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八十九章 亲临

第九百八十九章 亲临

    “很像是皇帝。”

    她有些不可置信,但她很清楚在这种时候,她应该将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林意。

    哪怕这人并非是萧衍,也一定是北魏皇室之中某个连她都不知晓的神秘人物,这样的人此时出现在这里,只可能和林意有关。

    林意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东边来了一阵风。

    那辆马车的马蹄声停了。

    那辆马车正对着的东边,街道的另外一头,出现了一名黑衫黑鞋的女子。

    “都过来罢。”

    这名女子出现之后,只是轻声说了这一句,便转过身去,朝着镇外的一片野草地走去。

    她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无论是那辆马车之中的人,还是这座农舍之中的林意和萧淑霏,便全部听清楚了。

    “是吴教习。”

    林意看着萧淑霏说道。

    萧淑霏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他确定就好。因为在此之前,吴姑织虽然帮助她逃出了建康,但事实上,她并未和吴姑织有过任何的对话。她和林意也不一样,她没有进过南天院,并非南天院的学生,和当年这名南天院的教习没有任何交集。

    林意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

    若是这一切都是出自吴姑织的安排,那他此时还根本猜测不出吴姑织的用意。

    他很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

    马车没有停留,驶过了街道,然后朝着吴姑织所在的那片荒草地行去。

    镇上的人们觉得这辆马车很奇怪。

    这辆马车比寻常的马车要大一些,这样的马车原本他们就见得很少,而且这辆马车随着那名有些古怪的黑衣女子往荒地里走,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对于这处小镇的人们而言,这终究只是别人的事情,哪怕是觉得奇怪,他们也只是在心中默默的念叨几句,或是和身边的人交谈几句。

    天边最后的夕阳余晖已经消失了,当马车停下时,林意和萧淑霏的身影也在这片荒草地之中出现。

    马车之中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悸动。

    一圈圈肉眼看不见的力量以马车为中心不断震荡。

    长长的荒草如波浪般起伏,形成一圈圈的涟漪,只是数个呼吸之间,这些看似柔和的涟漪却已经将这些荒草不断的折断,轻微的断裂声不断响起,大片大片的荒草倒塌下去,新鲜的草汁从折断处不断的渗出。

    “抱歉。”

    吴姑织看了一眼走近的林意,在林意出声之前,便直接说出了这两个字。

    林意对着她微躬身行礼,道:“为何致歉?”

    “我原本和韦睿所想一样,总觉得哪怕是一定为敌,对于这世间而言,终究有更为简单的处理方法。就如当年的沈约和何修行,他们之间的事情,便无需牵扯无数普通人的生死。”吴姑织颔首还礼,接着说道:“只是意外太快发生,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我尚且来不及知会你,这件事情因我而起,但来得比我料想的要快。”

    “那原来真是皇帝?”

    林意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开,他看着马车,微讽的笑了笑。

    “你身在南朝,自诩为南朝臣子,哭诉天下,但真正见了君王,却是连君臣的礼数都全然不懂了吗?”马车之中,一声愤怒的声音响起。

    萧淑霏的呼吸微顿,她无法相信这马车之中的竟然真的是自己的伯父,是当今南朝的皇帝。

    然而这声音,她却是熟悉的很,不会有任何的错误。

    “你杀我父亲,父母赐我血肉于世,父恩大于天,我见了你,难道你还想我有君臣的礼数?”林意冷笑起来,“我父亲在你起兵逆反时,也并未统军对付你,你在建康登基之后,将他流放在北方,我在建康也并未承蒙你新朝的恩典,我进入南天院,也是因为陈家的保荐书,但之后我屡立战功,到了钟离大捷之后,你有半分恩典给我?党项对于南朝原本就是化外之地,拥有重兵,我迅速平定党项,令党项没有一兵一卒进入南朝,甚至连和北魏相连的吐谷浑这个大患都一并帮你解决了,然后呢,你做了什么?”

    “你杀了太子,杀死了我的骨血,你还问我做了什么?”马车之中的萧衍似是已经竭力在控制自己的怒火,然而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他所在的这辆马车再也承受不住他身上气息的波动,就如同一朵莲花绽放一般,马车的车厢裂成许多片,然后被汹涌的力量直接按入荒草的泥土之中。

    “孰先孰后你都分不清了吗?”

    帝王自有帝王的威严,而且诸多的威严在于无数年潜移默化的教化,世间的规矩,然而这样的威严对于林意无用,他鄙夷的看着脸色有些铁青的萧衍,道:“我只知上古以来,即便是圣皇,都说法必平等,即便是王公贵族犯法,也必定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太子因何而死,你自己心中难道不清楚,你的母后如何而死,你心中难道不清楚?”

    若是换了平常人,恐怕还会辩驳太子并非他亲手所杀,但此时的林意根本不屑于去辩驳。

    萧衍听到“母后”二字,心中莫名的便是一痛,他身为帝王,但此时身处漆黑野地,四周荒草丛生,尽显凄冷,他脑海之中却是随着林意的这句话语,生出一种悲凉无比的情绪。

    在这世间,他几乎是孤家寡人了。

    哪怕他的身前就有他的一名侄女,和他算是血亲,然而这侄女,包括这侄女的父亲,恐怕都已经不会再是他身边人。

    “我一直很幼稚,我做事太过冲动,不计后果,但绝对发自本心,我从未想着主动害人。”

    林意看着一时说不出话来的萧衍,接着寒声道:“只是你也只是寻常修行者起身,等到你登上皇位之后,却想着你是天子,想要谁生就生,想要谁死就死,这却是行不通的。”

    “我已竭力做好一名帝王,自我登基以来,我殚精极虑,事事所想都是为了南朝子民,圣皇也不可能无过,更何况是我。”萧衍缓缓的抬头,他的脸上布满了愤怒和不平的情绪,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你不配和我论道的骄傲。

    林意便见不得这种骄傲。

    所以他的冷笑更加浓烈了些,“我不知吴教习原先是何等安排,但现在你到这里来,是想要和我辩论一番,辩个谁对谁错,然后觉得我若是觉得我错了,我便跪地认罪?”

    听着林意这样的话语,吴姑织微微的一笑,她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萧衍闭上了眼睛。

    他有些痛苦。

    他的痛苦来源于亲人的逐一离世,来自于许多事与愿违,来自于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南朝,怎么会走到如此的一步。

    “在我现在看来,你和当年的何修行没有什么区别。”

    他闭着眼睛说完这句话,然后才睁开眼睛。

    他睁开眼睛的刹那,他的脸色便变得冷漠,“当年何修行为了反对我登基,也做了不少激烈的事情,但沈约不想他如此,所以沈约和他进行了一场对话。而我,我所想的,和当年沈约所想的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最终觉得吴教习说的很有道理,我和你的恩怨,便应该以沈约和何修行的方式来解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