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八十八章 幼稚

第九百八十八章 幼稚

    林意心情极为沉重。

    他此时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萧淑菲之前一直说自己幼稚。

    之前他当然绝对不这么认为。

    无论是在当年的齐云学院还是后来同窗会那仅有的一次见面,他都没有觉得自己真的幼稚。

    他只是觉得自己相比那些一心往上爬的同窗,自己比较洒脱,不会去看重那些人十分看重的东西。

    然而此时,他却突然觉得萧淑菲所说的是对的。

    他有些时候处事快意,然而却往往忽略了一些可能带来的后果。

    就只是在这件事上,他去对付太子,却并未想到先行安排好萧淑菲。

    之所以如此,并非是他想得不够周全,并非他不在意萧淑菲的安危,而是他将这件事想得太过简单,他从未想过,萧衍有可能杀死萧淑菲。

    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死自己家里人,杀死自己的侄女?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只是他的想法。

    既然太子能够想到借刀杀人的方法,想要借魔宗的手来对付石憧,逼自己去和魔宗一诀生死,那皇帝即便自己不杀萧淑菲,恐怕也有可能利用魔宗来杀萧淑菲。

    他还是太过幼稚了些。

    真实的世界,永远比他想象中的世界要残酷得多。

    “我差点害死了你。”他的手有些僵硬。

    萧淑菲并没有回应他的这句话。

    在她的眼里,林意从来都不完美。

    但莽撞的是林意,幼稚的是林意,那落魄无比还不肯放手的,也是林意。

    这是她所喜欢的林意。

    而且她很清楚,若是双方互换身份,林意也会如此对她。

    这便值得。

    “其中一个你认识,是吴姑织,魔宗的师妹,如果没有她,魔宗未必能够杀死皇太后。”她看着林意,轻声说道:“还有一个人你不认得,她叫贺兰黑云。她原本是魔宗的部下,和元燕一样,她控制着魔宗在南朝和北魏的许多密探。只是在魔宗离开北魏之后,她便为中山王元英效力。”

    “吴教习一直对我多有照拂,虽然我想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我只觉得她并无恶意,所以我一直想要和她面谈。”林意略微平静下来,道:“那叫贺兰黑云

    的魔宗部众现在为中山王元英效力,中山王元英便是代表着北魏皇室,她也帮你逃离建康,是否意味着北魏皇室那边想要和我一谈,和我共同对付魔宗?”

    “她只是暗中先传递太子死在南広王府的消息过来,我比建康皇宫更早得知太子死在南広王府,这才能够先做布置,在逃离途中,则是吴教习帮我对付了追上来的皇宫供奉。在此之前,元燕也传递消息给我,她原本想要借助韦睿和皇帝谈一谈,想要设法调停,但听到皇帝杀死你父亲的消息,她以为是真,接着又得知太子死在南広王府的消息,她便彻底放弃了和皇帝一谈的念头。”萧淑菲安静道:“元燕虽然名义上叛出北魏,但没有北魏方面的安排,又如何能够安然进入南朝,到了韦睿的身边,贺兰黑云后来虽还未和我有过信笺往来,但北魏方面隐约透露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元燕竟然和韦睿在一起?”林意很是惊讶。

    他看着萧淑菲,好像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这不能算我本事大。”

    萧淑菲微挑了挑眉,她心中并不生气,甚至被林意看得有些羞意,只是她家教极为严格,平日里若是有人这般看她,对于她而言自然极其失礼,此时的挑眉,只是她的自然反应,“这只能说明你做得还不错。”

    林意微微一怔,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是,若非我做得还算不错,他们也不会知晓你和我关系非比寻常,这些人的信笺,也不会传到你的手中。”

    对于林意的这种调笑,萧淑菲在和他同窗时便没有什么办法。

    她越是羞恼,在她看来林意便越是自得,越是沾沾自喜,所以到后来,她也是任得林意说去。

    和很多年前一样,她不接话,不理,林意便也自然没有办法。

    “吴教习现在在何处,你怎么会正巧在这里等我,有没有石憧的消息,你们是不是也知道太子将石憧是我好友的消息透露给了魔宗?”他很快认真起来,问道。

    他心中第一想见的便是萧淑菲,在此时得偿所愿,而且知道自己的父亲恐怕安然无恙,心中便十分满足,但他此时依旧担心魔宗的行踪,担心石憧的安危。

    “吴教习早就知道太子派人传递消息给魔宗,在你有可能经过的许多地方,她都做

    了安排,即便你在别的道上也会发现线索,最终会来到这里。我之所以在此,也是她的安排,你用的是南広王他们的路子,她大约已经推测出了你的行进路线。”萧淑菲也平静下来,道:“她现在并非是单独的修行者,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现在拥有的是南天院的力量。南天院在分崩离析之后,只有一部分人效忠于建康皇宫,其余人却和她一样,并非站在皇帝一边。南天院的那些人,现在看来比皇帝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要厉害得多。她现在在哪里,我也并不知晓。至于石憧那边,我想既然她安排了这些事情,便至少应该不会让石憧落在魔宗的手中。”

    “我师兄….陈家那边,最近却并没有什么表态?”林意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心中对那名师兄自然是尊敬且有着自然的亲近,只是南朝皇太后死去之后,陈家却反而蛰伏了起来。之前萧淑菲说有两个人帮她逃离了建康,他甚至以为其中一人是他师兄,或是陈宝菀。

    但在这样的大事之中,都事关萧淑菲的生死,陈家的人却反而没有什么动静,这便他心中有些不安和忧虑。

    他微垂下了头,在油灯的火光里,他想着可能还是自己太过幼稚,以为任何人都可以那样简单而干脆。

    自己想要做什么,似乎天下很多人都知道。

    但那些隐秘而强大的存在,吴姑织,还有自己的那名师兄,陈家那些人,他们要做什么,却是云里雾里,根本看不真切。

    也就在这时,小镇的街道上响起了马车行走的声音。

    这座小镇平时往来的马车本身就极少,而这辆马车有些特殊。

    马蹄声很清脆,车轮碾压石条的声音也很清脆,但车厢里却似乎分外的安静,就像是有一朵无比柔软的云,承托着车厢之中的乘客。

    萧淑菲的面色古怪了起来。

    她感知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来自和她所修近乎相同的功法,但却不知道比她的气息强大了多少倍。

    “怎么可能?”

    她紧张起来,看着林意,她的手在林意的手中也有些冰冷。

    她此时觉得应该就是那人,只是那人高高在上,九五之尊,应该在建康的皇宫里,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