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八十三章 名正言顺

第九百八十三章 名正言顺

    这名修行者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儒雅。

    在此之前很多年,魔宗一直在北魏的北方游走,在魔宗的认知里,有着明显北魏北方面目特征的人一贯都秉承着北魏北方部落的许多习俗。

    他们的一切言谈举止和儒雅很难联系得上,很多人都相信能力来源于天赋而不是因为后天的学习。

    在南朝和北魏的绝大多数地方,越是权贵的门阀越是注重后天的教育,但北魏的北方,很多权贵门阀甚至根本看不起读书这种事情,他们简单粗暴和直接的处理他们经手的一切事情。

    所以此时,这名拥有着明显北魏北方特征的修行者这般笑着,光是此时的笑容,就让魔宗的心中产生很奇妙的感觉。

    “这个世上,最难的便是名正言顺。”

    他看着魔宗,温和的说道:“财富和力量,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恐怕只要用半生的时间就够了,但所谓的名正言顺,却是需要很多代的积累。就如北魏皇族之所以能够被绝大多数人认为的确是统治北方的皇族,这种名正言顺,便是花费了他们祖先几百年的时间。反观南朝,萧衍即便也是萧姓,但对于前朝而言,他只是远亲,并不是嫡系血脉,所以哪怕在他的统治之下,现今的南朝要比前朝强大的多,绝大多数普通民众也过得好一些,但他的登基,却依旧不够名正言顺。”

    “纯粹的力量解决不了寻常人脑海之中的问题,而所谓的名正言顺,便能省却很大的麻烦。”

    他微微的摇了摇头,顿了顿,看着魔宗接着说道:“寻常人恐怕不能理解,但你应该能够明白,哪怕你想要统治世间,真的拥有了南朝和北魏的大部分军队,灭了北魏和南朝,那时候的你,即便登上王位,恐怕也是天下人眼中的魔王,在你统治的任何时期,都会有无数的人想要推翻你。真心维护你的人少,想要推翻你的人多,哪怕你用利益和力量笼络住许多人,这个王朝,终究会有问题。”

    “名正言顺,这是想要

    成就永恒王朝的统治者才会思考的问题,我对此毫无兴趣。”魔宗漠然的看着他,道:“但世上岂有永恒。”

    “不需要永恒,只是要节省数百年的时间。”

    这名修行者已经走到官道上,他凝立在魔宗的前方不远处,如同在给弟子授课一般,淡淡的说道:“你虽然已经拥有凌驾于这个世间的力量,但你终究和绝大多数寻常人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寻常人都没有什么信仰,都没有什么使命感,所以他们一生虽然也会追求很多东西,但活的时间一长,当周围的亲友逝去,他们往往对这世间包括自己的生命产生厌倦,绝大多数人怕死,但他们其实会越活越乏味,越无趣。但有些人不同,有些人自出生起,便背负着使命,便是要完成前人未完成的事情。”

    魔宗微讽道:“替别人而活,过别人想要的人生?”

    “有些人不认同,就如学生不接受师长的思想,便会觉得这毫无意义。”这名修行者依旧温和道:“但对于我而言,接受这样的使命,完成许多人都没有完成的事情,这样才能让我的人生有意义。”

    “我虽然对你一无所知,不知道你的身世,但在我看来,你和漠北的那些苦行僧也没有太大区别。”魔宗微微仰起头,眯着眼睛道:“既然你想要的是名正言顺,那我倒是好奇,你又想要用什么样的方法,获得名正言顺?”

    “历史上那些轻易收获名正言顺的帝王,往往是收获了天下人的感激,解决了巨大的灾难。只有收获天下人的真正感激,敬你如神佛,他们才会相信你是真正的天选之人,是真命天子,因为无可替代,因为别人根本解决不了这样的灾难。”

    这名修行者认真起来,接着道:“历史上很多朝代的帝王能够成为民众心目中的真命天子,便是因为他们推翻了魔王的统治,就如周推翻了商王的统治….那么,首先就要有一个天下人共认,如当年的商王般暴戾无道,又强大到极点的魔王。”

    魔宗道:“所以你早就想要造就一个像我一样的

    存在。”

    这名修行者有些赞叹道:“不错,你的成长轨迹比我设计的那些人还要优秀,你起身于南朝,叛入北魏,成为协助北魏难侵的最强大修行者,南人以你为魔,而你叛回南朝之后,北人也以你为魔,你又杀死南朝皇太后,修为天下独圣,到今天为止,你已经是天下人认同的魔王,只要再做些事情,你便会比当年的商王更加人神共愤。”

    “所以到最后,能够得到天下认可的,并非是像南朝陈家那种手握着重兵的,而是能够真正对付得了我的人。”魔宗点了点头,他了解了对方的想法,脸色却依旧漠然,“不在于那些权贵门阀之前做了多少事情,但关键在于,谁能够替天行道,能够成为诛杀魔王的天选之人。当所有的人都笼罩在魔王的恐惧之中,有人能够站出来诛杀了这魔王,那这人自然能够得到天下人的感激。”

    “你说的不错,就是如此。”

    这名修行者安静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说道:“尤其若是这人的身份原本就有些特殊,那自然就是更好。”

    “你从很多年前就开始想要颠覆光明圣宗,想要有人获得天命血盒修行,最终天命血盒落在了我的手里,那对你而言,你已经有了控制天命血盒力量的方法,有了足够克制我的手段?”

    魔宗微微垂首,缓缓道:“那么被我杀死的最后一圣,这南朝皇太后,是否也和你有着关系?”

    “南朝皇太后严格意义上和我的谋划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你多虑了而已。”这名修行者看了魔宗一眼,接着说道:“她能够成圣,只是做了一件对于道宗很过分的事情,她将道宗王庭青的墓挖了,获得了一些很独特的修行功法和手段。但她所获得的东西,追本溯源,和我的师承却有着不可割裂的联系。至于天命血盒,也是如此。光明圣宗拥有了它很多年,却不知道早在很多年以前,有人就已经能够控制它的力量,有控制它的手段。”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