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二章 逆来顺受

第九百九十二章 逆来顺受

    黑暗的荒野之中只是嗡的一声响,那无形的巨钟似乎只是震响了一记,然而对于巨钟中心的林意而言,却是有无数的钟声同时出现,然后同时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

    一股剧烈的刺痛同时传入他的识海。

    他的耳膜直接被震破了。

    他聋了。

    他耳朵里响起无数嘈杂的声音,并非是外界真实的声音。

    接着是他眼睛。

    他的眼前瞬间变得一片血红,然后整个天地黑了下来。

    此时即便是黑夜,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周围的一切事物依旧十分清晰,甚至连草叶的细微抖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现在的黑,却是一切皆无。

    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他瞎了。

    无数细微的血管和经络在他的血肉之中不断的爆开。

    这道黄符之中可怕的力量朝着他的脑部不断的侵袭,似乎要将他的所有感知和自己的身体剥离,然后让他的脑髓都随着无数细微血脉的爆裂而变成一团烂泥。

    啪的一声。

    林意重重的摔倒在地。

    鲜血从他的肌肤之中不断的渗出。

    这道黄符最为诡异和可怖之处,是似乎力量完全集中于头颅,他的面部肌肤之中瞬间渗出了厚厚一层血浆,他的七窍之中也都流出血来,他的脸上,瞬间就像是戴了一个血红的面具。

    寻常修行者恐怕此时已经死了。

    然而随着一声闷哼的出口,林意的体内却似乎也轰鸣声大作。

    他的生机没有断绝,反而越加的旺盛起来。

    没有人能够清晰的知晓他此时体内的变化,除了他自己。

    在林意的感知里,他自身的气血在和这种力量不断的交锋,当鲜血流淌过伤处时,那些伤口便迅速的愈合起来。

    他破裂的血脉迅速愈合。

    那些散碎在血肉之中的鲜血并未化为淤血,而是和那些深入血肉的元气融合,变成强大的生机。

    他的耳膜愈合了。

    他眼睛之中破碎的细微血脉恢复如初,他眼中的黑意尽去,原本在萧衍看来血红欲炸的眼球迅速的变成黑白两色。

    “竟然会这样?”

    萧衍看着这样的画面,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他无

    法想象世间竟有这样的修行者,明明沈约当年给他的这道符的力量已经彻底压过了林意所能承受的极限,然而遭受这样的损伤之后,他竟然能够以这样的速度复原。

    只是他依旧不觉得自己无法对付林意。

    因为他是南朝皇帝。

    整个南朝,尽在他手中。

    当他不再考虑这一战之后的南朝,那些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可怕法器,对于他而言,便也和寻常的箭矢没有什么区别。

    沈约的那一道符,即便没有能够直接杀死林意,也已经让他彻底抢占了先机。

    当林意还未能从地上站起,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道光亮。

    这道光亮就像是轻渺的月光,刚刚在他手中亮起,便已落在了林意的颈间。

    朦胧而轻渺的光亮在林意的颈间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银白色的项圈。

    萧淑菲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以她的修为,根本捕捉不了这件法器的踪迹。

    她根本无法感知这件法器是如何直接套在了林意的脖子上,但她知道这件是什么法器。

    这是无定环。

    此时天下的修行者虽然已经都知道死在魔宗手里的南朝皇太后是南朝三圣之中那名神秘的圣者,但当年南朝皇太后如何成为南天三圣之一,天下的绝大多数修行者却都不知道。

    只是她是萧家人。

    她知道为何当年南朝皇太后会获得沈约和何修行认可,会被他们认为她是和他们一样,可以决定天下大势的圣者。

    和前朝李太师的一战,便收获了这样的认可。

    前朝的李太师在观钱塘江大潮时身亡,很多人都以为是沈约出手。

    只是当年杀死李太师的并非是沈约,而是后来的这南朝皇太后。

    天下的修行者也很少有人知道李太师的真正修为。

    其实当年的李太师在前朝所有的皇宫供奉之中,修为位列前三。

    无定环便是前朝这李太师的法器。

    这件法器名为无定,便是轨迹不可捕捉。

    在它显现时,便已经落在对手的身上。

    南朝皇太后能破这件法器,只是因为她当时去杀李太师时,她的真元修为已经凌驾于李太师之上。

    这件法器,在她的认知里,似乎是只

    能借助更为强大的真元修为和独特的夺器手段才能对付。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萧衍的身上不断震荡而出。

    他体内的真元如涌泉般汩汩流出他的气海,消散在天地间,然而下一刻,却化为可怕的力量出现在那银白色的项圈里。

    银白色的项圈急剧的收缩,陷入林意的血肉之中。

    萧衍无比冷漠的看着。

    一圈深红色在银白色项圈的边缘渗出。

    看上去像是鲜血,然而却不是鲜血。

    萧衍的鼻翼微动,他嗅到了一股浓厚的铅汞气息。

    然而在嗅到这种独特的气息之前,他感到自己贯入那件法器的真元已经如同石沉大海般迅速消失。

    无定环之中的真元,被林意的血肉直接吞噬。

    林意的手落在了脖子上这个银白色的项圈上。

    项圈如同松脱的蛇骨一般,被他轻易的摘了下来。

    他站了起来,脸上那些干涸的血迹随着他身上气息的震荡而迅速消失。

    他的脸上原本就像是带着一个鲜红的面具,然而在他站起的一刹那,便瞬间消失了。

    萧衍的眼瞳变成了绿色。

    因为他的右手之中已经出现了一枚绿色的玉玺。

    这枚玉玺内里好像有绿色的火光在闪动,散发着一种毁灭性的气息。

    这也是一件强大的法器。

    所有珍藏于皇宫之中的强**器,都已经被萧衍带了出来。

    然而此时萧衍并没有马上接着出手。

    他看着林意,用一种很森寒,带着浓厚嘲讽的语气说道:“原来你的功法也是吞噬别人的真元,你和魔宗,又有什么区别。”

    林意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调匀了体内的气血。

    他看着萧衍,冷笑着道:“难道有什么区别,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任何强大的修行者都能杀死比自己弱小的人,然而很多人都不会主动去杀人。魔宗和我的区别,是魔宗会主动去杀人,然后夺取他们的力量,然而我的功法,却是真正的逆来顺受,是要你们这些人想要杀我,将你们的真元打入我体内,我才能被迫去吞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林意看着萧衍,重复道:“这便是我和他之间的最大差别。”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