着他体内的真元波动,在他脑后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光盘。

    金色的光盘之中似乎有无数的佛像,但真正去看时,似乎又什么都没有。

    他的左手握拳,然后也一拳朝着林意砸了过去。

    一圈金色的佛光从他的拳头上散发开来,然后朝着前方的空间扩散。

    明明是一拳,然而这些金色的佛光在拳头的前方汇聚,却是形成了一个金色的手掌。

    金色的手掌在空气里穿行,不断变大,变得比林意的身体还要庞大。

    林意的手握住了那根他一直背着的树心。

    他原本不想轻易的动用这件东西,因为他想在最终面对魔宗之前,尽可能的保存一些秘密。

    他原本觉得面对萧衍这样的敌人,根本不需要动用这件东西。

    只是他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萧衍的力量。

    纯粹以修为而论,萧衍远不如此时的原道人,然而他带来的诸多法器,包括方才吞服的不知名的虎狼药,已经使得他此时的力量完全无法用平时的境界来衡量。

    此时这迎面而来的金色手掌上澎湃的气息,已经让他嗅到了真正的死亡气息。

    他无法留手。

    否则这只金色的手掌恐怕会将他拍成无数的碎片。

    他握住了这根树心,然后用尽全力朝着这只金色的手掌砸了下去。

    金色的手掌突然微微的弯曲起来。

    这充满光明玄妙气息的金色巨掌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在形成的过程中,它似乎将这片天地间能够和修行者产生联系的天地元气全部卷吸其中,它就像是这一方天地的唯一主宰。

    然而当这根树心出现在林意的手中,朝着它击去的刹那,这一方天地间就像是出现了两个主宰,原本属于它的那一部分天地元气,就像是被硬生生的挖了过去。

    噗的一声。

    这根树心和金色巨掌相逢。

    没有任何恐怖的轰鸣声和撞击声。

    这根树心轻易的刺入了金色巨掌的掌心。

    这根树心和金色巨掌相比很细小,就像是嵌在掌心里的一根竹签。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萧衍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他和林意的身体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他缠绕着金色佛光的拳头感到了被灼烧般的痛苦,接着他的指甲刺入了自己手掌的血肉之中,他的指节和掌骨都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林意手中的树心就像是一条突然活过来的巨龙在他手中疯狂的扭动,他的整条手臂的筋肉在这一刹那便被这种力量扭得撕裂开来,只是这种痛苦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

    他连任何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他依旧死死的抓住这根树心,冷冽的眼瞳里流散出的全部都是坚定狠戾的意味。

    原本萧衍依旧可以相持,但看着这份坚定狠戾的意味,他的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一条条金光从他的掌指边缘不断的流散,在黑夜之中就像是传说中的凰羽一般明亮。

    萧衍的脸上被镀上了一层浓厚的金色,和数个呼吸前相比,他的面容和发色就像是瞬间苍老了十余岁。

    他的脸上全部都是痛苦的表情,他看着林意手中的这根树心,满含着痛意厉喝道:“你明明不能和寻常的修行者一样动用真元…这又是什么法器?”

    林意漠然的看了他一眼,道:“沈约当年选择了你,但他的弟子选择了我。这是无上妙树,原本是想用来对付魔宗的法器,只是没有想到真正的和人对敌,第一次会用在你的身上。”

    当他的声音响起的刹那,一道金光也从他的左手之中射了出来,带着恐怖的呼啸声,就像是一颗陨石般朝着萧衍的身上落去。

    “敕!”

    萧衍双唇之间也亮起金色的光芒。

    这是佛宗真言宗的法门。

    他体内的一股真元随着他的这一声吐息而彻底和他的身体脱离了关系,与此同时,这股真元却是迅速的纠结周围的天地元气,形成了一朵金色的莲花。

    金色的莲花准确无误的阻挡在林意打出的这道金光之前。

    林意的身体能够吸纳真元,而强大的力量互相冲击时,他比自己更能忍受痛苦,与此同时,他的身体还有很强大的愈合能力。

    所以此时他下意识的用出的,便是那种力量的互相冲击也不会波及自身的法门。

    这股真元来自于他的身体,但在离体之后,便化为飞行在天地之间的威能,和他再无联系。

    他此时也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林意打来的这一道金光应该也和无上妙树一样有恐怖的威能。

    然而让他和吴姑织、萧淑菲都根本没有想到的是,林意的这道金光之中,却并没有太强大的力量。

    这道金光被金色莲花阻挡的刹那,便毫无抵抗能力的倒飞了出去,但与此同时,却是“当”的一声,发出了一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巨大钟鸣。

    南朝有数百座佛寺,然而所有这些佛寺之中的巨钟哪怕同时响起,都没有这一声钟鸣来得洪亮,来得可怕。

    此时萧衍也正是在努力听清楚林意说的每一句话。

    这种巨音贯耳,他的耳朵嗡的一声,就像是被贯入了一片海。

    剧烈的痛苦沿着他的耳廓不断的朝着他的脑海之中侵袭,似乎要将他的头皮都撕裂开来。

    他的耳膜直接被林意这一个响金钟震破了。

    猩红的鲜血从他的耳洞之中流淌出来。

    和之前林意的耳膜被震破一样,他此时除了嘈杂而不真切的声音之外,再也听不见天地之中真实的声音。

    他被震聋了。

    只是林意能够迅速的复原,他不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